呻吟
1 years ago @Edit 1 years ago
好像不仔細講一下我前則噗說的事情不太好,那就解釋一下好了。我事實上那則噗有兩個想談的事情,但因為我在網路公開媒介不太習慣長篇大論所以我也就只是草率地說了簡單的想法(我是真的也沒打算要指控什麼),但我那則噗想談的有兩個點,其中一個創作及言論自由的部份,我想說的是「當我們把創作自由言論自由當成藉口,而去執行任何我們想要執行而不顧是否會造成其他族群危害(比如說我們目前中國與台灣的問題),那麼言論自由創作自由就只是會成為一個推托的藉口,因為我們永遠可以說,這是我說話表態的自由,我創作的自由。我沒有要在短短幾百字的隨筆裡面提出什麼太多的建議,因為我確實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但我認為如果要讓韓姓總統參選人參與這個節目,以單口喜劇博恩秀的形式是錯誤的。」,而這就涉及我想談的第二個部分,「嘲諷、戲謔作為自我解嘲方式的危害」。
latest #13
呻吟
1 years ago
這部份是我個人對創作自由想法的延伸,我不是要說嘲諷、戲謔作品不應該存在,事實上那對我而言是人面對某種荒謬現實的應對機制,我也寫過不少嘲諷、諷刺的詩作。而我後來盡可能減少這類型的創作,我不對政治直接進行嘲諷、諷刺,我不針對特定人物書寫文章嘲諷,我要說我盡可能就是直接說出來我在講誰我為什麼不喜歡他我為什麼不支持他,這樣子的轉變(我一開始是會寫嘲諷詩的),很簡單的原因是,我認為嘲諷、戲謔作為自我解嘲,容易導致某種自我昇華的幻覺(在修辭定義中,嘲諷戲謔原本就是有昇華效果),而這種自我昇華會導致我們誤判現實。有兩件事情造成我後來轉變想法,認為嘲諷、諷刺有害的原因,其中一個是川普當選,另外一個是同志、性別平等教育公投。
呻吟
1 years ago
川普參加過stephen colbert的節目,我個人認為那是stephen colbert職業生涯中一個很大的汙點,即便上台stephen colbert直面嘲諷總統參選人,最終導致的結果或許都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好像大家笑笑了結束了我們繼續去投希拉蕊。當然不是說SC的節目導致了川普的當選,而是即便我們真的邀請了這樣的候選人參與節目,即便我們真的以嘲諷、戲謔的手法去執行,去,我講真的,就是把對方(川普、韓國瑜)當成白痴,這樣導致的結果難道不會很容易造成我們自以為自己有多聰明,自以為自己解決了政治大事,卻忽略了這樣的行為可能反而增添了這個候選人親民、友善、願意被嘲諷欺負,反而變成討喜的結果嗎?
呻吟
1 years ago
我不認為這樣的行為是正確的,當然還有很多其他小因素,像是我認為提供每個候選人一樣的曝光機會不完全就是公平,我認為當你什麼都不說都只是嘲諷戲謔時你事實上根本沒真正說出什麼,有些小因素我就不多提了。但我主要不認為這樣的行為是正確的,是因為我認為這很危險,現在很危險。韓國瑜不在乎被嘲笑,他只需要曝光,他要被看見,我們事實上很多選民也是這樣在投票的,他們投他們喜歡的人,他們投他們看見的人,他們投他們認為比較像是我們的人。在我們以嘲諷、戲謔來對待這個候選人時,這個候選人同樣也是利用了我們的自視甚高來親近、靠近群眾,而我認為這件事情非常危險。而正因為嘲諷、戲謔手法讓嘲諷戲謔者認為自己昇華,認為自己比這個候選人更好,認為自己好像解決了這個候選人不夠好的問題因為我有「反應(嘲諷戲謔)」了,而忘記我們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
呻吟
1 years ago
我們會忘記我們還是沒有解決,韓國瑜的支持者仍然眾多,粉絲不減,中國因素仍然存在,我們仍然基本上不算是個國家。我們仍然沒有辦法找到一個好的,說服韓國瑜的支持者支持蔡英文,支持一個認同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守護台灣的候選人而非連提中國政權對台灣的危害都不敢提的總統候選人。
呻吟
1 years ago
所以,我不認為讓韓國瑜上節目的作法是正確的。
呻吟
1 years ago
但我並沒有說「不可以」讓韓國瑜上節目,我也沒有說我們需要去限制言論自由,我說的是,在一個假新聞充斥,各種資訊很難辨是真假的時期,作為一個媒體平台,或許必須要有一個新的方法去應對,去反應這樣的狀況,而不只是嘲諷、戲謔而已。因為嘲諷、戲謔作為手法提供的幻覺容易造成詮釋上的難以辨認,容易變成大家的推托藉口。
呻吟
1 years ago
大概就說到這裡吧。
呻吟
1 years ago
另外我一直以來的態度都是,我確實就是不喜歡博恩的節目,但如果博恩繼續存在也就是繼續存在,我不認為那有什麼,我從來沒有要求任何人不要去點閱他的節目,不要看,或者退讚,我都不認為那是個有意義的行為(當然我知道很多人認為那有意義)。我不喜歡的東西很多,不可能全部都消失,它要存在就是存在,就像是我知道LGBTQ社群很多人不喜歡但仍然必要存在一樣。
glenna
1 years ago
現在比較擔心點閱率很好,讓其他youtuber也開始蠢蠢欲動= =
推給🌙夜邊 on Twitter
狼狗傑
1 years ago
「嘲笑邪惡不等於對抗邪惡。」
(安伯托艾可《玫瑰的名字》)
glenna
1 years ago
JimHawkins: 這句說得真好
我更大的感想是博恩根本handle不住韓導,結束後的效果不見得是你能控的了
JimHawkins: 正義的對面不是邪惡 而是另一種正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