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erlin
2 years ago
[囧]要是不能理解最近一連串中國/中國大陸/大陸/隔壁/對岸/左岸/人民幣地區的人對於外國施壓的想法與反應,我通常會拿起《阿Q正傳》再讀一遍......
(然後就變成這種表情)
latest #37
kellerlin
2 years ago
全文在這裡,等下引用時就不附頁數出處囉(喂)
阿Q正傳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kellerlin
2 years ago
→遇到貿易戰,說自己被欺負
「阿Q在形式上打敗了,被人揪住黃辮子,在壁上碰了四五個響頭,閒人這纔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阿Q站了一刻,心裏想,『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於是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
-ω-∩)(*扶額
2 years ago
阿Q正傳放到現在依舊適用
fhrop450215
2 years ago
魯迅真的了不起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yuku_black: 98年前(1921)的文章
kellerlin
2 years ago
fhrop450215: 每次重讀都看得很難過(各種意義上)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繼續
→被別人婊鑽漏洞等錯誤,就自賤「我就是鑽漏洞又怎樣,反正你不能像我當第一個自賤承認錯誤的人,你算個毛」
「雖然是蟲豸,閒人也並不放,仍舊在就近什麼地方給他碰了五六個響頭,這纔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以為阿Q這回可遭了瘟。然而不到十秒鐘,阿Q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覺得他是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除了『自輕自賤』不算外,餘下的就是『第一個』。狀元不也是『第一個』麼?『你算是什麼東西』呢!?」
kellerlin
2 years ago
→遇到財政困窘,營收蒸發,先割韭菜自己人來轉敗為勝(?)
「很白很亮的一堆洋錢!而且是他的——現在不見了!...他這回纔有些感到失敗的苦痛了。」
「但他立刻轉敗為勝了。他擎起右手,用力的在自己臉上連打了兩個嘴巴,熱剌剌的有些痛;打完之後,便心平氣和起來,似乎打的是自己,被打的是別一個自己,不久也就彷彿是自己打了別個一般,——雖然還有些熱剌剌,——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躺下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對於女性的態度:心情不好就欺負或意淫單身女性、認為女人生後代才不會不孝、同時認為女人拖累男人害男人幫不成當聖賢、又覺得女人都愛勾引男人只是表面假正經
kellerlin
2 years ago
〈第三章 續優勝記略〉:簡言之,阿Q嘲諷別人反被揍,調戲與此事完全不相干尼姑來「報讐(仇)」
kellerlin
2 years ago
〈第四章 戀愛的悲劇〉
「他想:不錯,應該有一個女人,斷子絕孫便沒有人供一碗飯,……應該有一個女人。夫『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而『若敖之鬼餒而』,也是一件人生的大哀,所以他那思想,其實是樣樣合於聖經賢傳的」
「中國的男人,本來大半都可以做聖賢,可惜全被女人毀掉了。商是妲己鬧亡的;周是褒姒弄壞的;秦……雖然史無明文,我們也假定他因為女人,大約未必十分錯;而董卓可是的確給貂蟬害死了。」
「他對於以為『一定想引誘野男人』的女人,時常留心看,然而伊並不對他笑。他對於和他講話的女人,也時常留心聽,然而伊又並不提起關於什麼勾當的話來。哦,這也是女人可惡之一節:伊們全都要裝『假正經』的。」
kellerlin
2 years ago
......(回頭看一些網路上有關性別爭議的發言)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無法理解、或是聯想到性騷擾或性衝動的後果
「『我和你睏覺,我和你睏覺!』阿Q忽然搶上去,對伊跪下了。
「一剎時中很寂然。」
「『阿呀!』吳媽楞了一息,突然發抖,大叫著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後來帶哭了。」
(中略)
「少奶奶正拖著吳媽走出下房來,一面說:」
「『你到外面來,……不要躲在自己房裏想……』」
「『誰不知道你正經,……短見是萬萬尋不得的。』鄒七嫂也從旁說。」
「吳媽只是哭,夾些話,卻不甚聽得分明。」
kellerlin
2 years ago
「阿Q想:『哼,有趣,這小孤孀不知道鬧著什麼玩意兒了?』他想打聽,走近趙司晨的身邊。這時他猛然間看見趙大爺向他奔來,而且手裏捏著一支大竹槓。他看見這一支大竹槓,便猛然間悟到自己曾經被打,和這一場熱鬧似乎有點相關。他翻身便走,想逃回舂米場,不圖這支竹槓阻了他的去路,於是他又翻身便走,自然而然的走出後門,不多工夫,已在土穀祠內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去年2018府中搭訕事件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自己出包丟了工作,卻找接手這份單子的同業算帳
「阿Q愈覺得稀奇了。他想,這些人家向來少不了要幫忙,不至於現在忽然都無事,這總該有些蹊蹺在裏面了。他留心打聽,纔知道他們有事都去叫小Don。這小D,是一個窮小子,又瘦又乏,在阿Q的眼睛裏,位置是在王鬍之下的,誰料這小子竟謀了他的飯碗去。所以阿Q這一氣,更與平常不同,當氣憤憤的走著的時候,忽然將手一揚,唱道:『我手執鋼鞭將你打!……』」
kellerlin
2 years ago
→對「發大財」的看法與態度
〈第六章 從中興到末路〉:(懶得節錄細節自己看,事件揭發前後,各人態度轉變很精彩的)
kellerlin
2 years ago
→對政策、管制、或是他人遇事(災禍)的態度
「他第二次進了柵欄,倒也並不十分懊惱。他以為人生天地之間,大約本來有時要抓進抓出,有時要在紙上畫圓圈的
「但他突然覺到了:這豈不是去殺頭麼?他一急,兩眼發黑,耳朵裏喤的一聲,似乎發昏了。然而他又沒有全發昏,有時雖然著急,有時卻也泰然;他意思之間,似乎覺得人生天地間,大約本來有時也未免要殺頭的。」
「他不知道這是在遊街,在示眾。但即使知道也一樣,他不過便以為人生天地間,大約本來有時也未免要遊街要示眾罷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對於網路文學或寫作的限制與抓人入獄等事件
「至於輿論,在未莊是無異議,自然都說阿Q壞,被槍斃便是他的壞的證據:不壞又何至於被槍斃呢?而城裏的輿論卻不佳,他們多半不滿足,以為槍斃並無殺頭這般好看;而且那是怎樣的一個可笑的死囚呵,遊了那麼久的街,竟沒有唱一句戲:他們白跟一趟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唯一沒引用或對應的兩個章節〈第七章 革命〉、〈第八章 不准革命〉,嗯,等得到嗎......
狼狗傑
2 years ago
魯迅在上海死得早真是他的福氣不然毛澤東不會讓他好死
kellerlin
2 years ago
JimHawkins: 歷史沒有如果,過世就過世了,我不隨意評價福不福氣
kellerlin
2 years ago
總之,小時候不懂,看了《阿Q正傳》會認為阿Q是不是神經病啊?長大後才知道,如果人生長在這一套環境中,那他勢必要發展出這一套精神勝利法來讓自己「永遠得意」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文中也說「這或者也是中國精神文明冠於全球的一個證據了。」(←超酸),但卻很貼切,「永遠都想要贏/絕不認輸」的扭曲版本,大概就是「不管怎樣都是你的問題所以我還是贏的/那根本不能叫輸所以我沒輸」,然後對於自己做錯事的記憶只有三秒...所以跟他爭輸贏沒有意義,畢竟思考已經完全扭曲成自己一定贏的狀態,直接不理他/往死裡打/看好戲,就漸漸變成對付阿Q的尋常手段
kellerlin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因此,遇到中國/中國大陸/大陸/隔壁/對岸/左岸/人民幣地區的人對事情的反應,我們彼此 間有多少阿Q心態,或是,我們就是阿Q、小D,互相扯著對方的辮子,互相罵對方「記著罷,媽媽的……」,但根本就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kellerlin
2 years ago
多讀一些這種文學之後,要是有人說台灣社會很進步......我...
꧁雪球꧂
2 years ago
現學一下,笑你們活該啦
狼狗傑
2 years ago
劉仲敬訪談 021 @ 20190123 論羅馬與迦太基,論馬克思主義的起源。
今年初老劉氓才把馬克思與魯迅加李敖一起酸了遍,中國共產黨引入馬克思主義變金科玉律,中國人就變得更可憐了(
然後原來李敖與魯迅幾乎沒有距離,台灣人也跟中國人有一樣的劣根性,只是沒有一個共產黨來加強我們的劣根性
BGs
2 years ago
@Chevalier31072017 - #東亞史有部分想法可以和這篇的呼應
BGs
2 years ago
Re: [問卦] 中國歷史為何要承認元朝的地位? - Gossiping板 - Disp BBS例如這篇也有提到魯迅(不過對於文法的論述被不少人反駁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JimHawkins: 他把馬克思(學說)跟馬克思主義混在一起講……不過謝謝推薦不同觀點
kellerlin
2 years ago
bernardily: 那篇文章對於語言學的糾正反而比較精彩XD
꧁雪球꧂
2 years ago
語言那篇我快笑死了XDDD
kellerlin
2 years ago
a30841: 根本給人打尬咪咪冒冒
狼狗傑
2 years ago
a30841: kellerlin: 語言學家早就認證北京話是世界上最含混的語言(O
所以魯迅從中國課本被拿掉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yooo1238: 一說是以前因為政治因素放太多,現在則解釋為「退流行」(實際上不得而知)
BTW,他們解釋魯迅跟其作品的方式,跟台灣(學術界)差很多……要是以政治服務的方式來解讀魯迅,在台灣只會得到這種反應 ,因為這大概是僅屬於中國/中國大陸/大陸/隔壁/對岸/左岸/人民幣地區的集體記憶--被拿來為政治宣傳服務,基本違反了魯迅對於批評社會的本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