ಠ_ಠ 偷偷說
2 years ago
#詛咒之器 #短安價 #含文字血腥暴力 #殺意短刀2
隔人骰,或等三分鐘才再骰。

我一回神,發現手上拿著一把血淋淋的短刀。意識告訴我:這把短刀有著詛咒,從今天開始,我得過著偶爾會強烈地想用這把短刀奪取他人性命的日子。(要是刀不見,會不計一切代價去找——因為非常想用它嘛)

意識也警告我要擺脫它只有一個方法:當另一個人拿著這把刀,反殺了上一個宿主,就會傳承下去。

而現在在我身邊的是死掉的柯基渥奇、我的一對兒女、以及我的妻子。我想,都是我殺的。

(防變骰下收
latest #100
ಠ_ಠ
2 years ago
我的名字、職業 等設定(coin)
接著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dice)
jujube338
2 years ago
作家(coin)
開始處理屍體 (dice)
puma4373
2 years ago
醫生(coin)
有人敲門(dice)
jujube338
2 years ago
(dice)電話響了
earth6298
2 years ago
(coin) 俊嘉
puma4373
2 years ago
(dice)隔壁的房間傳出了聲音
garlic6647
2 years ago
鄰居女孩出現 (dice)
ಠ_ಠ
2 years ago
天啊……我究竟,做了什麼!
我滿面淚水,試圖救醒妻子,人工呼吸、CPR,醒醒啊,該死,快醒……!

「俊嘉醫生?我預約的時間已經,啊啊,怎麼回事,您的家人!我馬上幫你叫救護車」鄰居女孩出現在我忘了關上的門前,她定期來我家裡看診。

如果他叫了救護車,警察也會來,我會被逮捕的,或許我該被逮捕?我該怎麼解釋?該遠離人群來避免詛咒發生嗎?我該怎麼做? (dice4)
puma4373
2 years ago
逃跑(dice4)
ಠ_ಠ
2 years ago
我趁著鄰居打電話,抓著短刀拔腿就跑。我不能留下這把刀,這把刀是我的……呃,而且我不想讓鄰居女孩也遭遇詛咒。

我一邊跑,一邊把沾血的外頭脫掉,甩進路旁的大垃圾箱,鑽進一間公共廁所,把手、臉和刀洗乾淨。應該跑得夠遠了。

突然,如冰冷的蛇信鑽入我的腦袋,我被殺害的慾望淹沒,像是要窒息——又來了。

「殺吧,會很愉快的,血即是你的宿命,醫生。」它在意識中撥動我的每一條神經,操縱我的欣快感、成就感、獸性,要我殺了 (dice)(任何人皆可)
earth6298
2 years ago
(dice) 路邊的狗狗
king5887
2 years ago
公廁裡在廁所間睡著的醉漢 (dice)
puma4373
2 years ago
(dice)路過的警察
brandy7501
2 years ago
(dice)里長
moose3860
2 years ago
醉漢 (dice)
earth6298
2 years ago
(dice) 隔壁國小的小學生們
brandy7501
2 years ago
(dice)鄰居女孩
garlic6647
2 years ago
摯友 (dice)
earth6298
2 years ago
(dice) 市長
king5887
2 years ago
公車司機 (dice)
earth6298
2 years ago
(dice) 校長
puma4373
2 years ago
追上來的鄰居女孩(dice)
celery9337
2 years ago
來找碴的混混 (dice)
ಠ_ಠ
2 years ago
「他!」「你!」我和某人同時開口。

一個不認識的中年站在我眼前,手上拿著棒球棍「把錢給我,看你那身,很有錢吧,啊?」

眼睛佈滿紅絲、手臂微微顫抖上面還有瘀青、吸著鼻子。啊,是毒蟲阿。揪住我最後一絲醫生道德的手鬆開了。

殺意短刀送入毒蟲的手掌,輕易切開掌骨,綻放我一生中看過第二美的紅血花——第一美的是我的妻子——。閃電似地快感竄過肌膚和骨骼,第二刀瞄準了眼球,但他一閃身,刀穿過了柔弱的耳骨,毒蟲低吼哀嚎。

先骰毒蟲做了什麼 (coin)
再骰我做了什麼 (bzzz)
king5887
2 years ago
開始膜拜起你 (coin)
earth6298
2 years ago
(coin) 高聲呼喊
(bzzz) 割他喉
puma4373
2 years ago
試圖逃跑(coin)
king5887
2 years ago
斷他腳筋 (bzzz)
candy3743
2 years ago
好慘
ಠ_ಠ
2 years ago
他試圖逃跑,毋須短刀指示,第一個念頭就是斷他腳筋。然而逃跑時要斷人腳筋很難,我拉開步伐追上跌撞前行的毒蟲,從身後撲倒他笨重的身體。

兩刀俐落挑斷腳筋。反手一刀刺入他的後腿,感受刀尖刮過骨邊叢集的神經,疼痛化作精彩的尖叫從毒蟲身體深處爆開,我抓著他的衣服向上爬擦掉滑手的血液,將短刀插入喉嚨,氣管被橫過,血液順著頸動脈湧出。

滿足感鼓脹在胸口,我喘著氣去享受……然後再度清醒。

又殺人了,我頹喪地看著一灘血反映的自己。即使是這樣的人,我也是發誓過要去拯救的啊。

接著 (bzzz)
puma4373
2 years ago
分屍滅跡(bzzz)
earth6298
2 years ago
(bzzz) 有人經過
king5887
2 years ago
意思意思試著拯救一下看看 (bzzz)
celery9337
2 years ago
king5887: 意思意思試著拯救一下看看 (bzzz)
brandy7501
2 years ago
(bzzz)肚子餓了去找東西吃
earth6298
2 years ago
(bzzz) 地震發生
ಠ_ಠ
2 years ago
正當我懊悔之時,地板開始搖晃,巷子外頭的行人恐慌著找尋空曠或掩蔽。這陣混亂讓巷子裡面的屍體不容易被發覺。

我扶著牆壁往外跑,感受到地震加劇了,服裝店的玻璃櫥窗破裂開來,店員和客人都驚慌地衝出,接著店家停店了。我趁機摸走新衣服換上。讓人驚訝的是,雖說是一片混亂,但沒有什麼人發現我的作為,或許是短刀帶來的好處?

必須去新的地方落腳,或許想個辦法擺脫這把扭曲又恐怖的詛咒之物。一定要離開,問題是要要如何離開呢? (dice4) (例如各種交通工具/各種取得方法)
puma4373
2 years ago
偷路邊的汽車(dice4)
earth6298
2 years ago
偷路邊的腳踏車(dice4)
ಠ_ಠ
2 years ago
本來想要偷路邊汽車,但我完全不知道怎麼發動沒有鑰匙插在上面的車,所以牽了一台腳踏車騎。平時我也有在騎腳踏車運動並參加腳踏車馬拉松(就像很多醫生一樣),對自己的肌耐力頗有自信。

而且都腳踏車的報警率低多了,要變造外表也沒什麼難度。

一路騎著,喝了原主人留下的水壺,並繼續上路,我終於離開了原本住的區域。但下一步要往哪裡呢? (coin) (例如城市、首都、山、海邊、鄉村、認識的某人那裡等)

在那裡遇到的第一個人是 (bzzz)
puma4373
2 years ago
(coin)自主辭職去深山住的前同事家
earth6298
2 years ago
(bzzz)老爺爺
ಠ_ಠ
2 years ago
醫生當然也當不了了。我不想去細想自己的家人,於是一路用醫院的回憶塞滿混沌的腦袋。

此時我想起一名前同事,他自主辭職後住進了深山。當時大家都很訝異(也覺得很怪異),拜訪了他,他沒多說太多自己的事情,收了喬遷禮物,用野菜招待了大家,也就沒了後續。

我隱約記得位置,可它並沒有明確的門牌號碼。對目前的我來說,在遠離塵世的地方不失是個主意吧?或許該請教一下前同事。

當我騎腳踏車上了那座山,山嵐正颳起,或許是霧的關係,我迷失了方向。十幾分鐘後,總算找到可以問路的人,一位老爺爺在小貨卡旁抽著菸,貨卡上都是高麗菜。

我的言行皆可 (bzzz)
celery9337
2 years ago
搶小貨卡 (bzzz)
earth6298
2 years ago
(bzzz) 正常問路
puma4373
2 years ago
(bzzz)詢問對方為什麼有這麼多高麗菜
ಠ_ಠ
2 years ago
「大哥,這麼多高麗菜是你種的嗎?」我停車打開話題。

「是啊」這樣的開頭讓老爺爺少了層戒備,大概是把我當成普通的都會單車客了「我家種的,山上天氣冷,你知道嗎,這樣菜更甜喔。」

「這樣啊,那你也送下山自己賣嗎?」

「中盤商很會撈,我的菜賺不了多少,不能給他們撈。」

「喔,那這樣很辛苦內。對了,想問你是不是住附近,因為我有點迷路,要找涅查塔的家。 」我至少還記得前同事的姓氏。

「喔,就在那裡上去後右轉,紅屋頂有種茄子那間。」老爺爺因為我幾句問候而變得非常親切,這讓我湧現一股愧疚感,胸口的黑暗漩渦差點把我吞噬,我抽離自己,像以第三人稱遠望審視自己的處境——這方法依然有效,我又能呼吸了——我殺了自己的親人,還有一個陌生人,你不該對我這麼親切的。

我找到了涅查塔的家。
————
ಠ_ಠ
2 years ago
當涅查塔開門,見到之前的同事一臉狼狽的樣子,他訝異地請他進門。就他所知,這人應該身處遙遠的另一區,和老婆、孩子、柯基一起生活,並作為一名冷靜又仁慈的醫生;而不應該在這座深山上孤獨一人。

「快進來吧。你怎麼了?」涅查塔感到不安,不知是不是因為前同事身上的風沙、還是他身上那股異味、或是他的眼神……。

兩人言行皆可 (dice4)
puma4373
2 years ago
無助的對涅查塔說自己闖禍了,半隱瞞的解釋自己的情況(dice4)
earth6298
2 years ago
捏查塔一把抱住你「沒事了,沒關係,什麼都不要說」 (dice4)
candy3743
2 years ago
對著涅查塔說我辭職了 (dice4)
celery9337
2 years ago
對著涅查塔說我無法繼續當醫生了 (dice4)
earth6298
2 years ago
(dice4) 看著捏查塔大哭
candy3743
2 years ago
跟涅查塔說我殺人了 (dice4)
earth6298
2 years ago
(dice4) 捏查塔有不好的預感所以一直想把你趕走
ಠ_ಠ
2 years ago
前同事一進門,就跑去一直洗手,接著洗了臉和腳,掩面哭泣起來。儘管看上去很可憐,涅查塔不好的預感卻不停在腦中作響,像一個壞掉的鬧鐘。

「你沒事吧?」
「抱歉,我發生了,很多事情。一把刀,然後,我的家人。」

聽起來越來越可疑且支離破碎的陳述,讓本來就想遠離塵世的涅查塔更不安了「我明天再聽你慢慢說,你要不要先去找地方住,山腳下有歌民宿。」

「我沒力氣騎回山下,拜託,讓我留宿一晚吧,想問怎麼一個人生活。」前同事頹喪的坐在桌邊喃喃。涅查塔還是覺得危險,沒來由的危險。

「沒錢我可以借你,但我家很簡陋,雨季還漏水,所以……。」

「不!你沒在聽我說!我經歷了這麼多!」前同事手槌木桌發出巨響,杯子在桌面滾動。他慌亂的扶好杯子,低頭道歉。

這樣的失態很不尋常,涅查塔趁機開門趕人,撇開視線避開前同事絕望的眼光。
————
ಠ_ಠ
2 years ago
我被涅查塔攆出屋子。

是我自找的,我了解。但一部分的我也感覺到委屈,令人憤怒的委屈。或許我該去山下的民宿?身上還有錢,只是那麼多天總算有了落腳處,總算抵達目的地,我不想舟車勞頓。

我回頭用力敲門「拜託!一晚!拜託了,求你了,你記得那次我幫你代班,還有那冬天我送你回家嗎?喝醉那次,我幫你買的,喂,涅查塔,拜……」

「離開!我不歡迎你!」他敞開大門,試圖推開我,但我死命的鉗住他的雙臂,死命抓緊這點希望。不知不覺,我們扭打起來。

以下五樓投票,短刀要殺死涅查塔嗎?
celery9337
2 years ago
earth6298
2 years ago
puma4373
2 years ago
不殺 (表符不對(怕主角太早瘋掉
candy3743
2 years ago
ಠ_ಠ
2 years ago
如何殺 (bzzz) (殺人細節,可獵奇
puma4373
2 years ago
用醫生技術,讓他保持清醒的情況下摘除並用小刀破壞大量器官,長期失血而死(bzzz)
candy3743
2 years ago
因為是前同事那就下手溫柔一點
讓他無痛死亡之後再分屍 (bzzz)
celery9337
2 years ago
candy3743: 因為是前同事那就下手溫柔一點
讓他無痛死亡之後再分屍 (bzzz)
candy3743
2 years ago
ಠ_ಠ
2 years ago
「殺了他!分屍如何啊?」「殺吧!」意識深層的呼喚響起,短刀再度入侵我的精神。

「不,不能殺。」我甩頭想要抗拒,無奈短刀給予的亢奮如吸毒後的魔幻,讓人只能順從幻象。加上涅查塔似乎發現我的異樣,他驚恐地賞我一拳,我跌在地上被他壓制,血液在口中蔓延。甜甜鹹鹹的,令我著迷起來。

「不行!你得殺!他就要殺死你了哦?看在前同事一場,下手溫柔一點,一刀斃命後,再來享受餘溫吧……。」

——如果是這樣,我接受。
又是那種極限緊繃時,被允許放鬆的舒暢感。我假意投降,當他放鬆下來時,我抽出短刀,精確地往涅查塔的咽喉一刀,溫柔血液揮灑在我的臉龐和口中,香甜可口,比紅酒更精緻美味。他睜大眼睛,雙手加壓止血。

我沒打算停手,往胸骨中間又是一刀,應該足以穿過心臟。勉強算是無痛死亡吧。
ಠ_ಠ
2 years ago
當完全回歸理智時,現場一片狼藉腥臭,血讓泥土軟化,變成紅棕色的泥巴。血塊和骨碎在地上,鋸子和短刀在手上。

涅查塔變成了很多碎片。我感到抽離,想把它拼回去。十分鐘後,我蹲在混亂中停下雙手,知道無論時涅查塔還是我的生活,都無法拼湊回去了。

接著怎麼辦呢? (dice4) (請盡量提供大方向)
ಠ_ಠ
2 years ago
//短刀找上醫生真的太好了,扁胎程度進化,我愛旅人們

殺意短刀真的很喜歡給好人撿(ry
earth6298
2 years ago
(dice4) 去飛機上無差別殺人
puma4373
2 years ago
用著涅查塔的屋子住下去(dice4)
ಠ_ಠ
2 years ago
啊,沒錯!這裡不就是一個無人聞問的地方嗎?我用著涅查塔的屋子住下去,說不定就不需要再危害任何人。

我一邊清掃著眼前的混亂,把一些涅查塔埋入土中,一邊興奮地想著。

不能讓人像我一樣,失去所有親人,我得自己保管這把刀,直到我死亡。或許這裡沒有人,它就不會躁動了……沒錯,保持樂觀,保持呼吸,保持遠觀,沒錯。

天亮時下雨了,我躺如前同事的床鋪,昏睡過去。醒來時,空氣被雨水和晨露洗淨,十分清新。我扒掉身上髒兮兮的衣服,塞入一個鐵桶裡,點火燒掉,同時燃起爐灶,胡亂煮了胡蘿蔔菜湯和蒸馬鈴薯。吃飯後,還找到涅查塔畫的田地圖,我花了一天去研究所有作物。

沒問題,可以的。我可以控制它活下去。
————
三天後。

賣高麗菜的金家四口,從兩天前就覺得涅查塔家不太對勁。每次都只看到那個客人在田裡幫忙,沒看到本人。
ಠ_ಠ
2 years ago
50歲的爺爺帶著女兒、兒子和媳婦前去拜訪涅查塔,也只有那個人接應。他說涅查塔出遠門,他是來幫忙的前同事,順便享受田園生活。

金爺爺回家越想越不對勁,涅查塔不喜歡出門,而且竟然委託從沒聽過的前同事,不是委託自家,於是叫兒子查網路,查看看涅查塔從前待的診所。

兒子一查嗎,馬上發現了一則通緝。一名醫生疑似殺死全家後逃離了現場,鄰居女孩報的警。看敘述,怎麼看都是那名騎腳踏車上山的怪人。

「但他是個好人。我和他聊過天,或許有誤會。」金爺爺決定直接對質。

當醫生開門時,爺爺發現他的眼神非常恐怖。就像是一隻野獸,打算撕開所有軀體,想要舔舐恐懼。

第一刀插在爺爺擋在女兒前的手掌心,第二刀,兒子的大腿濺出鮮血。

爺爺有備而來,他忍痛舉起伐木斧……

醫生vs金家,誰獲勝了 (bzzz) (失敗方會死亡
celery9337
2 years ago
醫生 (bzzz)
ಠ_ಠ
2 years ago
然而下一刀非常俐落,削斷了爺爺的大部分手部肌腱,斧頭滑落,深深陷入地面。他感覺一陣暈眩,倒在地上。還未能掙扎起身,一具軀體已經倒在他身上,壓的他喘不過氣——是兒子。接著是媳婦的臉,她急切地壓住身上各個傷口,天真的想阻止生命流逝,然而沒多久後,她不能動彈了。

爺爺使勁想擠開兒子的屍體,可是身體不再年輕,他後悔自己抽了太多菸,更後悔沒有帶警察來……那時候,這個如野獸般的醫生還這麼有禮貌和同情心。

他以為這個人需要被拯救。
但他錯了。
————
愉快的電流似血痕般刻入我的胸膛。並消退而去。等到下次下殺手,才有獎勵。

「啊哈哈哈!」我瘋狂大笑起來,四具屍體要處理,但我選擇先瘋狂大笑起來。

光是笑,身上的瘀青都會痛。但不要緊了,這座山沒多少人。只要再犧牲一點點人就可以拯救這個世界,不好嗎?
ಠ_ಠ
2 years ago
我恍惚度日,猜想某天會有人發現金家不見了。但這是個比我想的更冷漠的社會,度過了十幾天,都不見有人找他們。

然後某天,當我意識到時,我正抓著一名護工的金長髮,她跪著求饒,我環顧四周,是間夜晚的小診所。

我的手握緊短刀,全身心依然被蠱惑著,被煽動著,那比什麼都好,比什麼都重要的一件事——殺。

「像演奏大提琴那樣。」意識提醒我下一步「輕輕地劃開,她的喉嚨。」

我為什麼要突然清醒呢?為什麼,不讓我沉浸在更瘋狂中呢……我哀嘆,但我知道為什麼,我記憶起我的妻子,記憶起我發過得誓,以及一起辛苦工作的職員。

(bzzz) 骰中者決定是否殺了這個護工。
若不殺,由三個 (coin) 來意識對抗,若同面者多則成功。(殺則不必對抗)
puma4373
2 years ago
(bzzz)
earth6298
2 years ago
(coin)
celery9337
2 years ago
(coin)
puma4373
2 years ago
(coin)
ಠ_ಠ
2 years ago
「不。」我已經脫離了原本的目標,獨居沒有遏止詛咒,我終究到了這個境地,無謂地殺害人命。

「不?!」

「不!」我鬆開手,髮絲從我手中滑掉,其中幾縷嵌在我的手掌肉,隱隱作痛。

護工起初還不相信,一秒後,她爬行幾公尺就跑了出去。她一定會報警,我是通緝犯,警察應該會殺了我,或許這樣比較好。

「不殺那個人,但可以多帶走幾個不那麼善良的啊?很愉快啊,殺阿,讓宴會開始吧!」又是那個熟悉的躁動感,它很擅長植入瘋狂與絕望。

碰巧我很擅長抽離自己的身體。不可以,這次不可以放開這道善念,我得離人群遠一點,我得離開……。

我騎上那輛腳踏車,不停逼自己前進,接著 (bzzz)(可事件)
ಠ_ಠ
2 years ago
//第一次有想對抗且對抗成功的人
但畢竟標題是詛咒之器(ry
earth6298
2 years ago
(bzzz) 遇到自殺炸彈客
king5887
2 years ago
被闖紅燈的車撞飛 (bzzz)
candy3743
2 years ago
celery9337
2 years ago
puma4373
2 years ago
主角啊
ಠ_ಠ
2 years ago
自骰一下某個東西 (bobei)
ಠ_ಠ
2 years ago
我太過專心,直到最後一刻才發現闖紅燈的小卡車近在眼前,不真實的衝擊感突襲我的身側,騰空,一切似乎漂浮起來,化為模糊的光點。

黑暗中,渾身疼痛,血味擴散在口中。不行,要繼續前進……。

「喂,沒事嗎?我馬上叫救護車!」好心的路人來了,我必須,必須離開。怎麼說,都不能讓來拯救我的人得到詛咒。

是你讓我被撞的嗎?短刀沒有回應。或許正在嘲笑我吧。我知道自己狀況很糟,冰冷、麻木,迴光返照。身體不能動彈了,但還有最後一點力氣,我的左手還可以再努力做什麼,最後一次。

我的言行 (bzzz)
earth6298
2 years ago
(bzzz)叫人把刀融掉
candy3743
2 years ago
ಠ_ಠ
2 years ago
我伸出左手,抓住那名路人,他是一位帶眼鏡的青年「把刀融掉!」

「什麼刀?!」我注意到那個人手上有我的血。

「嗚、呃」咬到自己的舌頭了,要冷靜、要穩定「我的口袋裡那把刀,求你把它熔掉,很重要,它被詛咒了。」

「不要慌張,你腦袋可能受到衝擊了。」青年推了眼鏡,緊張的看著我。

「我是說真的!」我用左手抽出刀,路人不敢收下,盯著那把刀,他在猜想那是不是要列為證物吧,沒被剝奪生活的普通人就是這樣。「求求你,最後的請求!」

「好」他一聽到最後請求就軟化了,收下那把刀。

而我沉入黑暗之中。
————
接手那把刀的那一瞬間,青年的舌尖,嚐到蜜糖的滋味,就像溫暖的蜂蜜水,緩緩注入血管,打通每一處曾經有陰霾的地方,他覺得無比清醒,卻又無比自由。彷彿一切現實的苦惱,都被愉快給推翻,他不自覺哼起歌曲。
ಠ_ಠ
2 years ago
意識呢喃著詛咒,奪命、不見、反殺的規則。青年終於明白死去的腳踏車騎士在說什麼了,但這口蜜太甜美,它決不能被融化。

青年容易心軟,也就容易說服。

「試試看呀,割開的初體驗,最讓人興奮!」

青年割開了新鮮屍體的上手臂,一道,給了青年熱血衝腦,就像得到田徑冠軍的那個回憶;再一道,快樂撲翅飛翔,心臟加速跳動,喜悅溢至嘴角。

還有更好的。只要殺戮活人,就還有更好的。

青年收起刀,微笑著迎接救護人員。
————
「麥林·華格納為您播報晚間新聞。正如諺語所說,知人知面不知心,一名享有盛名的醫生在殺死家人後,疑似一連以刀刃殺死了一名癮君子、一名前同事涅查塔,他是研發出五年前流感疫苗的英雄,但因此被人針對,隱居山林。另外,還有種菜的金家四口。但在威脅殺死一名護工不成,逃脫時被不明車輛撞上,到院前死亡。」
ಠ_ಠ
2 years ago
「政府呼籲不必過度擔心,只是因為壓力造成的不幸意外。然而民間議論紛紛,對於一名令人信賴的醫生如何瞬間轉變成惡魔,至今未有定論。」

END
——此篇提及的資料——
易主
殺意短刀:醫生(柯基主人)››眼鏡青年
ಠ_ಠ
2 years ago
感謝大家一起遊玩一起當扁胎 (表符錯)
雖然是殺意短刀的第二篇,但我盡量追求每一串是可以獨立看直接玩的短安價,所以不要緊

大家觀後感如何呢?可以自由聊天
candy3743
2 years ago
殺人內容好刺激
ಠ_ಠ
2 years ago
candy3743: 提供一點少數的舒壓(?)安價 ,感謝喜歡

另外集中串在此:
ಠ_ಠ - #安價集中串 先上我常用的tag #可開車但沒駕照 #同世界觀 #天馬行空 #詛咒之器 #百...噗首有全好讀,詛咒之器的本串在最下面,可以利用大綱找到每一個開頭
celery9337
2 years ago
又易主啦
感覺這篇死比較多人
說真的被殺人狂拿到不知道會怎樣,可能會發展成中篇
期待詛咒之器後續安價
ಠ_ಠ
2 years ago
celery9337: 醫生比較冷靜,存活/自由時間比較長,到了深山不容易被逮捕。 是說短刀比較會惹事,所以容易換人。

殺人狂被詛咒,說不定活更短(?)因為潛設定短刀喜歡纏上好人嘛。
celery9337
2 years ago
對欸,短刀惡趣味就是把好人變成殺人狂X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