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心得]
甲:「我聽不懂,所以我認為不存在或不重要,不需處理」
乙:「我聽不懂,但我意識到它的存在與重要,但我(現在)沒能力處理它」
丙:「我聽懂了,我知道它存在,可是我不覺得這有什麼重要、需要處理的」
丁:「我聽懂了,我理解這很重要,可是我(現在)無法處理它」
雖然從最終結果來看,甲乙丙丁都沒有付出行動,但其實從「聽懂、意識到存在與重要與否、有無行動意願」這三個程度來分類,說服的手段是不同的...而這四種人其實都有機會成為隊友而非敵人...
因為真正的敵人是「立場跟你相反,不管有無聽懂或重要性,卻有行動意願」的人
latest #15
kellerlin
3 years ago
[心得]雖然光是聽懂,就有教育程度、生活經驗、跨族群文化與歷史的落差了...隔行如隔山,有時候就算跟高學歷的長輩(不論男女)討論事情,還是要花一點時間解釋才有辦法讓長輩理解一般用語與社會學學術用語的差異,畢竟沒學過的人需要花更多時間去理解他從未聽過的科目與概念..
kellerlin
3 years ago
[心得]不過,有意願去理解這個態度已經是非常令人跪地痛哭感激涕零的事,相較現實,多的是「你講話沒對到他電波他就當你放屁」的長輩,而他們很少去反思,能夠把人家的話當屁還要求要對到他電波,本身就是特權與過得太爽的反應...這時候身為文組就可以發揮綿裡藏針的本領嘞~
kellerlin
3 years ago
[感想]當仇恨言論可以拿來作為日常消遣(反諷/反串/笑話/開玩笑)與包裝成流行文化時,某一方面不就表示人們對仇恨的寬容與不在乎嗎?(另一方面是對於無力反動的自嘲,但是這有脈絡可循...)
面對這些言論我有點訝異,一些人對歧視行為高高抬起,卻對仇恨言論輕輕放下...彷彿沒有意識到仇恨言論某方面來說是歧視行為最兇猛的展現耶...
-ω-∩)(*扶額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不能同意你更多了
而言論只要一出現,就很容易吸引同樣類型的人聚集在一起(
kellerlin
3 years ago
yuku_black: 雖然同類型的人會聚在一起,但聚集在一起的人其實在「聽懂、意識到存在與重要與否、有無行動意願」可能還是有差,我們要賭、要努力的,就是增加隊友、而不是把對方推到相反立場…
kellerlin
3 years ago
這心得來自助人專業者的經驗,「面對極端現場,必須在短時間判斷誰是潛在隊友,並透過說服來讓甲乙丙丁幫忙阻止加害者」…但,說實話,通常在極端現場助人專業者都必須面強烈負面情緒(恨、絕望、痛苦、自我否定、崩潰、咆哮、哭泣、攻擊),助人專業者甚至也常常需要在自己崩潰或氣個半死的情況下說服甲乙丙丁…上面的判斷就會變成關鍵原則了…
kellerlin
3 years ago
不過這些判斷原則,只能放在心裡思考,不可以拿來檢驗別人(不可以拿到別人面前問他說你懂不懂ㄚ~你覺得重不重要ㄚ~啊你怎麼沒有行動ㄚ)
因為缺乏「聽懂、意識到存在與重要與否、有無行動」的人、與「聽不懂好煩喔閉嘴啦、否定當事人的存在、覺得當事人的人生不重要、干我屁事我不想懂」,在結果上或許是相同,但態度是不同的,我們要賭的就是甲乙丙丁能不能變成隊友,而不是拿原則去洗隊友的臉…
kellerlin
3 years ago
我們的憤怒有其道理有其意義,社會運動的前輩跟助人專業的經驗告訴我,把憤怒發泄在說服跟拉攏甲乙丙丁,才能幫助之後的更多人……拉攏資源多的長輩只要成功一位就很不得了啦
kellerlin
3 years ago
shenwei1003: 其實社會學讀到社會運動的歷史時/社會福利讀到重要法案立法與執行時/或是心理學讀到諮商心理的結論時,都會面臨螳臂當車的痛苦,好像怎麼做都沒辦法讓這社會跟個體變得好一點…

但當我們絕望的時候,支持我們撐下去的是幾個老師的一句話
社運的老師「沒有看到最後你哪知道會不會是HappyEnding呢?」
社福的老師「既然我們是無名小卒,那就做無名小卒做的到的事,這樣至少能幫到其他無名小卒呀~」
諮心的老師「雖然我們無法縮短痛苦的時間,但他最艱難的時候有你在身旁,陪伴即有意義」
kellerlin
3 years ago
shenwei1003: 也許你想說服的人也跟你一樣因為「環境以及各種因素,使我選擇無法處理或放棄處理它」,也就是人們沒有付出行動,也有其能否負擔跟能力的因素在,這時請不要太苛責自己...畢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積土成山非斯須之作,我們只不過是愚公移山移累了,休息一下再繼續挖嘛...而且我記得《愚公移山》是HappyEnding哦

#突然的謎之自信
kellerlin
3 years ago
說回來,其實在案件發生後,甲乙丙丁如果跟受害者的關係很親近,反而會更需要精神或心理上的調適,因為缺乏「聽懂、意識到存在與重要與否、有無行動意願」等態度,會遭到大眾非難(大眾不一定理解他們可能沒有能力去理解或阻止事件發生);或是,他們本身也會深深自責(自己為什麼沒有能力理解、不重視或沒能力阻止),如果當甲乙丙丁是真的有能力與資源的人(但缺乏理解、重視或處理的能力),受到責怪/自我責怪的程度會變得更嚴苛而崩潰...這是現場處理所需要重覆面對的問題...
kellerlin
3 years ago
所以,平常偷戳偷渡觀念拉攏隊友...好過案件發生後還要阻止下一波互相傷害...畢竟大家都有很大機會是友軍啊,別打了,是自己人
kellerlin
3 years ago
[哏]「別打了!是友軍(自己人)!」的哏出處
請把甲乙丙丁帶入,或許可以讓人稍稍了解...他們正是在哀嚎「我這是撿了一條命啊...」,拜託別炸了啊...
【戰地風雲4】戰地4中文神配音 - 友軍之圍 笑死了!我中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