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憂々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死之愛麗絲同人】實存?亦或虛妄?
*如果現實篇格雷特真的有個妹妹
*私設有
*骨/科元素有
(文在留言收)
妹妹醬:基本長得跟哥哥差不多,頭髮比較長,身上有大片的燒傷痕(參照官方的某些設定)(涉及些許據透)。
好孩子,但只要扯上哥哥就會有點偏激。
———
我還是發了,算是回噗浪的黨費
若有不接受者請自行迴避(說太晚了
#死之愛麗絲 #SINoALICE #シノアリス
latest #9
熊憂々
3 years ago
(接)青白色的光線充斥著整個房間。
房間的主人從床上爬起了身,走過充滿垃圾的地板,與以往不同,沒有直接往螢幕的方向走去,而是難得的離開了房間,來到了玄關。
不一會,大門發出了鑰匙開鎖的聲音。
「五點三十五分。」門剛被合上,青年便有些不耐煩對著來人說著:「妳回來晚了。」
少女有些愣住,但很快便反應過來,轉身要將大門鎖上。
「對不起哥哥,今天班上突然開了會。」少女抬起手要將復合鎖給鎖上,但因緊張所滲出的手汗妨礙著她,導致她沒辦法好好的將這個有點問題的鎖給扣上。
「——!」
比起少女要大一些的手覆上了她的手背,打斷了她的動作,然後便是另一隻手從她身子的另一側伸去,替她鎖上了那個鎖不好的玩意。
熊憂々
3 years ago
少女屏住呼吸,生怕自己過快的心跳被後方的人給聽見。
只見青年在將手收回時,刻意的滑過少女的腰部,聽見少女忍不住挑逗而不禁發出的悶哼聲,青年呶了下嘴,隨後便收回了手。
「晚點去妳房裡。」
「——好的,哥哥。」
熊憂々
3 years ago
他們是兄妹。
崩用質疑,血脈相連的兄妹。
這不健全的關係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少女並不清楚,只隱約的記得兩人在年幼時確實是單純的手足。
只要兩人在一起,不管去了哪裡都無所謂。
在父母爭吵的夜裡,只要緊緊的握著對方的手,將身子湊上前擁抱住彼此,光是感受彼此的溫度就是最至高無上的幸福。
到底是哪裡錯了呢?
一邊想著,少女看著青年因足不出戶而形成的纖細身軀,感受著與兄長之間的聯繫,口中吐出的,只有那止不住的喘息。這聲音總令她作嘔,同時也有些言語無法解釋的心情湧上心頭。
熊憂々
3 years ago
「給妳。」
回過神來,少女發現她正坐在學校里的,屬於她的位子上。
「好的,有栖川同學。」
一如既往的向對方露出微笑,將收下的調查表放入了抽屜之中,一邊說著有點晚交上呢,一邊看著深藍發色的少女皺起了好看的眉。
「還有這個。」
有栖川再次伸出了手,將手中的東西放到了少女的桌上。
那是一顆有著可愛包裝的糖果。
因為妳看起來沒有什麼精神。說完,有栖川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少女輕輕地打開了包裝,裡面是一顆翠綠色的糖。
啊啊,是哥哥的顏色。
少女不發一語,只是溫柔的將它含入口中。 「嗯,好甜。」
熊憂々
3 years ago
記得那一天是個不太好的天氣。
還是國中生的時候,少女因為幫兄長擋下了往他的身上潑去的化學藥劑,導致了自己身上有了大面積的灼傷而住進了醫院。
那段期間還是少年的他一次都沒有去看過親愛的妹妹,少女感到相當難過,以至於她無視了在走廊上做著無謂爭吵的父母。
大約一個月後,少女就辦理了退院手續。
少女是提早辦理出院的,除了父母不想浪費錢以外,也是因為她只想快點回到家中,盡快的告訴哥哥她沒有事,想讓他不要自責。
但誰會想到,回到家後卻看到了閉不出戶的兄長。
熊憂々
3 years ago
原本清爽俐落的短髮因為沒有修剪而長長,稍微被瀏海所遮擋的翠綠色眼睛就像處在黑暗中的貓的眼睛一樣,在青白色的光芒下,好似是在發著光,並且緊盯著自己的獵物。
少女沒有逃跑,而是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對著兄長說著我回來了。
然後呢?
其實也沒有什麼然後,因為他們還是正常的兄妹一事,只到那個晚上來臨之前而已。
熊憂々
3 years ago
少女難得的在半夜醒來。
她拉開了棉被,遍佈的印記像是為了告訴她失去意識前與兄長的情事都不是幻覺一樣,在她的鎖骨、胸脯、手臂、腹部以及大腿上明顯的存在著。
她想要起身去一趟浴室,腰部卻沈的像有塊大石頭壓著,讓她難以動彈,只能暫且作罷的在床上躺好,期望再次入睡。
「我只要有兄長大人在就好。所以交友網站的垃圾郵件什麼的,真令人感到不快。」
從一旁薄薄的牆壁的另一頭,稍微提高了音調的青年如此說著。
跟自己的聲音還挺像的,少女這麼想著,徹底的放棄了想要沐浴的想法,安靜的等著夢鄉的來臨。
說不定,青年已經不把她當做妹妹的也說不定。
少女想著,然後便沈沈的睡去。
熊憂々
3 years ago
(完)
熊憂々
3 years ago
我快哭了,寫格雷炭感覺好有罪惡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