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erlin
2 years ago
[黑]人生中有很多時候,我們會說服自己:「不管笑話多惡毒,它只是個笑話」
若不這麼騙自己去區分惡言惡語跟人的品性沒有太大關聯,我們將再也無法相信人類有什麼善良的地方,然後相信不會報復回去是自己的善良,而導致自己跟人群與社會永恆的疏離與痛苦
親愛的,惡意的言語也是惡意,它從來都不是說錯話這麼簡單
直至今日:反霸凌詩篇To This Day Project - Shane Koyczan
kellerlin
2 years ago
[黑]當這些惡毒的笑話是從前輩、長輩、血親、重要他人口中說出來的時候,不信任感跟崩潰感會更重吧?聽到長輩(們)說出「生女兒就是給人幹」、「▲國的小孩是不是被□國幹過,才會這麼優秀」的時候,國小的我默默的在心裡打了個勾「是的,他們就是會這樣想的這種人」,以及「他們這輩子不可能改了」
kellerlin
2 years ago
[黑]或許仗著小朋友聽不懂而高談闊論,但兒童一定感受得到惡意,那個明明看著蘿莉在同桌用餐,仍然講著教訓妻小、性羞辱的話題,並當成是自己群體的豐功偉業、甚至不分男女……讓記憶力很好的小朋友在出席每次聚餐都身處地獄
kellerlin
2 years ago
[黑]也許有人會覺得「那只是個笑話」,但笑話開久了,就是會混淆真實與假話的界限,直到發生意外或真的遇到騷擾、欺負、恐嚇殺人,還是會有人當成笑話,真假敘述的崩潰就是這麼運作的……以至於一聽到這些「笑話」,立刻會讓人繃起神經,誰知道會不會連受到傷害的求救訊息都被當成「笑話」呢?
kellerlin
2 years ago
[黑]指出惡意的言語,讓它現形、讓它再也不能用說錯話來掩蓋自己,讓大家知道,這句話是錯的、也必須是錯的。不然,我們必須面臨更難堪的指涉,那就是說話的人,很可能就是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