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erlin
3 years ago
[感想]
1.這是接近犯罪的「欺負」,只是被「嘲諷」掩蓋,而且沒人先關注到女性受害者的身心狀況
2.風向就像騎馬打仗,你不拔別人的旗別人會來拔你,還想站在中間裝中立就是等著被輾過去
3.斥責受害者的文字空間,就是佔據了原本應該批判加害者的文字空間
4.主持正義、幫助人本身有時會付出代價,包含受到人身安全威脅、性騷擾、家屬與親友被肉搜、或是職場霸凌與失業
5.在某些圈子裡,「砍她的頭」、「交往後分屍」是很幽默、很好笑的言論
latest #57
贊同噗主!我覺得這些都寫中我的感想
第五點真的超雞皮疙瘩……看到截圖的時候覺得很冷(。
點點:
3 years ago
第五點.....講出這種話還笑得出來的,還能算稱作是人類嗎....
第四點真的是很過分...第五點-傷人不是個笑話,無論怎麼表達
kellerlin
3 years ago
catmeow405: 這件事是敘述愈簡潔就愈驚悚...
2和4放在一起看就很討厭了
支持正義有危險,維持中立又會被輾…
kellerlin
3 years ago
k153183: pmxi: 是的,這是人類會做的事,但同時,這也只是人類多面向中的一種而已
我們必須接受這樣的風氣在某個圈子是存在的,然後我們才能說,「我不是」,而且,表明「我不想成為這樣的人」、「我不想要待在這種圈子」、「你們不停止就換我走」,才有瓦解這種風氣與圈子的可能...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enfihu: 第四點是助人專業為什麼要組織團體機構、立法保障的原因之一
第五點,嗯,有一種類別比「幸災樂禍」更兇猛,也就是「黑色笑話/病態幽默」的範疇,心理學也有一些研究:
雖然不太想引泛科學打書不過還是可以看看摘要
幽默不太受歡迎?從研究來看黑色幽默——《笑的科學...
z1022001: 但同時2跟4就是現實且並存的,男女都是,每個人都會面對這個議題,也會為此感到痛苦。
但我認為這才是人類都應該努力的地方,你我都是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z1022001: 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傾向不表態再被罵袖手旁觀的原因之一......我們應該要創造一個表態不會被車過去、主持正義幫助人的時候「不會被人身安全威脅、性騷擾、家屬與親友被肉搜、或是職場霸凌與失業」的社會(生活環境)。廣義社會福利(福祉)的目標之一就是「安全的生活環境」然後我們才能說,這社會「進步」了(哪怕只是一點點)
kellerlin
3 years ago
- - - - - - 拉 - - - - - - 線 - - - - - -
kellerlin
3 years ago
來講一些助人專業聽到的感想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1.許多受害者通常是孤零零的受害,也就是除了加害者,現場沒有人、或是有人卻不願意伸出援手,這會深深烙印在受害者心理,在日常生活與夢裡不斷的重複「沒有人要來救我」的畫面,會讓受害者幾乎好一陣子活在無間地獄裡
kellerlin
3 years ago
所以,面對受害的現場,任何一個人只要伸出援手、或是表示出「我可以幫你」、「我正在幫你,你撐著」的任何態度,就有機會把受害者拉出人間地獄,告訴他還是可以對人性懷有希望,幫助人取回對社會的信賴是可以像黑白棋一樣整排翻盤的,但首先,你得先把白棋放下去
kellerlin
3 years ago
2.有些人不表態或是不作為,有可能是基於「聽懂、意識到存在與重要與否、有無行動意願」有差,所以有機會成為隊友而非敵人,然而,在社會的權力結構中,往往是因為「害怕被施暴(暴力)」、「害怕不合群(團體壓力)」、「害怕無法融入某個高等社群文化(文化資本壓力)」等等,而不願意表態...簡言之,有些不表態不作為的人,本身也跟受害者一樣,受到來自加害者群體權力的壓迫,所以不敢做聲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因此,受壓迫者才需要團結,團結力量大、團結敢講話、團結才能對抗加害者群體權力的壓迫;也因此,可以不表態,但不能不團結(你可以不講話,但是要有具體行動),唯有先承認自己受到壓迫,並且選擇跟受壓迫者站在一起,你才有機會可以做聲,否則就是被各個擊破的份,畢竟加害者群體權力的壓迫通常是包含法律與經濟優勢的呢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3.一個人面對議題之所以無法容忍地爆炸,往往來自於日常頻繁瑣類似經驗的累積,而這些瑣碎的事情不見得都是同一位加害者所造成,但是都作用在同一位受害者身上。也就是有一個受害者在日常受到無數加害者的騷擾與攻擊,但如同上述,每次的受害者會被加害者得逞可能就是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這就是一般弱勢群體在當代生活的真實困境「每一個日常生活中的排斥與羞辱本身並不特別嚴重,可是它們加起來,就成為一種我們稱之為壓迫的沉重負擔。
https://images.plurk.com/4C2hOOtbT92vup5hpgkO.png
kellerlin
3 years ago
要打破這種排斥與羞辱的累加,就得了解是「誰」在對「誰」「做什麼」累加,並且「中斷那個人的行為」跟不斷的「幫受害者去除累加的東西」才會有用,這也是為什麼,受害者會暫時被安置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因為有時候,是一整個生活圈、生活環境在對少數群體做累加,改變需要有足夠的人力物力跟時間...而大部分的受害者連團結都沒時間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4.一些人對於議題上升到社會層面不以為然,甚至覺得被逼迫表態很不舒服,彷彿不講話自己是個壞人似的。雖然「覺得事不關己」在道德層面上有虞慮,但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是偏向個體主義的想法。個體主義在非行行為尚有道德自律的作用(也就是說,你至少不會去當加害者),然而「在改變社會上,主張個體錯誤的論點,可能比起主張經...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因為,有時候一個人不表態、不作為這件事,大家看到的卻是「不伸出援手」、「不敢講話」、「容忍加害者得逞」的這個客觀結果,你覺得受到壓迫的人、或是受害者有多少耐心或信心相信這個人是因為「聽懂、意識到存在與重要與否、有無行動意願」有差所以選擇當潛在的朋友,還是「害怕權勢、就算看到應該要伸出援手的現場也裝死、事後說不干我的事」呢?
kellerlin
3 years ago
...在社會巨觀角度來看,個體主義沒有辦法作為維持現狀的道德護身符,反而會成為縱容權力結構(壓迫者/加害者)的基石...因為,少一個人阻止加害者,迫害的力量就會更強嘛...當然簡單來說,這種言論之所以會集火,就是因為你躺在那邊什麼也沒做...
kellerlin
3 years ago
5.再來是,作惡的樣態、後果與加害者、受害者回歸正常生活的難處...我們往往假設作惡是直接暴力,如肉體的傷害或言語的傷害等等(刑事案件作為典型),但實際上還有一個類別是「惡作劇」,而這非常難纏,加害者並不帶有惡意(甚至,認為自己懷有善意),但有時惡作劇的結果往往對受害者造成身心嚴重傷害,甚至一輩子無法釋懷...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惡作劇」常常也是霸凌跟歧視行為的累加,透過「幸災樂禍」跟「黑色笑話」的增幅,而掩蓋了「欺負/壓迫/加害」的本質,變成了一種「好笑/好玩就好」的小圈圈文化,不斷的破壞受害者「對人性懷有希望」這件事,然後以排斥與羞辱的方式如「沒什麼大不了」、「這只是開玩笑」、「開不起玩笑喔」來反駁制止者,並以個體主義的觀點主張別人無權要求自己接受別人的價值觀
kellerlin
3 years ago
上面這一串,有在作教育的聽到應該會很...
kellerlin
3 years ago
我國小聽過最常見的是鉛筆插椅子、樓梯嚇人、偷放鐵捲門等,都是差點出人命的事情,然後奇怪的規矩跟保護設施就開始變多,目的雖說是為了減少惡作劇的空間,但實際上應該是「讓小朋友活著走出學校」才對...
kellerlin
3 years ago
小朋友(兒童)是真的不知道某些惡作劇的風險很高,但一時無心好玩或是善意(我只是想提醒他坐椅子下樓看鐵捲門要小心),付出的代價是直腸受傷、骨折、頭被壓爛死翹翹,對,好玩的後果最嚴重的是受害者的一條命,誰想得到呢?
鉛筆插椅子和偷放鐵捲門是怎樣……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人的成長過程中,往往會遇到很多「被惡作劇整」與「對別人惡作劇」的機會,甚至變本加厲的帶有情緒喜好(我討厭他)或是權力壓迫(我不做會被揍)或是來自小圈圈文化的壓力(不合群/不夠義氣),如果你遵照著上面的原則,你真的有機會救過很多受害者並打破這些「惡作劇」的迴圈
kellerlin
3 years ago
但如果不是,則加害者會不斷的學習精進,是的,加害者「惡作劇」的技巧本身會進化,他會往「肉體傷害最小(不會失去一條命)」、「娛樂化最大(「幸災樂禍」跟「黑色笑話」)」、「如何卸責(個體主義的觀點)」、「如何強化權力(小圈圈文化)」甚至,把「惡作劇」拿來賺錢......這一切,有時候甚至是在知道「破壞受害者『對人性懷有希望』這件事」的前提之下做出來的
kellerlin
3 years ago
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加害現場(而不論是不是真的),加害者的惡意多到滿出來還在咧嘴對你笑,還有人會覺得「無所謂」、「很好笑」、「幹麻認真」......
kellerlin
3 years ago
(飯先)
kellerlin
3 years ago
(回來)
kellerlin
3 years ago
惡作劇的後果,往往是以「破壞受害者『對人性懷有希望』這件事」為代價,也就是,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信賴(社會信賴)。回到之前的說明,具體的狀況就是受害者「在日常生活與夢裡不斷的重複『沒有人要來救我』的畫面,加上重複日常頻繁瑣類似經驗的累積,超出了一個人可以承受的壓力,所以當再次遇到類似事件與記憶時,不管多麼微小,受害者也會崩潰。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這並不是什麼受害者不夠努力,而是當他天天都極力維持在避免崩潰的邊緣,極力的透過不同的方法告訴自己要正常的活著,但往往加害者「惡作劇」的技巧不斷進化,而且風氣無孔不入的滲透到日常或娛樂時,某些事件的發生,就會成為超越受害者臨界值的那根稻草,這會再度召喚「沒有人要來救我」的痛苦經驗,而使得被害者因絕望而試圖登出人生
kellerlin
3 years ago
惡作劇的後果,輕一點的就是彼此人際關係的再檢討,但重一點的,對於受害者幾乎是一輩子的傷害。辦活動、跑企畫、做節目(??)的人多少理解謹慎處理「驚喜」活動的設計,是因為若沒有套好招、手段不正當、沒有得到當事人的認同、或是後續驚喜沒有做好,一瞬間就變成極惡質的「惡作劇」了...(這也是活動新手片面複製別人的企劃或模仿節目會犯的基本錯誤之一)
kellerlin
3 years ago
這就是加害者、受害者回歸正常生活的難處,一個惡作劇的發生,將會完全改變兩者彼此之間的人際關係、也會改變兩者對於社會信賴的想法與行為,幾乎不可能再回歸以前的相處模式了...並不是所有的加害者都能意識到這點,尤其當加害者與受害者不認識、又或是加害者展現加害現場給不特定、不認識的多數人時,災情就開始擴大了...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弱勢族群天天活在被嘲笑欺負的日常生活環境,要怎麼防範惡作劇降臨在身上但代價最重卻是一條命?如果弱勢族群幸運的躲過惡作劇而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有多少法律資源或是經濟能力能討回公道?有多少人願意伸出援手?如果伸出援手的人多是受到迫害、或是也是資源稀少的弱勢族群,那你有什麼好理由覺得非弱勢族群的自己不無辜呢?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這件事比想像中嚴重,而大部分的人是用直覺來反對這些事情,但從社會學或助人專業的層面仔細推敲,惡作劇會破壞社會信賴,只是輕重之差而已,偏偏這件事就是偏向災情慘重的那種......如果你現在不認真看待這件事,那要等到發生什麼你才會認真看待呢?
kellerlin
3 years ago
6.最後,來談談一般人可以怎麼面對這件事、怎麼阻止傷害、與從助人專業的角度來說怎麼阻止加害或幫助受害者等...從這這邊開始的論述,可能會比較令人不安、而且因為處理這種狀況需要一些專業知識,這意味整個過程不是很人性、甚至會犧牲情緒或正義來成就某些手段,可能會敘述到一些不正當的作法,請先將之當成一種論述的內容,而非指導方針,感恩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說到一般人可以怎麼面對這件事,第一件事可能就是先承認噗首那五點狀況都是真實的,也就是,「這社會上面對欺負(惡作劇)的反應就是這麼糟(不以為意)」,有些人完全不介意用「砍她的頭」、「交往後分屍」傷害別人、會約砲偷拍並欺負與傷害女性、不會制止現場或伸出援手、甚至覺得自己被罵很無辜,同時,一般人也請先接受「自己看到女性受害者被欺負之後幾乎沒辦法幫忙」這件事...
kellerlin
3 years ago
唯有接受這些事實,你才會開始感受到「為什麼受害者會崩潰」、「為什麼受害者得不到援助」,因為「這社會上面對欺負(惡作劇)的反應就是這麼糟(不以為意)」、而大部分的人「自己看到女性受害者被欺負之後幾乎沒辦法幫忙」,只有理解這件事是「普遍的日常」,才不會被「這只是個案(特例)」給迷惑(弱化犯罪也常常用這招削減單一案件所造成的恐慌)
kellerlin
3 years ago
當把事實(大家都不以為意)定義為問題(這需要解決)之後,接著就應開始分析這個案件的類別、立即性、嚴重性、誰參與、誰需要什麼幫助,手段上要阻止誰、阻止什麼、要怎麼阻止、想要達到什麼結果、以及自己能否處理、要怎麼處理、要處理到什麼程度等等等,但光是阻止的手段,就會出現合法與否跟道德爭議了......
kellerlin
3 years ago
照理來說,體制內的發聲(表態這件事不好)、公開呼籲(連署表態)、寄信反應給該單位、留下負評、檢舉下架、張貼走告惡劣事蹟,都還在合的範圍內,但實際上,對於阻止加害人繼續傷害受害者、或是阻止模仿犯、或是讓加害者受到懲罰與認錯,有些許作用,但顯然沒有想像的有效,因為他加害者既沒有賠償受害者什麼,也沒有付出任何資源來彌補社會信賴被破壞這件事...有時候甚至還洗了一波名聲呢...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合法不能解決,那就會換道德上場(又或者道德比法律先行)。一般人常誤認道德是善惡的定義,但道德在社會學的定義中,還包含善惡的規範,也就是,道德的「行動」包含「懲罰不道德的行為」這件事,加上道德跟風俗習慣也規定了「如何懲罰」的樣態,讓人們面對不道德的人事物執行懲罰不會過當,但同時又能滿足一般人對「善惡報償/天理公道」的心理回饋(信仰),這就是有時執法單位面對阻止「洗門風」、「跪廟口」、「恐嚇/偷打殺人犯」等行為較為消極的原因之一了...
我覺得這是一種扭曲的平衡 受害者與旁觀者和加害者 本身立場就都不同 加害者與旁觀者並沒有感受到受害者的感覺 所以才能如此 這就像是一種社會服從性的多數決暴力 用著那種可笑的藉口說服自己 阿 這很正常 每天都這樣的來掩蓋自己什麼都沒做也做不了並且是共犯的事實 無論是加害者還是旁觀者 所以我總是在想阿 事情簡單一點吧 不配當人的傢伙 就給他們一道很深的傷痕就可以了
kellerlin
3 years ago
ll733742: 所以該事件一副「懲罰不道德的行為」的口吻做出不道德的事情,一些人(包含我)的直覺反應就是學以前「應該約出來蓋布袋吊起來打一打然後丟大排」,或是「有種去對特種行業的小姐這樣玩看看包你吃慶記,臭俗辣!淦!」,用不道德來對付不道德,儘管非法,但真的很有效......可是這對社會信賴也絕對不是一種好方法,因為人治的道德(規範)會改變,會進化,也會反過來害到自己,只要人家有錢有權站在道德制高點,你就,GG惹...
#過往不道德手段請勿模仿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法治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去平衡人治的問題,也就是道德懲罰很有效,但不總是有效的,然而無法用法律去懲罰的,就會換道德懲罰上場...一般人總誤會「法律是道德的最底限」,其實很多時候法律會參考道德、並希望透過輕微的道德懲罰來阻止犯罪的發生,這時候,道德輿論的壓力就會變成相較於賞人家吃土豆芭樂(子彈手榴彈)、或是蓋布袋放水流還要來得好多了...綜觀解嚴前後那一陣子基於道德的不道德報復簡直是亂到有剩
#不道德手段請勿模仿
kellerlin
3 years ago
所以道德輿論有沒有效,(我認為)有,而且這樣的道德輿論還得夠多、夠集中、夠有力去讓其他人感到壓力,並且基於道德(壓力)不斷的讓無所謂的人成為隊友才行,前面說過,你得團結,不然無法面對加害者群體權力的壓迫通常是包含法律與經濟優勢呢...這就是輿論戰(騎馬打仗),要是自己的兵力輸人太多,你要怎麼打仗呢?
kellerlin
3 years ago
以這個(作戰/騎馬打仗)概念來看,助人專業者怎麼阻止加害或幫助受害者,就很像打一場艱難的戰爭:首先要有一組助人專業的小隊,要在最短的時間掌握受害者的狀態提供緊急救援,同時又要阻止加害者的攻擊並且尋求暫時的避難處,然後移動的時候還要找尋資源,並一直注意受害者的身心狀況有沒有變差,煉獄模式中還要面對單位資源不足與來自平民的自殺炸彈攻擊......
kellerlin
3 years ago
畢竟「主持正義、幫助人本身有時會付出代價,包含受到人身安全威脅、性騷擾、家屬與親友被肉搜、或是職場霸凌與失業」這也是為什麼助燃專業助人專業要組織團體機構、立法保障的原因之一,助人的方法與過程,通常就是跟擁有法律與經濟優勢的加害者群體對幹的呢...沒有機構與法律保障,社工、醫生、護理、警消等等等受到人身安全威脅、性騷擾、家屬與親友被肉搜、或是職場霸凌與失業的狀況恐怕只會更嚴重呢...當然並不表示有機構與法律保障之後就沒問題,機構就是加害者或是立法對加害者有利的狀況也是很常見的啦~
kellerlin
3 years ago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很不爽,「我只是想要幫助人,為什麼這麼困難」
kellerlin
3 years ago
不,親愛的,如果從來沒學過助人專業、也不去理解社會中加害者與受害者的樣態、甚至認為受害者只要告下去就好的人,才會覺得「幫助人很簡單」...
kellerlin
3 years ago
很多時候,就連助人專業者,可能都得被迫承認「自己看到女性受害者被欺負之後幾乎沒辦法幫忙」的狀況,因為,幫助人(準確的阻止加害人、讓加害者受到道德懲罰、加害者不會再犯或減低模仿效應、賠償補償受害者、讓受害者接受幫助或治療,幫助害者與觀者重拾社會信賴、大家一起回歸正常生活),真的是一件很困難、很困難,但是不得不做的事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如果我們不是助人專業者,那就自己作得到的作法,合理的範圍內發聲(表態這件事不好)、公開呼籲(連署表態)、寄信反應給該單位、留下負評、檢舉下架、張貼走告惡劣事蹟,或是運用道德輿論增加同盟,以及,用自身的專業不斷的表達觀點,並試圖傳達「我可以幫你」、「我正在幫你,你撐著」的任何態度,不要害怕不合群或尷尬去打斷/破壞惡作劇的每一個環節,才有那麼一點可能修復被破壞的社會信賴,以及,才有機會拯救可能會受到傷害的每一個人...
kellerlin
3 years ago
伸出手,你已經在救人與被救的路上了
kellerlin
3 years ago
(先醬)
5這已經沒有道德了,不把人當人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