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內底揣趣味(生活中找樂趣) says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latest #22
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1.Spike Lee遲到30年的奧斯卡入圍

女性導演再度缺席奧斯卡最佳導演入圍名單,黑人導演則有《BlacKkKlansman 黑色黨徒》的Spike Lee當代表。Spike Lee 32歲就拍出了《Do the Right Thing 為所應為》,卻在61歲才迎來人生第一次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許多人仍為他30年前輸給《Driving Miss Daisy 溫馨接送情》忿忿不平,但他本人倒是已經看開:“Who’s watching that film now? So, I’m at peace with it.”
DeFranco團隊做了一個介紹頒獎季與奧斯卡提名與獲獎的影片,我覺得很深入淺出的說明了「為何大家不需要對奧斯卡太認真」XD 於是來大略翻譯一下:
每個頒獎季入圍作品背後是龐大的競選團隊與資金投入,這是好萊塢每年最大的遊戲。競選並不是在影片獲得提名後開始的,而是像政治選舉一樣,由各陣營(電影公司)選出有機會當選(獲獎)的選手並為它們進行競選宣傳
也就是說,每年奧斯卡選出的入圍者並不是由電影學院挑選的,而是由電影公司主導後提供的選擇。由電影公司告訴學院、全世界哪些作品值得拿獎
至於哪些電影能被作為競選者呢?電影公司們在挑選自家選手上做了充分的研究,主要是依據各年代潮流。科幻電影與恐怖電影在過去奧斯卡歷史上只有三部作品得過獎,也就是沈默的羔羊、魔戒3、水底情深。由於投資報酬率低,科幻電影跟恐怖電影多半不是電影公司全力投入參選的對象
而根據年代潮流,70年代流行犯罪、黑金交易電影、80年代後流行發生在遙遠地方的大時代電影(神鬼戰士、鐵達尼號這些),而過去十年流行由獨立電影公司製作的小成本電影 (當然這些獨立電影背後還是有大公司幫忙運作)
而今年像是開始轉風向,受大眾喜愛的電影獲得比較多的競選經費。像是A Star Is Born、波希米亞狂想曲、黑豹這些電影(我覺得這是因為這幾年奧斯卡收視率每況愈下想要製造話題...XD
籌備競選需要的有:廣告、看板、Screener(專門給有投票權的影視協會從業員的DVD)、有明星親自出席宣傳拉票的放映會。競選經費平均是3百萬到一千萬美金,而今年Netflix已經為羅馬投入了兩千萬美金的競選費
公關團隊在整個競選過程扮演最重要的角色,除了組織所有的宣傳品、宣傳活動,還會策動所謂的「抹黑流言」宣傳策略。例如去年水底情深在頒獎季最後階段被人指稱抄襲,雖然最後證明空穴來風也沒有影響獲獎,但影史上受流言攻擊而重傷的作品不在少數
像是幾年前由Jessica Chastain主演的Zero Dark 30,在頒獎季期間被指稱由於電影中關於逮捕賓拉登與美軍虐囚的部分描寫過於具體,遭到CIA調查是否有美軍單位對電影團隊洩密,各種報導讓電影提前無緣最佳影片。各種名人傳記影片也會有不尊重史實等負面耳語,諸如此類。公關團隊會專門雇用人在圈內放消息製造負面印象
而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投票方式也跟其他入圍項目不同,過於複雜的投票方式為人詬病。奧斯卡每年有9-10部電影入圍,投票者依喜好順序排列名次,如果有部作品能獲得半數以上的第一名,會直接獲獎,但這樣的情況很少發生。
在沒有影片過半得票率的情況下,最低票數的電影會被淘汰直到出現冠軍為止。以去年的奧斯卡為例,如果投票者心中排名第一的「意外」,在開票時得票率最低,這位投票者投給「意外」的票就會加到他的第二選擇「敦克爾克」上。重新計票後若還是沒有過半數得票率的作品出現,最後一名作品的票又會再次被重新分配,直到淘汰到最後出現冠軍為止
許多批評者認為這樣的系統與其說是在選「最佳電影」不如說在選「最不討厭的電影」,也會讓有心人操作選舉,利用排名順位將他們心中有競爭力的對手放在最後一名,藉此淘汰對手
影片大約就講到這裡,下面連結有很多相關報導可以參考
=引用結束=
生活內底揣趣味(生活中找樂趣) says
2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轉留言] 不好意思插樓但也想來推薦一下這個影片,講到Harvey Weinstein 和現在操作奧斯卡競選的手法。
Harvey Weinstein and the Oscars: How Gwyneth and Sha...#MeTo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