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 科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 限交 ✦ AG_asanami doku3246 ✦ NPC有 ✦
今天三人因為短期合作而在一起練習,看見進度不錯,便先休息一段時間。
這個時候,練習室中有電話鈴聲響起。
latest #47
適當的休息也是很重要的,毒一邊喝著水一邊做著舒緩肌肉的動作。電話的鈴聲沒有引起毒的注意,畢竟他的手機向來都是靜音,所以不會是他的。
…?!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哇呀...!是、是我的?!對不起!」

朝兩人道了歉,她連忙往包包裏頭翻找手機,看到來電的人時還愣了一下,才接起電話。

她的表情除了驚訝,還有更凌駕於這之上的興奮。

「嗯,嗯!那等等我!」

語畢,她掛上電話。

「對不起,有校外的朋友來找我,我可以暫時離開帶她來嗎?畢竟在練習中...」

這只是中場休息而已,早退的話太對不起他們倆了。
骨 科
4 years ago
「嗯——」看見淺漣的表情特別高興,似乎也不是普通的『朋友來找我了』這麼簡單,應該是很難得的事情,對方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吧。
「可以啊,沒所謂的。」這樣的話也沒甚麼好拒絕的了。
…?!
4 years ago
「啊…謝謝!」

既然Center都這樣說了,她忍不住臉上的笑容,抓著手機便小跑步跑出了舞蹈練習室。
「......淺漣好像很開心呢。」毒把水都給喝光,然後說著。
骨 科
4 years ago
「嗯,看起來很期待的樣子... 不知道是怎麼樣的朋友。」自己也喝了口水,坐了在地上休息順便等人回來。
…?!
4 years ago
過了約五分鐘,走廊上傳來兩個人的聲音。

「人家好想見妳哦——」
「吵死了,別這樣,我很難走路。」
「唉嘿嘿…」

看來是一個撒嬌一個無奈的組合。
舞蹈練習室的門被打開,除了淺漣以外,還站了一名紅色頭髮,身高稍高,面容中性的人。
表情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好,而淺漣則是像無視一樣緊緊勾著對方的手臂。

「啊,和你們介紹,這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朋友!」
「之前.......?」毒偏了偏頭思考了一下。「是那個甚麼語言都會...很厲害的朋友嗎?」
骨 科
4 years ago
看了看淺漣旁邊的人... 第一次有點難分辨他的性別,但是想了想馬上覺得只可能是女生。
「啊、原來就是你啊... 嗨。」向人笑了笑。
…?!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どうも。不過漣,妳到底說了什麼。」

表情看起來十分不悅,不知道是原先就是這副表情還是真的在生氣。
她又轉向了兩人。

「叫我紅幕就好,多指教。」
「所以,紅ちゃん為什麼會來呢?明明之前問過好幾次都說不要的…」
「我也不想!誰讓小宮山那個蠢蛋……」

居然拿著五隻貓來她家逼迫她,不知道她很怕動物嗎!
「我是毒。」見對方只報了自己的名字,跟著也只報出名字。看著淺漣跟紅幕對話,沒有甚麼興趣的樣子,又跑去一旁裝水。
骨 科
4 years ago
「叫我彰就可以了。」看著兩人對話著,有點難插入話題,而毒又跑去裝水了,自己只好隨便找個話題。
「不過我還以為小淺漣說的那個人會是再年長一點的呢,聽她的描述的話。」畢竟感覺聽起來是個很成熟的人。
…?!
4 years ago
「…你,口音很奇怪呢,那是法國腔嗎?歸國子女?」

並不是很確定,紅幕將越貼越近的淺漣給推開,再問了一句後,朝著彰點頭。

「畢竟漣這傢伙在她老家那裡沒什麼朋友,也真夠辛苦你們了,居然和這傢伙合作,她舞跳得很爛對吧?」
「紅ちゃん!」

淺漣忍不住紅了臉。
「.....恩。沒錯。」裝完水之後,毒點了點頭。「只是短短幾句話就可以辨別出口音的腔調,果然很厲害。」
「一開始是很差,不過也漸漸的跟上了。」
…?!
4 years ago
「小毒好過分哦…雖然是實話…」

無視淺漣的小碎念,紅幕輕輕頷首。

「畢竟我是做翻譯的,這點東西還是稍微聽得出來…不過也只是直覺。」

聳了聳肩,她再次推開淺漣。

「希望這傢伙沒這麼黏你們,煩死了。」
骨 科
4 years ago
聽見紅幕的話彰笑了笑。

「毒... 」本來還想阻止你繼續說下去,但是繼續聽下去似乎是沒這個必要。
「對,一點都不爛的。而且能跟小淺漣合作我很高興的。」邊微笑著邊說。老實說一開始是跳得挺奇怪的,但是練習多了現在淺漣的舞已經好很多了。
骨 科
4 years ago
「怎麼可能,我覺得她這麼黏你就是代表很喜歡你吧。」看著兩人一邊黏著對方一邊推開對方,覺得是挺有趣的。
「是嗎...你是個很謙虛的人。」他向對方點了點頭,看著淺漣跟紅幕的互動又說了。「不,彰才是最黏人的。」(幹
…?!
4 years ago
「我不想被黏,這傢伙煩死了,都十八歲了還搞成這樣子。」
「紅ちゃん好過分——但我還是最喜歡紅ちゃん了!」
「не пизд`и на хуй…」

用俄語直截了當地要淺漣別扯淡了,聽見了毒的話,紅幕再次望向彰,露出了理解的表情點點頭,這才發現對方說了自己謙虛。

「我只是說實話…」
骨 科
4 years ago
「哈?」突然被提起,稍為睜大了眼睛看向毒,很快回復到剛才帶著笑容的表情。
「你啊...... 」伸手蓋住了毒的嘴巴。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不知道紅幕對淺連說了甚麼,不是法文也不是英文跟日文他就不懂了。當然他也沒有想問的意思。
彰的手蓋了過來,一臉困惑又把彰的手扳開。「我說的也是說實話。」
…?!
4 years ago
「果然小毒和彰くん的感情很好…紅ちゃん?」

注意到身邊好友的情況不對,她稍微偏偏頭。

「不…沒事…我只是不習慣被說謙虛,畢竟我還有很多地方都不到家。」

搖了搖手。
骨 科
4 years ago
「我那裏黏人了——?」對於毒在別人面前爆出這句話有點不滿。
想了想突然覺得這樣問的話毒肯定會誠實說出來,所以下一秒馬上又收回了自己的話。
「不,不用說也沒所謂。」
「所以才說是很謙虛的人呢,也很有禮貌。」他點點頭,似乎是沒有察覺對方的異樣。
轉向一旁的彰,正打算回答又被對方說了不用。真搞不懂彰在想些甚麼的閉上嘴,
…?!
4 years ago
「——!」

白皙的臉染上了抹殷紅,紅幕反常地用手遮住自己的臉,與方才大剌剌的氣魄完全呈現反比。

「我真的很不擅長被誇獎…所以別說了…我根本沒有謙虛……」
「啊,紅ちゃん害羞了,好可愛——」

淺漣只會看戲。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恩...抱歉。不過能夠坦然的說出自己不擅長的東西,你也是個誠實的人。」點了點頭,向一旁的淺漣說道「淺漣有個相當優秀的朋友呢。」
骨 科
4 years ago
「你再不承認的話這傢伙會繼續說下去的,所以你還是投降吧。」沒想到一開始那個表情不太友善的人被毒誇誇就這樣了,彰覺得有點好笑,而他也真的笑出來了。
…?!
4 years ago
「唔唔…真沒想到我居然會被一個初次見面的人搞成這樣…這還真是……」

喘了口氣,紅幕不明顯地噘起嘴,順手彈了下淺漣的額頭,滿意的看見她掩住額頭淚眼汪汪後,轉移話題。

「所以,這傢伙跳舞不行,唱歌和鋼琴都沒問題吧?畢竟是我教的。」
骨 科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嗯,雖然不是誇大但的確是水準以上呢。」
「欸——不僅會各國語言,連唱歌和鋼琴都會啊,真厲害。」也跟著誇獎了對方,但是由這個人說的話不知道為甚麼感覺就像是客套話了。
「嗯,淺漣的鋼琴和唱歌都很好。」毒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名師出高徒,想必你得鋼琴和歌聲也很好吧。」
…?!
4 years ago
「不,並沒……」
「紅ちゃん很厲害哦!只是性格上可能有點孤僻也不愛出門,但是在音樂及文字方面真的很厲害!只要聽過就忘不掉了。」
「桐生淺漣,妳是來衝康我的嗎…?」
無奈。
「我並不是特別厲害的存在……這是真的。」
「但是是不平凡的存在呢。」毒看著兩人點了點頭。
…?!
4 years ago
「我是普通人…」

有社交恐懼症的普通人,要不是淺漣在她早就跑了。

「小毒好像一直在誇她呢。」

覺得難得。
骨 科
4 years ago
「毒,雖然是事實但是也誇太過了吧。放過她吧?」笑了笑,雖然是很有趣但是還是決定阻止了毒繼續誇下去。
「⋯⋯?我只是把想說的話說出來而已。」沒有察覺自己一直在誇獎對方。
…?!
4 years ago
「我說真的,別這樣了,如果是熟人早就被我揍…」

她終於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你來日本幾年了?除了口音以外其他都說得不錯。」

對方用法語對方似乎比較不吃力,於是紅幕便用法語詢問。

oO(那是哪國語言?)

淺漣聽不懂,淺漣問號。
骨 科
4 years ago
oO(在說甚麼啊?)
彰問號。
骨 科
4 years ago
oO(等等... 揍?)
彰雙重問號。
大概一、兩年左右。⋯⋯不過以前偶爾會回來日本。」見對方用法文說話就跟著用法文了。沒有在意對方前一句所說的,也沒有察覺旁邊有兩個聽不懂法文的人。
…?!
4 years ago
「能說到這個份上也已經不錯了,旁邊這傢伙學了兩年俄語才會一句話。」

偷婊其中一個聽不懂的人。
謝謝。嗯⋯⋯或許是沒有環境吧。」要是他沒有回來日本,他對日文大概也不太熟悉。
骨 科
4 years ago
「你們在說甚麼啊,完全聽不懂。」看著兩個用著法語對話的人,有點茫。
…?!
4 years ago
「沒事,總之我一時半刻大概是回不去。」

聳聳肩膀。

「不介意我待在這裡工作吧?」

拍了下身側的包包。
骨 科
4 years ago
「嗯,你隨意就好。」反正也不會妨礙到練習。

等等... 現在在練習的歌是......
彰突然滿臉無奈。
「不介意。」他無所謂。
跳得舞是什麼、別人會怎麼看,毒向來都不會在意。
…?!
4 years ago
淺漣倒是沒多做反應,只是望著對方移動到了牆角,拿出稿紙、筆及字典就這樣寫了起來。

「...抱歉呢?彰くん。」

大概知道對方在無奈什麼。
骨 科
4 years ago
「嘛...沒甚麼的 。」
希望不要被用奇怪的目光看就好。

於是再次播放起音樂,三人繼續了練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