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黑]一邊看著香港反送中的遊行與新聞實況、一邊看著上海動漫場多人攤主證被搶花錢補證被抄攤還要自行報警……回想幾天前因為CWT給海外社團用行動支付讓人不爽,演變成他國事物自己為什麼不爭取權利的論戰噗……來講一下,社會學怎麼看「社會運動(social movement)」好了……
.
(修錯字ing,F5感恩)
#社會運動 #0.05學分 #有點難科普
latest #100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是「一群人組織起來,以促進或抗拒社會變遷為目標」的(社會)現象
kellerlin
2 years ago
詳細的說,一個社會現象/社會上個體與群體的行動,必須滿足:
1.一群人組織、有計劃集體行動
2.具有促進或抗拒社會變遷的共同目標
kellerlin
2 years ago
如果沒有計劃(我們現在要幹嘛?)、沒有組織(誰帶頭?怎麼分工?成員有誰?要怎麼動員?要怎麼做?)沒有目標(要爭取什麼?怎麼執行?想要什麼結果?),就很難被視為「社會運動」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就是最會被混淆、或是故意唬弄一般大眾的第一個重點:「社會運動不是單純的集體行為(collective behavior),它必須滿足組織、計劃、(以改善社會為)目標的一群人才行」
kellerlin
2 years ago
集體行為是「事先沒有組織的一群人,突然針對一個共同情境產生相似的行動」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集體行為的樣態最常見情境的就是「群眾(crowds)」,被定義成「臨時集合在一起的人群,他們在空間上的接近使他們能夠互動」
只要想像逛街的人潮、在餐廳吃飯的所有人、排隊買東西的人龍……就可以理解「群眾」是啥意思了XD
kellerlin
2 years ago
集體行為有時候會很極端,當社會上的許多人們因為天災而同時表現出害怕緊張的反應,就是「恐慌(panic)」。若許多人因為重大社會事態未明惶惶不安產生嚴重焦慮與患得患失,就是「大眾歇斯底里(mass hysteria)」。若許多人對社會變遷與事件沒有信心,則可能會變成沒有集體性的集體行為「謠言(rumors)」
kellerlin
2 years ago
集體行為中,最有渲染力、但不一定普遍的則是「暴民mobs」,指「情緒受到刺激,採取暴力與破壞作為行動的群眾」,也是最常被拿來指責「社會運動」裡的「群眾」的激烈抗爭行為
kellerlin
2 years ago
類似的例子有之前烙人打家暴父親的事件,聚集在對方家樓下的群眾,如果只是不爽要海扁父親變成一種徇私報仇的風氣,那就很有可能被歸納為私刑暴民
kellerlin
2 years ago
從定義來說,群眾聚集、群眾恐慌、大眾歇斯底里、群眾謠言、暴民行為,都不能算「社會運動」;但實際上,「社會運動」的過程中,卻有可能經歷或出現群眾聚集、群眾恐慌、大眾歇斯底里、群眾謠言、暴民行為等各種狀況
kellerlin
2 years ago
我之前說過「社會運動是高度異質的現場」、「我們不能假設所有社會運動的參與者理解它的目標與本質」,也就是,光是社會運動的現場,就有其他不同的小圈圈(群眾)在…自嗨(喂!),而外圍則包含著整個社會的其他人,他們也許是路人、也許是店家、也許是看電視的人,他們都可能參與或反對「社會運動」
kellerlin
2 years ago
所以,社會運動的定義--或者說客觀上必須要的行動--就是需要組織、計劃、目標,才有辦法分工、管理、說服自己一群人集體行動(collective action)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儘管如此,這個定義也太廣泛,可以說只要有組織管理有目標的話,學生社團、俱樂部、社區媽媽隊、自主排隊管理的人們、政黨造勢趴踢……都能算社會運動嗎?所以在觀察到的權力面向加上兩個特徵
1.「由下而上」的集體行動
2.「體制外的集體抗爭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的其中一種特徵是會擾動社會體制:由下而上來自民眾的草根性與自主性需求、或是被體制邊緣排除的弱勢向上爭取應有的權利。若不能透過既有體制得到應有的權利,那跟相同處境者組織計劃以既有體制之外的方式爭取權力/利,也就是體制外抗爭的客觀樣態
kellerlin
2 years ago
而這也是主張「社會穩定」者、當權者、執政黨,會把社會運動當成「破壞社會穩定、妨礙社會和諧、脫序行為、暴民、認為環保工運農運是滋生事端跟收錢的『流氓』等等」也就不那麼意外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在「社會運動」跟「暴民」掛鉤連結的論述中,也有一種更極端的說詞,是把「社會運動」=「革命」,這其實是David Aberle對社會運動的分類,只是挑了特別極端來講的結果
kellerlin
2 years ago
David Aberle把社會運動分為兩個向度:參與者偏向群體還是個體的、改變社會的手段是溫和有限度的還是激進根本的
所以會有四種類別
個體溫和有限→選擇運動:實名表態
個體激進根本→救贖運動:戒煙戒酒、絕食
群體溫和有限→改革運動:修正法條或提出改革方案
群體激進根本→革命運動:推翻現有體制、重組社會體制
kellerlin
2 years ago
革命運動是社會運動當中,改變狀況最大,會帶來全面性的社會變遷或是歷史事件,但……大部分要推到革命這麼大規模,八成也累積了一大堆沒辦法用改革型社會運動解決的事,才會鬧到這個地步……啊你在人家改革運動的時候採納民眾的意見,就不會搞到大家爆走了啊……
kellerlin
2 years ago
所以無視其他類型,卻只把社會運動當成是革命,其實是很偏頗的觀點,因為大部分的人可能只是因為自身權益受損、對政策不滿或是因為汙染或汙名化,而且沒有申訴管道或是申訴無人理,才集結抗議向政府求個公道,但這種極端主張者卻仍會對受害者劈頭一句「暴民」、一句「革命」並作勢揮拳打人……現實發生在眼前時還真不好受呢……
kellerlin
2 years ago
最後來講社會學怎麼解釋社會運動的「發生」,會讓不同地區的社會運動興盛多元、或是很難動起來,同時跟一個地方的社會脈絡與歷史發展也有很深的關係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最早的理論其實也滿直觀的,稱為相對剝奪論/結構緊張論:基本論點是現代生活人們因為相對剝奪感(差別待遇)或是社會疏離(太邊緣沒朋友),讓人心理狀態受到干擾,使人會因為不爽到了極點而發起或參與社運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點可以延伸解釋為什麼一個社會明明經濟沒有很差,但覺得不如預期的人們參與社運的意願或想法卻邊高,因為相對剝奪感變強了(明明經濟沒有很差,為啥我的薪水沒有漲?)以及一群共同對社會不滿的人,揪人去社運現場、認親或是吐苦水、交朋友等等
kellerlin
2 years ago
但這不能解釋很多社會中民眾的不滿都快要爆表了,怎沒看見他們要發起社會運動?還是他們跟本沒有那麼「不滿」(暗指他們是不是無所謂/難不成很滿意)?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這時有另一種理論來延伸,稱為資源動員論:社會運動需要成本,需要外來的資金挹注、也需要精英領導者,才能幫助原有的弱勢群體發起行動,所以不是人們還不夠生氣,而是資源(人跟錢)不夠或無法達到條件的緣故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這或許能稍稍解釋某些弱勢群體不但沒有人要鳥他們,連去抗議的車資或布條都沒有,然後還被嗆抗議行為太野蠻的狀況,因為社會運動需要成本,不管是付出時間還是勞力還是金錢,也是「社運需要領導者(偶像/明星)」、「由知識分子與精英領導社運」的一種說法來源
kellerlin
2 years ago
(看課本…天亮再打)
kellerlin
2 years ago
(回來)
kellerlin
2 years ago
然而這個理論的看法中,因認為精英(比方有民望、有資本的人)其實也能透過資源與操弄不滿,而變成太過於強調精英領導對社運的影響力,忽略有些組織比較扁平或是底層民眾的自主運動、或是忽略一般民眾參與社運的重要,與成員跟精英幹部意見不合鬧翻(不滿被操弄、懷疑是政府打手)的狀況,後者更常見於「社運明星是操弄大家來讓自己沾光得利」的謠言與抹黑手法
kellerlin
2 years ago
另一個理論則把社運放在政治面向上,稱為政治過程論:社運是不只是心裡不爽跟成本高低,它是一整個持續的政治過程,社會變遷讓人們注意到當權者權力關係的改變/鬆動,而弱勢者必須注意到這個現象(壓迫變弱)、也必須有組織或草根力量的認同感(既有資源)、產生「我真的很不爽(相對剝奪的、社會不公義的不滿)」、「我可以做點什麼(以行動改變外在環境)」,才會產生社會運動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我真的很不爽(相對剝奪的、社會不公義的不滿)」、「我可以做點什麼(以行動改變外在環境)」這個「內心察覺到自己是真的被欺負得很慘→外在環境是可以改變的→自己應該要爭取權利」的改變過程,McAdam稱為「認知解放(cognitive liberation)」,他認為社會運動的發生,需要人們從打從心裡翻轉「缺乏政治影響力、無力挑戰外在環境、自己的命就是這樣(永遠不變的宿命)」的想法,去擾動或討戰當權者的體制與政策,以討回自己群體應有的權利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個理論對當權者壓迫力道強的社會很有解釋力,很多時候,人們不滿到爆表、也有錢跟資源、也願意發起集體申訴或集會抗爭,但當權政府若極盡所能的壓迫與鎮壓,而且沒有挑戰機會與鬆動的可能,也會讓民眾因為參與社運的風險成本太太太高,而放棄或轉而溫和有限、或個人基進(激進根本的)的路線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或許可以反過來解釋某些國家在社會變遷、經濟政治動搖或改變的時候,社會運動「膨」!地炸開來的狀況,不是之前都沒有運動,而是之前的運動都被打壓或封鎖訊息,現在壓迫力道變弱了,大家「棒打落水狗--快上啊!!!」的出怨氣或「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或抓住機會翻轉以前根本被忽視或汙名的聲明與主張
kellerlin
2 years ago
而相對的,如果壓迫沒有那麼強,比方說一些福利國家與社會經濟都很穩定、政治體制有彈性或清廉的國家,人民不滿的程度低、體制改革的方式多也有效,就沒有社會運動了嗎?非也,新社會運動論社會建構論則用來解釋資本全球化跟本土化社區(社群)運動的文化與常民生活等層次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種社會與這個時代的社會運動,特徵是具有多元的文化與意識型態,不再是反抗單一的執政黨或對抗資本西方而集結,而是,為了過更好有尊嚴的生活而營造社區、肯定自己群體的文化認同而集結社團發表創作或行動、反對自己的部落與文化被註冊當成商品販賣而促進修法、抗拒國家與市場力量將自己家園變成汙染廢棄場等等
kellerlin
2 years ago
跟「反抗」特徵的社會運動不同,重視如何建構「集體認同」,會提出一套「替代性價值(觀)」來促進或改變人們的主流價值觀,也非常依賴說服的能力,以道德作為背景或基礎讓人們接受這套價值觀的重要性。也因為在比較自由或平穩的國家,任何論述與想法都能呈現,不同的社會運動也不至於被執政者嚴厲打壓,故稱理論稱這種社會運動的樣態是多元的文化與意識形態
kellerlin
2 years ago
- - - - 拉 - - - - 線 - - - -
kellerlin
2 years ago
課本抄到這裡,我們用上面這些三腳貓、臨時抱佛腳的社會學知識,來思考我們在日常看到的社會運動、與對於社會運動的指責ㄅ~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香港的反送中是社會運動嗎?
→它符合社會運動
1.一群人有組織、有計劃的集體行動(有發起團隊、有資源站救護站與時間跟動線)
2.具有促進或抗拒社會變遷的共同目標(反送中)
3.「由下而上」
4.「體制外的集體抗爭」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都是暴民嗎?
→大部分的社會運動很少有暴民,如果只是群眾溫和型的社會運動,更會避免自己成員變成暴民,因為會導致訴求失焦……雖然會有成員使用激烈的手段表達訴求,但仍須在該運動可控制與管理的範圍,並接受有關損害賠償或違法等訴訟(仍有惡法跟秋後算帳等爭議)。判斷社運群眾是不是暴民,不要只看片面報導,應試圖多方面瞭解過程、參與者或主要訴求來決定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是在顛覆社會、造成社會動盪、革命嗎?
→社會運動在個人溫和型態,有時很難說是顛覆社會、造成動盪、或是革命……因為其實我們日常都不太鳥別人的價值觀了,只有在受到損害的時候才會認真看待。所以當社會運動發生的時候,把所有的社會運動都當成壞事、跟把社會運動都當成好事,是一樣的極端,請把他想像成多方的拔河比賽,可能會比較理解這個權力拉扯的過程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就是一群體制外的、想要顛覆執政者/執政黨的異議份子?
→這個論點其實隱含體制內是好的沒有問題的,而體制外是壞的有問題的,也假設不循正道(體制內)改變的人或行為,都是要打倒領導者的假設。但實際上,體制內外的好壞是比較而來的,就算遵循體制內的規範,領導者仍然會阻止或禁止可能打倒自己的任何人與行為,「體制外」只是給領導者一個藉口(正當性)去打壓非體制內的人與行為,而不一定跟好壞有關。如果成員在體制內都動不了,體制外被打壓,那遇到外在環境改變的時候……該團體可能就會無從適應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群軟體的小圈圈文化裡,類似的有刪留言、讚美發言、讓親友團騎士團去攻擊別人、造謠、海巡等,被譏諷「維持皇城和諧」的做法,但同樣也會受到爆卦、考證備份網站、懶人包、人肉、公審等方法反制)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的發起者是為了要操控大眾、為了要紅嗎?
回頭想想我的學長…要是能紅也太沒效率不如直接加入演藝圈好嗎社會運動畢竟還是活動,沒有辦活動的組織與計劃能力,在還沒紅之前就被幹部圍毆抓去倒垃圾了XD而且在壓迫程度比較高的社會與國家,為了吃官司或被槍斃而紅,付出的成本也太大了,不成比例也
kellerlin
2 years ago
(在亞洲或華人社會,因為認為出名或想紅的慾望與行為是可恥的,可能只會沽名釣譽而不腳踏實地的做事,所以在這樣的脈絡下,指責別人「想紅」就會是一種人身羞辱,但同時人們卻又羨慕有名望(但不一定有實績,或是把出名當成實績)的人,而把指責的人視為「嫉妒」(自己不紅嫉妒別人紅)……價值觀超混亂的說)
kellerlin
2 years ago
可以質問對體制不滿的社會群體為什麼不發起社會運動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這種問法很缺德去脈絡化,如果以政治過程論來看,這個群體所在的社會或國家當權者壓迫力大不大?群體有沒有錢跟人脈辦法組織起來?有沒有想要改變跟行動的想法與動機?最後是客觀大環境有沒有鬆動政治權力結構壓迫的可能?如果發言的人跟指責的對象彼此處於不同壓迫力道的社會與國家、經歷的社會運動歷史也不同,那還(片面地)質問對方為啥不發起行動,很白目欸……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就是為啥應付「大家不是暴民」、「沒有要革命」的指責之後,還要回頭解釋「為什麼不暴力抗爭」、「為什麼不革命」的原因,也許是是劍走偏鋒的思考方式,但更常是對於社會運動的瞭解太少、很少注意運動的多元性,想像貧乏產生的簡單刻板印象與偏見發言,否定了很多時候,其他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中不是不反抗、只是反抗被當屁、或是對方所處社會壓迫太恐怖你卻因為資訊封鎖而不知道,如果對方真的盡力了還被你指責不反抗,你可能傻傻成為掌權者煽動民眾抵制叛亂的推手而不自知)
kellerlin
2 years ago
基本上講到這裡,應該也沒有窮盡社會運動的所有類形、與社會運動內在與外在的問題......所以這邊社會學的理論,只能說用社會學的角度提供了一些觀點與看法(工具),實際的樣子,仍然要觀察社會現象來確定或修正(認知),但對於解釋目前社會運動的樣態,暫時堪用
kellerlin
2 years ago
比方說,在這個噗你正在〈被迫〉參與一場低成本卻高影響的社會運動,就是實名表態對某社會議題的支持與否/公投與否,是溫和且偏向個體層面的社會運動(選擇運動),而連署則是溫和有限度參與的社會運動(改革運動),如果沒有對社會運動有一點簡單的認識,就可能會覺得這些人、這些行為很煩很討厭,但,這種表態,其實都是參與社會運動的一種,而且是多元的
kellerlin
2 years ago
然而社會運動同樣也會有自己內部跟外部的問題,在之前社會運動不應是心理疾患者的特效藥裡,社會運動因為是高度異質的現場(無論是虛擬社群或真實社群),必須要有組織計劃目標以管理參與群眾,或是最小限度的減低風險,以免活動本身失焦失控,反過來說就會對發起團體或發起者有更高的道德要求,而造成對發起者身心狀況壓迫、或因發起者的行為與受傷,使參與者被激化出現激烈的抗爭行為......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也是前面說
「從定義來說,群眾聚集、群眾恐慌、大眾歇斯底里、群眾謠言、暴民行為,都不能算『社會運動』;但實際上,『社會運動』的過程中,卻有可能經歷或出現群眾聚集、群眾恐慌、大眾歇斯底里、群眾謠言、暴民行為等各種狀況」
的原因之一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運本身會自帶一部分的混亂(彈性/自由),而能夠管理並把風險(激烈行為、暴力犯罪、恐慌或歇斯底里)降到最低(很難沒有,但可以盡量做到),是一個平安活動的要求,而同時,某些暴力抗爭手段也可能是一種對抗當權者的展示表演、或是讓民眾宣洩不滿,而被默許或鼓勵。社運的混亂與暴力抗爭手段也會隨著不同社會文化而有地方差異,法國農民潑牛奶、台灣農民丟雞蛋,大概是這個...呃風味差異
報告,我看新聞都有說,法國還有燒車、爆玻璃如此有攻擊性法國味十足的行動(舉手)
kellerlin
2 years ago
distresslife: 翻了一輪他們的社運史.....好像燒車爆玻璃是法國社運的傳統風味,好像不這麼做會渾身不對勁沒辦法被當作這個社運很認真要逼宮政府踹共的意思
kellerlin
2 years ago
台灣風味的就是......中下階層民眾草根型的爛掉農產品大餐、用油漆幫你外牆變成傑克遜·波洛克風格、幹你開基祖的棺材攻城搥、跟狂灑不用錢的冥紙刮刮樂;另一邊是文青和平裡性非暴力的快閃行動劇、音樂會、老師上台念經與苦行僧體驗營......
kellerlin
2 years ago
如果研究社會運動,是真的有非常多東西可以探討,就算這一整串抄課本的知識都懂了,恐怕還是要去親身參與許許多多的社會運動、比方從動物保育、環保、生態平衡等自然面出發,或是從社區營造、媽媽班、在地廚房、守望相助隊、文化保存等地方關懷出發,或是勞工權益、產業工會、職業公會、農民權益等政治經濟出發,或是對於政黨政策、國家經貿、社會福利、醫療保健等政策法條的政治關懷,又或是消費者權利、食品安全、商標版權、社會企業等經濟資本面向的權益......(腦汁沒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到目前為止,也應該還沒有什麼解釋或理論能夠完全定義社運,但,有了這些基本知識,最起碼對於遇到社會活動、參與社會活動,不會再那麼厭煩與不爽了......畢竟我們就活在社運蓬勃發展、打壓也沒有那麼嚴重的當代(現在)台灣,也要多認識自己不是嗎?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串沒有講到的,社會運動對社會的影響力
社會運動有什麼影響力?
kellerlin
2 years ago
發起與參與社會運動的人在想什麼?
台灣的社會運動與公民參與 | 地球公民基金會
靄-ailin
2 years ago
「舉手問」法國公民教育有社會運動這一環,不知台灣的台灣公民教育有沒有開始,或者相近的東西?
kellerlin
2 years ago
ailinhuang: 我不在教育現場,所以我也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對噗起...
上面的連結劉璦瑜他有一些自省,他注意到這樣的課程要嘛很少、要嘛沒有。
而我自己的參與都是同儕影響、自己跑校外活動才多少對社會運動有參與與關注
嗯,好像都跟學校課本沒啥關係呢
靄-ailin
2 years ago
謝謝你回答~
kellerlin
2 years ago
ailinhuang: 不會XD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進階:研究社會運動的問題與研究能夠反映或回饋社會嗎?
https://www.thenewslens....
kellerlin
2 years ago
這篇有解釋2000年後,政黨輪替導致社運變少、2008年後網路與行動通訊設備(只會型智慧型手機)對社會運動的影響,大概可以替這噗沒講到的結構與社會研究發展補上時間脈絡
(也提到近年動物權的運動聲勢壓過人權或勞權運動聲勢的現象,到現在仍然沒有比較好的解釋)
kellerlin
2 years ago
不過文中就是社會學本科的戰場,大量的穿插與使用的特殊詞彙並不是為了要裝高級耍中二,而是社會學專有名詞(註釋會寫滿好幾頁的那種),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用google查查看,保證你本來大概看懂的部分會更看不懂(哼哈哈哈)
先醬
kellerlin
2 years ago
補充個
如果掌權者比一般民眾都更了解社會運動怎麼發生怎麼做,那他會怎麼回應社會運動呢?面對很懂社會運動的掌權者,民眾又該如何抗爭呢?
社會運動的參與動員都需要時間跟金錢,如果大家忙著賺錢、大家太窮不能參加,那社會運動還會號召得到人嗎?
kellerlin
2 years ago
補:香港的社會運動項目(不完整,完整的時序與參與人之間的關係要去看研究)
Category:香港社會運動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kellerlin
2 years ago
- - - - 分 - - - - 隔 - - - - 線 - - - -
kellerlin
2 years ago
看到那個香港漫畫,然後有人酸香港人為什麼不革命,是「奴性太強」、「活該」……嗯……如果社會學理論的解釋不能說服你為什麼社會運動不走向革命型態,那這裡用社運實踐(實際運作)的方式來講一下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運是有組織、計劃、目標的一群人的集體行動
所以我會問
1.這場社運的目標,意在「推翻既有政權、重建新的社會體制」(≈革命)嗎?
2.這場社運的任何計劃:包含抗爭手段、表達方式、宣傳、召集群眾,都是為了革命嗎?
3.這群人的組織,是為了革命而成立或運作的嗎?
4.這個組織、計劃、目標,所發起的集體行動,能被客觀稱為革命(推翻既有政權、重建新的社會體制)嗎?
5.這個社運的行動,是以革命為手段還是以革命為目標?(牽涉到該組織是否提出革命之後重建社會體制的想像與規劃)
kellerlin
2 years ago
如果都沒有,那你喊「為什麼不革命」是在喊三小?別人是欠演革命烈士給你看嗎?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社運升溫、提升抗議層級、逼迫政府重視……講得很好聽,對社運團隊/組織單位來說,延長社運的時間,第一件事要考量的就是「資源」,不管是人力物力,成本是一分一秒隨著參與人數的增加在燒的,要怎麼拉到足夠資源繼續撐下去,是實務上很重要的一環
kellerlin
2 years ago
資源動員論有個很核心的關懷,指出「沒有資源,沒有社運」,所以才重視外在資源的挹注與民眾贊助或捐獻很重要,但同時,也會被出資贊助者控制,造成內部議題轉向或分裂……在實務上,只要抹黑出資者、說是外國勢力干涉、外國人操弄的社會行動,就可以把社運黑掉了(北七的是還有人信這套說法,以為社運是朝聖苦行僧,大家舉辦遊行都在做仙)
kellerlin
2 years ago
如果沒有做好資源上的準備、沒有多方考量延長參與者在現場的成本,那這個社會運動就很難成功、甚至聚不起來。人不可能一直被號召、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原地,人會累會餓會排泄會受傷會害怕、要吃飯休息如廁治療安撫、也要要心靈上的歸屬與肯定,這些在社運現場,都要考量到,並且運用資源來讓人平安的回去,讓人有機會再度參與下一次社運
kellerlin
2 years ago
所以支持激烈抗爭的人,很有可能不了解,在這麼大場合、這麼多人的情況下、沒有計劃的升溫抗議活動,會變成什麼樣的結果……想溫和抗爭的人會不會就此不參加?不懂狀況的人會不會害怕?暴力抗爭的人有沒有安排法律資源?怎樣抗爭才能把傷害降到最低?參與民眾要怎樣躲避預防阻止暴力衝突?如果警方動武要怎麼保護自己怎麼逃到安全地方?遇到惡意挑釁的人要怎麼召集糾察隊隔開彼此?等等等
kellerlin
2 years ago
「從定義來說,群眾聚集、群眾恐慌、大眾歇斯底里、群眾謠言、暴民行為,都不能算『社會運動』;但實際上,『社會運動』的過程中,卻有可能經歷或出現群眾聚集、群眾恐慌、大眾歇斯底里、群眾謠言、暴民行為等各種狀況
各種狀況都是社運團隊/組織必須處理的,也變成是他們的責任
kellerlin
2 years ago
有看到香港的網友,很生氣的表示「說要暴力抗爭的人,難道是希望給政府藉口抓人嗎?!」是這個意思,因為香港司法已經整個傾斜、漸漸缺乏獨立性,把佔中、學運、雨傘革命等不同的社運召集人與主導者判刑……這時候這個狀況,反而要避免被收割,想辦法留下更多人才對,而不是,鼓勵別人當烈士……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有很多手段,有沒有效要看他的對象是什麼、以及想要達成什麼效果。如果是要民眾感到同情跟喚起注意,最極端的是圖博(西藏)的僧人學子自焚抗議、新疆火燒車自殺衝撞,民眾絕對會感受到什麼不甘心的烈士情懷,但中共是真的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不痛不癢);如果是要該政權真的會痛的,勢必要在經濟跟政治上有所損失才行,所以社運能動員罷工罷市,才會獲得政府反應(不管正面負面),但生活機能幾乎停擺,民眾反而會肚爛的要死甚至討厭社運(而不管是不是替自己爭取權益)
kellerlin
2 years ago
訴諸基進(激烈而根本的)手段,無論是個體的犧牲或是群體的革命,或許讓人熱血沸騰,然而,革命或犧牲之後,有沒有達到效果、有沒有達成目標,還是被抹黑成神經病或扭曲成恐怖份子,都是行動前,要考量的重點
kellerlin
2 years ago
如果所在的社會氛圍、政治逼迫,都服膺於「作亂者活該被打」的想法,那不是去符合這種既定印象,而是反過來聲張「沒有作亂仍被打」才能激起民眾反思或憤怒……所以在抗爭現場才會有「誰無辜」、「誰先動手打人」的質疑與爭執、抹黑
如果「不管作不作亂都會被打」,那只能躲了,這已經沒道理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講到這邊,也許會有人感受到我在否定激烈抗爭……我先承認,自殺攻擊或自焚我最反對,極權政府根本不鳥你(反而趁機抹黑),然後社運團隊人都不夠了,少了你會很難過的(物理&心理),想辦法活下來會比較能夠達成目標啊……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kellerlin
2 years ago
至於暴力抗爭……回歸上面講的:你的計劃呢?目標呢?你的組織是啥呢?
連卡通動畫裡的角色都會畫藍圖跟小朋友講解他要怎樣怎樣執行任務,社運現場的你要領導一群人暴力抗爭,總也要有個譜(計劃、目標)才能指揮大家或說服大家吧?不然,你跟暴民(mobs)有啥兩樣
kellerlin
2 years ago
沒有計劃跟經驗、不懂得蒐證跟法律知識、沒有醫療能力或通訊器材,被揍被傷害被抓走也沒辦法幫助自己與別人脫離困境或險境,在那邊鍵盤烈士發言……不,現場的人都不是特種部隊,你跟我也不是,暴力抗爭中我們受傷被抓了只會成為別人的累贅,認清現實好嗎-
kellerlin
2 years ago
清場或激烈抗爭的社運現場可是超亂的……連在旁邊要做記錄的人都很崩潰搞不懂發生什麼事、一定要跟夥伴或別人互相交換情報才能有一點點確認現況,更遑論有效率的抗爭了,如果現場的大家都很有紀律(受過訓練)才應該怕吧……
先醬
kellerlin
2 years ago
- - - - - - 分 - - - - 隔 - - - - 線 - - - - - -
kellerlin
2 years ago
如果要看到社會運動,但是卻又猶豫不決要不要參加,這邊分享一些個人的判斷標準供參考,你可以改成你自己的版本
kellerlin
2 years ago
1.這個社會運動的訴求與現場狀況,有沒有很嚴重或很緊急(迫在眉睫的生命安危或身體已經受傷)?
如果現場人很少,而且參與者正在面臨攻擊或是生命危機,那必須就近過去當人牆或是想辦法把受傷者帶離危險現場、以及跟受傷或疲憊的人暫時搭班與換班,人很多的現場也需要分工跟自發輪班,所以緊急跟衝突的場合,會比一般社運更需要人力。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2.這個社會運動有沒有需要人數、或需要自己專業知識與能力幫助的地方
社會運動現場的參與者五湖四海、狀況五花八門,有時候是靠不同領域或行業的人來解釋或說服自己人繼續留下來、用另一個角度解決問題、分享專業知識,緊急時提供不同資源管道與助人傳達訊息,都有助於社會運動的運行。這也是社會運動本質上不會去設想參與者必須要(完全)理解社運才能參加的原因之一:就算不是工作人員,每個人的(工作)專業或能力,都能幫上忙
kellerlin
2 years ago
(飯先)
kellerlin
2 years ago
(回來)
kellerlin
2 years ago
3.這個社會運動的訴求、手段與目標是什麼?有沒有跟我切身相關?能不能說服我參加?
訴求、手段與目標如果切身相關,通常是參與社會運動的最大動力,但當社會運動的訴求手段與目標跟自己設想的不同,在排除1.2.的考量後,不妨思考這次的社運行動跟同類型的社運差在哪裡?這次行動或這一系列運動的脈絡跟因果關係跟預期效果在哪裡?也有助於評估自己參與或支持的結果。如果評估後認為效果≧0,那參加又何妨,不管專業如何,都能幫上忙
kellerlin
2 years ago
4.這個社會運動的發起者、召集人、主要負責人、主要團體,是不是跟我有關?我喜不喜歡他/她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很多時候,社運是靠菁英領袖/知識份子/名人偶像/工商大老的名氣,才能號召這麼多人來參與行動,也‧就‧是‧說因為人情(老師老闆要大家來)跟偶像(景仰老師教授名人或政治明星)而來參加社運的,這也是參加社會運動在長輩間常被認為是「某某迷(粉絲)」、「洗腦」、「煽動」、「走路工」的原因之一。若因為喜歡某個人而參加,剛好能夠幫助社會運動推廣訴求或改善社會體制,就剛好是順水推舟;反過來說,如果喜好改變了或是喜歡的人不參加或抵制社會運動,你還願意去支持原本的社會運動嗎?
kellerlin
2 years ago
5.參與這個社會運動需要多少資源?而自己能夠付出多少時間、體力、多少錢、多少人、多少軟硬體在這次的行動上?能不能負擔?能負擔多少?
社會運動很重視人到現場,因為要花錢花時間放棄原本的工作學業或是做生意的機會,來到當下支援陌生人/朋友,這些機會成本的犧牲,對現場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強的信念、也是一種鼓舞與鼓勵。然而支持不見得是一定要到現場,分享資訊、說服朋友支持或是捐贈金錢物資給團隊,也是無形中犧牲時間或金錢幫助社運的方法之一。從上面抄課本的知識可知,「表態支持」就是一個簡單的社運行動喔
kellerlin
2 years ago
以上只是個人在參與社會運動的一些判斷準則,之所以把迫在眉睫的生命安危(緊急、嚴重)放在第一位,是因為助人學科出身的關懷使然,參與運動時重視參與者的安全更甚於運動目的,「人要活下來才有持續參與社會運動的動能」、「社運就是在(跟政府/企業)比氣長」,故該順位是我個人經驗的考量,不一定是其他專業領域的必然,每個人都可以依據自己的狀況跟能力,產生一套自己的判斷標準
kellerlin
2 years ago
如果思考這五項判斷,確認自己不想要參加,可以把這五項反過來委婉的說明自己的虞慮:
5.我目前沒有資源時間參加,但我不會反對或阻止別人參加
4.我不是很支持所在團體/發起人,我可能會比較支持類似的其他人辦的活動
3.我對這次的活動訴求、手段與目標有疑慮,我沒有被說服,我比較支持他們哪一次的活動、我會支持他們下一次別的活動
kellerlin
2 years ago
不在現場或是離場時,遇到為什麼不(繼續)參加的質疑
2.我發現他們需要的人手夠了、有比我厲害的人在,累的時候我再去接班、我正待命中
1.如果有緊急狀況這邊可以支援、目前正在待命中、這邊正在用別的方式分散對方資源與注意力、受傷或壓力大需要換班與休息
kellerlin
2 years ago
其實這些理由都很正常,請不要怕說出來,所謂不正常的,反而是拿這些理由酸人「就是有你這種人這次的行動才失敗」、「沒有跟某某某社運一樣才不能叫成功」、等風涼話來修理自己人,無疑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這觀點老實說也不少見......每次看到這種言論都會認為他們是不是把社運當成運動會或花車遊行啊
kellerlin
2 years ago
社會運動其實變化很快,普通遊行或是讀書會也有可能會遇到暴力鎮壓或武裝清場,而長時間的社會運動就更需要細水長流地經營與定期舉辦。發起者跟參與者也是人類,有自己的想法與考量,隨著環境與現況的變動,彼此都是互相在試探、調整行動與反省自己的原則,有期待的參與、也有失望的離開,這都很常見。從團體的角度來看,人家願意支持與加入就要感恩,人家不願意支持或離開要反省自己,而不是氣急敗壞的說其他人無情無義、不懂得顧全大局......罵成這樣人家也不會回來的啦
kellerlin
2 years ago
至於沒有想要參加,卻在場外嘴「社會運動無用論」的,就,給他一本歷史課本,然後問他,史上留名的社會運動(工運、勞運、原運、或甚至革命),當時的社會在運動發生前後有沒有改變,以及,變好跟變壞的比例差多少,如果他還是主張全部都是壞的、對社會沒有任何貢獻,那建議把他放生,等社會事件給他震撼即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