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釀ㄢ
3 years ago
關於安價,我的腦中一直有些亂糟糟的不專業想法,想了很久還是實名發好了,人要為自己說出口的話負責。
歡迎討論,禁止引戰
引戰我會BAN人,沒為什麼,我噗主欸。
latest #17
果釀ㄢ
3 years ago
我不知道其他人開安價是怎麼想的,但我自己是把安價當作一種創作形式,目的就是我爽就好。
在我看來,安價就像一個大型互動式藝術創作。
故事裡面可以放進很多我想傳達的東西;可以當作是將自身經驗轉化而成的創作;甚至是腦中天馬行空的具現化。
所以說真的,別人想看怎樣的安價我不是特別在意,我也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要去迎合大眾口味來創作。

甚至我現在有點後悔自己之前開過討論串,裡面偷渡了很多我開安價的手法,雖然現在應該沒人記得了,大概。
我覺得安價不能被做成SOP,不然大家的玩法都一樣,這樣也太無趣了。
果釀ㄢ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即使是ㄎㄧㄤ向創作,如何敘述、如何引導,這些都是安價主的創作能力及敘事能力,並不是丟個骰子隨機看骰出來的結果就一定能很有趣,我不覺得有這麼容易,至少我就有自知之明自己開不出這種極需創意題材的安價。

不是只要迎合主流喜好就能受歡迎,事實上,自己肚子裡有沒有東西最重要,同樣的題材、同樣的元素,沒有自己的想法去支持的話,其實會很空泛,根據大家的生活經驗不同,呈現方式也會不相同,不同安價主有不同的表現手法這點很有趣不是嗎?
果釀ㄢ
3 years ago
身為藝術創作者用自己的方式傳達想法跟理念不是很正常嗎?
為什麼要擔心講出自己的雷點會被人討厭?
為什麼要擔心趕走來亂的玩家會被人討厭?

你創作了一個互動裝置藝術,有人來破壞就趕出去,就這麼簡單。
安價主有趕人的權利,因為這是你的創作,你可以自己決定要讓誰來參與,而玩家當然也有權利不接受你的限制,沒有誰應該要迎合誰也沒有誰對誰錯。

安價主才是安價的主人,主人都不願意表態的情況之下,很少有人會主動出來跳出來說話,那叫做喧賓奪主,即使是我去別人家玩安價,遇到有人亂但不控場,我也只會選擇默默離開。
果釀ㄢ
3 years ago
這些都是溝通問題!
若是都不說出來,沒有人會知道你在意什麼,你不在意什麼。
沒有人可以準確通靈別人的想法。
果釀ㄢ
3 years ago
我不喜歡/不擅長OOO不好意思,這個不採用。
不玩XX梗,以下禁骰XX。
這邊邏輯有誤,請問要換選項或是延後嗎?或是我稍微調整?

雙方都互相尊重,好好溝通,這應該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我開過這麼多安價,不敢說沒遇過我接不下去的梗,但是好好說出口,一般玩家都願意接受,願意調整修改或順延,也從沒遇過會據理力爭堅持自己想法的人或提出過分要求的人。
果釀ㄢ
3 years ago
安價的過程有各種曲折離奇的變化,對我來說是個挑戰,能成功接下所有玩家的梗,能成功引導故事順利完成,這很有成就感。
有時候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結局會怎麼發展,跟玩家一起努力,很刺激很有趣。

可能有人覺得安價只是玩玩,沒那麼嚴肅,至少我是認真的,上述這些也僅僅是我從去年開安價到現在的個人想法,不代表什麼潛規則也不想以什麼高姿態來評論安價圈生態。
果釀ㄢ
3 years ago
憂慮、焦躁、希望獲得關注、希望得到認同,這些情緒反應都是創作者常見的狀況。
但我必須說,請先顧好自己的現實生活。
為了玩安價半夜不睡覺,隔天上班上課沒精神;因為一些惡意評論或混亂邪惡的選項感到焦慮慌亂,甚至憤怒生氣到影響生活節奏,這些都不太好。

安價畢竟只是無償的互動遊戲,請先顧好自己!
果釀ㄢ
3 years ago
有人說,限制這麼多幹嘛不自己寫小說。
那我想反問,玩得自己那麼委屈,為什麼不消音?
不是你不認同的創作就不是創作。

我是以一個藝術創作者的角度在看待安價創作這件事。
果釀ㄢ
3 years ago
去年底回到噗浪上剛好跟上安價的熱潮,開了幾串之後,覺得這種互動創作形式相當有趣,也為此開了小帳,很感謝願意陪我玩的各位玩家們。
自從畢業以後,我已經很久沒有為自己而創作,工作一定得去迎合客戶的需求及想法,不見得合理,客戶要的也不見得是我所想的,創作的熱誠、理想幾乎都要被工作磨掉了。

看到最近很多人為了安價有所怨言、有所顧忌、有所煩惱,對我來說,這就像是看到小大一時期對藝術創作迷惘的自己,我還是忍不住想打這篇文碎唸一番。
果釀ㄢ
3 years ago
感謝看完這篇長文的人,以上。
推安安、我覺得能和大家互動很開心、自己寫小說其實滿孤獨的(?)
滿同意那句玩的委屈為什麼不消音
安安說得真好
沒有語言能力能夠表達認同
果釀ㄢ
3 years ago
我相信喜歡玩安價的人,大多數都是理智正常人,玩到有哪一方委屈都不對吧 消音真的是好功能,感激技技
蟲派
3 years ago
我覺得人生也一樣,反正都是先溝通,真的道不同,各自不相為謀即可,開心就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