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 科
4 years ago
✦ 限交 ✦ doku3246 ✦ 時間點:彰出道半個月後 ✦
經過一段時間,自己總算是成功出道了。但是理所當然地... 出道只是個開始,而往往是正式開始之後,事情才會複雜起來。
在這段期間,漸漸接觸到了不同的事物,需要適應的事物有很多、要處理的事情也很多。
不知不覺,已經有半個月沒有直接見到毒的臉了。
雖然是有在保持聯絡,但是實在是沒關係抽空見面。而今天,目前要忙的事總算告一段落了...... 雖然已經是傍晚了,但是彰還是下意識、不知不覺地走向了毒家的方向,想著乾脆就給對方一個驚喜,便沒有通知直接到了對方家門前。
latest #105
骨 科
4 years ago
真的好久沒看見毒的臉了。

...... 之後也許會更忙吧。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彰想了想,稍為放鬆了一下臉部便按下了眼前的門鈴——即使自己有鎖匙,但是畢竟想嚇毒一跳......

毒會是怎樣的反應呢。

好想看到他。
聽到門鈴聲有點疑惑的上前去開門,這個時間點怎麼會有人來。因為彰跟小妃都有鑰匙的關係應該是不需要按門鈴的才對。

打開門之後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他的眼前。但那又是個好久沒有見到的面孔。「⋯⋯。」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了良久才默默的吐出對方的名字。「⋯⋯彰?」
骨 科
4 years ago
「晚上好?」聽見對方的呼喚而輕輕地笑了聲。
要是平時的話,都沒見這麼久了自己肯定馬上就會親上去了,但是彰只是站著看著毒。
「要去附近散步一下嗎?這個時間應該沒甚麼人了,剛好。」有很多想要說的,但是還是慢慢來吧。
「⋯⋯好。」毒沒有察覺到彰的反常,這種事情一向不算在他的常識內。「我拿個外套。」說完之後從一旁的櫃子取出了一件黑色的外套,然後又進去裡頭過了一下子才出來。「走吧?」
骨 科
4 years ago
「嗯,快去拿吧。」最近天氣是有點回暖了,但是還是挺冷的。
看見毒已經穿好外套之後,看著對方的臉好幾秒才動身,便先走在前頭向街道的另一端走去。
「最近挺忙的,抱歉... 都不能見面。」
「嗯⋯⋯沒關係。因為是很重要的事情。」他搖了搖頭,走在對方身後。
「⋯⋯恭喜出道。」雖然曾經也在電話裡說過了,但是他還是想當面跟對方說一次。「辛苦了。」
骨 科
4 years ago
「... 謝謝你,毒。」待對方語畢,他轉過了身,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看著對面的人。
看向了一旁的地面思索著甚麼,很快又把視線轉了回來。
「毒,我有事想跟你說。」街道上靜得只能聽見兩人的聲線。彰想著在這裏說應該沒關係,便直直地看著對方的眼睛打算開始繼續跟對方談話。
不過也許在更之後,只要是在外面就不能放輕警戒了吧。

畢竟自己已經是『偶像』這個身份了。
「嗯,好。」他點頭,但其實他察覺到彰似乎有些不同,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骨 科
4 years ago
「我已經跟我的經紀人談過了...... 關於我們的事。」
第一次與自己的經紀人見面的時候,自己便跟他說明了自己跟毒的關係... 因為覺得必須盡快跟對方說清楚這件事。
彰很清楚這件事會給經紀人、甚至是整個公司帶來麻煩。

但是自己並不打算放棄任何一邊——偶像的身份也好、毒也好。

「毒...... 我們的關係,我需要你幫忙保密。」
「我的意思是——以後在其他人面前,我們要以『朋友』的身份相處。」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聽著彰的一字一句,他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但是,和以前的他不同,過去他無法理解所謂的「偶像」還有「偶像的潛規則」。
「因為『偶像』是不能談戀愛的⋯⋯對吧?」
雖然他現在已經懂這些道理,但不知道為什麼心情莫名的低落。「保密⋯⋯『朋友』的身分相處⋯⋯是什麼?」
骨 科
4 years ago
「嗯...... 直接點說就是不能被人發現我們在交往。」彰看著對方,說話的語氣比平日更為平淡。「當然... 在外面也不能再做太露骨的事了。牽手... 之類的也不行。」
「抱歉,但是沒有辦法了。」這件事他們遲早都要面對,畢竟兩人都是向著偶像這個目標前進的。
必須要處理好。
「⋯⋯⋯⋯牽手也不行⋯⋯」他微微的低著頭,他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他也不想因為自己而讓彰惹上麻煩。
但他還是覺得很難過。雖然平常沒有說出口,毒自己大概也不知情。但是他最喜歡窩在彰的身邊,無論什麼時候。他也最喜歡被彰牽著然後去好多地方。
但是如今,這些事情都不行了。
骨 科
4 years ago
「嗯,不行... 。」他知道毒現在是怎麼一個表情,這使這兩個字對彰來說更加難說出口。
自己也不想要這樣的,但是......
「嘛,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能玩的很開心的地方有很多嘛... 遊樂園、遊戲中心之類的啊——」難得跟毒一起出來了,也不想毒為了這件事而不開心。這樣想著,彰便脫口說了這句,但是說著說著便停了下來。
「至少現在的話... 還能去呢。」小聲地自言自語著。

「我們走吧,去玩了。」遊戲中心的話現在還開著。彰想了想,拉起了毒的手腕,就向著那邊的方向前進。又似是想要讓對方感覺比較輕鬆,便向人露出了笑容。
「嗯。」被對方拉著手腕,內心有種說不出來的複雜。但他可不能任性,而且就跟彰說的一樣,他們還是可以去很多地方,可以玩的很開心。
——不過他也清楚,只是現在。
既然相處的時間變少,那他還是把握住吧。抬起了頭,跟上對方的腳步,來到了遊戲中心。

⋯⋯至少「現在」他還待在對方身邊。
骨 科
4 years ago
到了裏面之後,首先跟對方一起玩了節奏遊戲,然後去了玩跳舞機。
這裏人多,之後大概也沒辦法來了,現在還是玩的盡興點吧。彰雖然這樣想著,但是似乎沒辦法真正開心起來,內心有甚麼在那邊卡住。
跟對方一起玩的時候,時不時會低下頭。但很快又抬起頭繼續跟對方玩著遊戲。他明顯的有些心不在焉,通常他總是可以把情緒隱藏的很好,但是遇到彰的時候總是不行。
好幾次毒想靠過去彰那邊,但是想一想又停下了動作。雖然清楚只是表面上變成了這個樣子,但還是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骨 科
4 years ago
察覺到了毒也有那裏不對勁,肯定也是和自己有著一樣的心情吧。
「毒......還好嗎?」這時候也沒辦法為他做甚麼,只好這樣問著對方。
「⋯⋯心情、有一點複雜。」他微微的低著頭說著。他總是不會像對方隱瞞自己的想法,這次當然也一樣。「總覺得自己是不是太貪心了⋯⋯明明你就在我的身邊,我卻還想要再更加靠近你。」用著只有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著。
骨 科
4 years ago
「... 沒有這樣的事。」看著對方,也跟著放輕了自己的聲線。「我也是這樣想的,會這樣想很正常的吧。」
「毒、剛才說的事只是指在外面而已,在家的話還是甚麼都能做的...... 稍為提起精神吧,吶?」試著去安慰對方,輕輕地拍拍他的頭。
「嗯⋯⋯也是呢。」他點了點頭,試著讓自己別去想這麼多。或許是因為一直以來他們出門總是毫無顧忌,現在要收斂了難免有些不適應吧。
但這是為了彰,也是為了他自己好。
骨 科
4 years ago
「那我們繼續吧... 都這麼久沒一起出來玩了,可得玩個夠本才行。」一直沉在這樣的氣氛裏也不是辦法,看見對方點頭,便繼續了遊戲。
玩了好一會,始終沒能分出勝負。
跟著對方玩了很久,但依舊不分上下。比起第一次玩的時候,毒對這裡的機台更為熟練。
正當想繼續找下一個項目分出勝負的時候,毒瞄到一旁的夾娃娃機裡有個吐司的靠墊。走近一看上頭還貼著一張照片 「貓⋯⋯」
骨 科
4 years ago
「吐司靠墊... 你想要這個?」這個應該是像照片這樣給貓躺在上面的吧,不過毒為甚麼會對這個有興趣?
「這隻貓可夾不回家的喔。」開玩笑地說著。覺得毒只是對相片上面的貓有興趣。
「嗯⋯⋯我知道⋯⋯但是我想要。」他點了點頭,之後就投幣了下去。
紅黑抓到 (bzzz)
骨 科
4 years ago
「你也夾的很熟練了呢。」看著對方夾到了,還是很疑惑毒為甚麼要夾這個。也許毒想要自己用... 甚麼的,總覺得不像他會做的事。
「恩。」其實也沒有想過會一次夾到,從洞口拿出東西抱著。心情似乎比剛剛好了一點。「好軟⋯⋯」他捏了捏靠墊。
骨 科
4 years ago
「啊,真的。」也伸手捏了捏靠墊。
「你喜歡這個?第一次見你會想要這種的。」
「嗯⋯⋯我覺得很可愛。」他沒有說,他覺得是貓咪躺在上頭很可愛。「很奇怪嗎?」
骨 科
4 years ago
「不奇怪啊,怎麼會奇怪。」笑了笑。毒喜歡的話自己是沒甚麼所謂。
「那要回去了嗎?也玩的差不多了... 雖然還沒分出勝負,還是下次再繼續吧。」拿著那個應該也挺難繼續玩的。
「嗯,下次。」他點了點頭,雖然這個下次,不知道是多久以後。「會贏你的。」
說完之後兩人就一起走出了遊戲中心,一路回到了毒的家裡。
骨 科
4 years ago
回到了毒的家,剛一起走到客廳,彰便從身後抱住了對方。
「累了...... 」最近一直在工作,而且剛才玩了那麼久,想要好好休息了。
被對方抱著沒有推開,轉過身看著對方。「很累嗎?先坐下休息一下吧。」輕輕撫著對方的臉,已經半個月沒有仔細看著對方。
「彰⋯⋯你是不是有點長高了?」還是太久沒見面自己有些錯覺?
骨 科
4 years ago
「嗯... 稍為呢。我也是最近被叫去量身高才發現的... 」這樣抱住毒的感覺也有點不同了。
拉起了毒的手,然後輕輕低下頭親了下對方。
「這樣更容易偷襲你了... 開玩笑的。」
笑著說著的時候,彰突然聽見貓叫聲,有點疑惑地轉過頭看了看四周。是自己聽錯了嗎?
「嗯⋯⋯這樣啊。」難怪覺得看著彰有些不同,被對方突然的親上,臉紅了一片但看上去似乎蠻開心的。
彰突然看了看四周,「怎麼了嗎⋯⋯?」
骨 科
4 years ago
看了看也沒看見周圍有貓。
「剛才的是...... 」該不會是毒... 不可能吧。
「剛才?」帶著疑惑看著彰。此時貓咪的叫聲比剛剛還要響亮。
「啊、忘記跟你說了。」毒很快的離開沙發往樓上走去,下來之後懷裡多了一隻大概5個月左右的小花貓。
「我開始養貓了。」
骨 科
4 years ago
「你開始養貓了?」突然聽到這件事還是有點驚訝,看看對方再看看小花貓。「你是有說過想養貓... 不過怎麼這麼突然?」
「嗯⋯⋯大概是兩個禮拜前吧。我從學校回來的時候在路邊看到牠⋯⋯似乎是被人棄養了。也沒有掃到晶片,就開始養牠了。」摸了摸懷裡的小花貓。小花貓也回蹭了毒。
「抱歉⋯⋯沒有跟你提過。」
骨 科
4 years ago
「是嗎,被棄養了啊... 」看著貓咪乾乾淨淨的,沒想到原來是這樣。看來毒照料他照料得很好呢。
「沒事的,雖然我是有點驚訝就是了... 對了,給這孩子起名字了嗎?」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沒有。」毒坐下也把貓咪給放在沙發上,貓咪聞了聞彰,似乎不怕人的樣子。
「我一直都不擅長取名字⋯⋯」
骨 科
4 years ago
「那我幫你取?」看見貓咪似乎不怕生的樣子,便伸手試著摸摸他的毛,被蹭了蹭手。
「可以嗎?⋯⋯謝謝。」見貓咪似乎也很喜歡彰覺得很開心。過了一回又跳到毒的大腿上爬著。
「真是太好了呢。」摸了摸貓。
骨 科
4 years ago
「嗯,那——pizza?」看著貓的毛髮顏色想了想,然後決定了名字。
「啊... 所以你那個靠墊是要給這孩子的?」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pizza啊⋯⋯我覺得很好。」摸了摸貓咪,然後對方突然提起軟墊的事才想起。「嗯,沒錯,是給牠的。」說完之後去把靠墊給拿出來。pizza看見之後好奇的跑去聞了一聞之後就趴了上去。
「果然,牠會喜歡這個。」
骨 科
4 years ago
「睡起來應該很舒服吧。」看見pizza趴著的樣子笑了笑,然後順著毛輕輕摸了摸他。
「恩......這孩子似乎很喜歡睡在軟的地方。晚上也會跑來床上跟我一起睡。」看上去相當的高興,「阿,不過他還不太會跳的樣子,我必須抱牠到床上。」剛剛也是因為這樣PIZZA才一直在樓上叫沒有下來。
骨 科
4 years ago
「這樣啊...這麼快就跟你熟絡起來了呢。不過你這麼愛動物歡迎,感覺也不令人意外了呢。」笑著看著了毒。「而且pizza好像挺黏人的,第一次見我就在我面前睡了。」
「恩......真的挺黏人的,我在洗澡的時候會一直在門外叫呢。沒有辦法只好把他抱進浴室了。」他認同著彰的話,「不過他在浴室裡又不敢亂動,很可愛......」
骨 科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是啊,你還跟他一起洗澡啊...」怎麼感覺明明是隻貓咪卻好像還贏過自己了。明明是自己的話都會被趕出來的。
「在我不在的時候關係變得很好嘛。」彰故意地錯開視線,就是不看對方。
「......彰?」看見對方的視線移開了。有點不知道為甚麼。
「恩...牠真的很黏人的,我想不用幾天彰也可以跟牠相處得很好的。」
骨 科
4 years ago
「所以認識之後這麼快就一起洗澡了啊--」想起了上次的事,不禁提了起來。「明明上次我在浴室外面還被你丟毛巾趕我走。」
「......那是因為、你進來浴室就會......」想到這裡就有點難以啟齒,臉瞬間又被刷紅「我會沒辦法洗澡阿。」
彰又不可能像pizza一樣一動也不動的乖乖待著。
骨 科
4 years ago
「那--我甚麼都不做就可以了?」轉過頭看了看毒,卻意外看見他臉都紅了。
「恩......。」他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沒有錯。
骨 科
4 years ago
「那我下次甚麼都不做了。」笑了笑,「可以吧?」
「可以。」沒有多想就相信對方的話了。雖然不知道對方為甚麼要進來,不過既然都說甚麼都不做,那就應該沒關係吧。
摸了摸躺在靠墊上舒服到翻著肚子睡著的pizza。
骨 科
4 years ago
老實說自己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做甚麼,到時候再說吧。
「睡著了呢...那我們也去睡覺嗎?啊、在那之前要洗澡。」現在倒是沒打算一起洗,畢竟想快點洗完去睡覺。好久沒抱住毒睡了。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恩。你應該很累了。」說完之後把pizza給叫醒然後連同靠墊也帶去了2樓房間。
「你的衣服還是放在原本的地方。」畢竟才半個月也不可能會去移動,但還是提醒了一下對方。然後拿了自己的衣服才進去一旁的浴室洗澡。
果然如同毒所說的,pizza在門外叫著,要毒放牠進去。
骨 科
4 years ago
「好。」去拿了衣服,正打算去另一間浴室的時候看見pizza真的在叫毒讓他進去,便上前抱起了他。
「你怎麼這麼喜歡跟毒一起洗澡。」跟貓說著話,抱住他走樓梯到另一層才放下他。
你上不了樓吧。哼笑著看著貓咪,然後進了浴室。
本來還聽見pizza的聲音,過了一會又沒有聽到了。心想是不是彰去跟pizza玩了......一如既往地泡著澡。當然他也泡了很久才起來。
骨 科
4 years ago
洗完澡出來之後看見pizza在樓梯旁搖著尾巴,便再次抱起了他,到了毒的房間。把吐司靠墊放在一旁然後讓pizza躺了上去。自己則坐在毒的床上摸著pizza。
洗完澡出來,看見彰跟pizza都在房間了。彰跟pizza相處的真好...毒不禁這麼想,一邊把頭髮都給吹乾,然後也坐到了床上。
「彰跟pizza的感情也很好呢。」一邊說一邊摸著pizza,pizza像是想跟毒抱怨剛剛的事情,一直不斷的喵喵叫,還離開靠墊,往毒的懷裏鑽。
骨 科
4 years ago
笑了笑沒有回應,看著pizza在毒的大腿上,只好先躺在床上。
「睡覺吧。」叫了叫對方示意讓他睡到旁邊。
有點不清楚pizza是怎麼了。毒只好摸摸牠才讓牠安定下來。
「嗯。」把貓咪抱回了一旁的靠墊上後,就躺在彰的旁邊。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跟彰睡在一起了。稍微悄悄的靠近了彰。
骨 科
4 years ago
注意到對方靠近了過來,便伸手抱住對方。這個時候pizza離開靠墊鑽進了兩人中間的位置,很擠所以彰只好退後一些,中間隔著一隻貓咪也很難抱著毒。
「太黏人了吧。」彰苦笑了下,撓了撓pizza的毛。
「⋯⋯。」pizza突然鑽了過來,毒也有點驚訝。pizza向彰叫了幾聲就又鑽到毒那邊去。
想了想,把pizza 給抱了起來摸了摸又放回靠墊。
骨 科
4 years ago
毒回來這邊之後便再次抱住了他,這次pizza沒有再鑽過來了,能好好地抱住對方睡。
「好久沒有這樣睡了呢。」向對方笑了笑。
沒有像往常一樣的嘗試推開對方,今天安穩的被對方抱著。「是呢,你一定忙得很累吧......」輕輕的撫上對方的臉。「你想休息的時候,隨時都可以來。」雖然他很希望對方能夠常常來找他,不過應該不太可能。
骨 科
4 years ago
「... 嗯。」放鬆地感覺著對方的溫度,輕輕地微笑著。
「雖然我是很常每天都來這裏,但是果然還是睡員工宿舍比較省時間... 對了,我之後會退租掉我租的公寓。」
「也是呢......沒關係的,有空再過來也行。省下來的時間就多多休息吧?」稍微蹭了蹭對方,淡淡的能聞到彰身上的味道。
「那我鑰匙要不要還給你?」
骨 科
4 years ago
「嗯,知道了。」摸了摸對方的頭。
「鎖匙... 也是呢,你之後再給我就好。你放在我家裏的東西也得拿一拿,畢竟不能拿過去宿舍... 衣服之類的。」
「好。那我在找一天過去拿?」依偎在對方的懷裡,毒默默的讓彰摸著他的頭。可以的話,他想跟對方常常這樣子待著。
「彰⋯⋯雖然在外面不能像以前那樣牽手了。」伸出手試著也去抱著對方。「可是我還是可以喜歡你⋯⋯這樣就好了。」
骨 科
4 years ago
「嗯。」邊摸著對方的頭邊回應著,感受到對方也回抱了過來,有點意外地看著對方,很快拉起了笑容,把臂彎收緊了些。
「你怎麼都說這麼可愛的話啊... 真是的。」抱緊之後靠上了對方的頭。
「我也喜歡你。」
「嗯。」被對方給緊緊抱住,換作平常他絕對是一邊抱怨一邊推開。
雖然彰大概看不到,但毒的臉微微的紅著。
骨 科
4 years ago
「... 晚安。」稍為分開,好去親對方一下,隨後看見對方臉紅,笑了笑向人道了晚安。

躺在床上抱在一起,隨著時間兩人雙雙入睡。
隔天早上毒感覺好像有重物壓著他,不用想也知道是pizza了。過了一回,似乎是察覺到毒醒來了就離開毒的身上。往旁邊的彰哪裡走,然後開始來回的在彰的身上踩。
骨 科
4 years ago
因為身子被pizza踩了幾下而馬上醒了過來,pizza不是很重,但是被踩還是有一點痛的。
起來之後馬上抱起了那個罪魁禍首,把他舉高跟他說話。
「在幹甚麼呢,調皮鬼——」
Pizza喵喵叫了幾聲,似乎看起來有點無辜的樣子。
「不要踩我... 怎麼跟你主人一樣愛踩人。」彰有點無奈地放下了貓咪,順手摸了摸他。
毒稍微笑了笑,然後伸手抱過了Pizza「大概只是想叫我們起床吧。是不是肚子餓了?」平常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點起床然後餵他的。但是因為今天有彰在旁邊,自己本來打算多睡點的。
說完之後,就下了床,到房間的一旁用了點飼料混著罐頭給pizza吃。
骨 科
4 years ago
「是嗎... 我也餓了。」躺著看毒餵貓,雖然自己也餓了,但是還沒打算起床。
「早餐...... 吃甚麼?」這樣問著,但是其實還不是很想去吃東西。
「恩......你想吃甚麼?」看著還躺在床上的彰,毒坐回了床邊。一邊看著pizza吃得很開心的樣子。「我做給你吃?」
骨 科
4 years ago
「不知道... 你做的我都吃。」這樣突然被問還真是想不到有甚麼可以吃。
想了想,伸手拉了拉毒讓他掉在床上,攬住了人。
「還是不要好了——等等再吃。」蹭了蹭對方。
「?!彰....?」突然被對方拉倒在床上,又被對方抱著,一連串的動作讓毒有點措手不及。
「......你不是醒了嗎?不起床嗎?」毒偏了偏頭問著。
骨 科
4 years ago
「等等再起來... 」也沒管對方會不會困擾,只抱住毒沒有動。雖然是挺餓的但是還是比較想再在這裏待一下。
「恩...」想著對方是不是還很累,就沒有多說甚麼。一動也不動的讓對方抱著。
骨 科
4 years ago
「現在是幾點... ?嗯... 還早著嗎。」轉頭看了看時鐘,又再回到剛才的姿勢。
等等得回去工作了,幸好是下午的事,現在還有一段時間。
「⋯⋯你是不是有工作?」跟著也看了看時間。擔心彰會不會遲到什麼的。
「還是吃點東西再去會比較好?」
骨 科
4 years ago
「嗯... 下午才有工作,不用擔心。」也是因為這樣自己才有空來找毒的。
「嗯,吃個早餐吧。」差不多中午自己就該走了,在那之前還可以慢慢吃早餐。「可是我還不想起來... 怎麼辦呢——」看著毒笑了笑,「感覺你不親我一下的話我就起不來了。」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這樣啊⋯⋯要離開了。」無意間的透露自己的不捨。下一秒又被彰的要求給拉回。
「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自己一向不擅長主動親對方的。但是現在他也想親吻彰,畢竟下一次的親吻不知道要等多久。想了一下,還是緩緩的親上了對方。雖然沒有停留多久,但已經足以惹得毒臉紅發燙。
骨 科
4 years ago
看著對方不擅長卻還是親了上來,而後整臉通紅的樣子,不禁輕輕地笑了聲。彰也猜到對方會有這樣反應,倒不如說就是因為知道才故意這樣要求他的。
彰喜歡看到這樣的毒。

「我工作完了就打電話給你。」這次自己覆上了對方的唇,輕輕落下一吻隨即離開。
然後終於坐起了身,下了床。兩人都下床之後便一起去廚房打算做早餐。
「好。」他紅著臉點點頭,又和對方親吻了一次。
隨後就抱著Pizza,手裡拿著逗貓棒跟自己做的貓草包和彰一起下樓。
把貓咪跟玩具放在客廳,就到了廚房和彰一起思考要做甚麼當早餐。
骨 科
4 years ago
「嗯... 要做甚麼啊?」從身後抱住毒這樣問著,看來也沒有認真想要吃甚麼。
想了想,「那我烤個麵包給你吃?冰箱有果醬跟一些水果...。」不過不知道彰吃不吃的習慣,「還是你想夾培根還是蛋...我也可以煎。」
骨 科
4 years ago
「果醬就好,不用另外煎也可以。」其實自己都沒甚麼所謂。
「好。」他點點頭,就先把長棍麵包切開然後均勻塗上加了咖啡粉的蛋奶。再放入烤箱烤。過了一陣子帶有咖啡香味的麵包就烤好了。
「想加甚麼果醬?我想想...我記得我有做草莓跟藍莓,還有橘子的。」想起之前臨時自製的果醬。雖然他一直都有在吃,但還是不知道哪個好吃。
骨 科
4 years ago
「嗯... 橘子的。」在對方做早餐的時候一直沒有放手,抱住毒在身後懶洋洋的回應著。
因為製作步驟很簡單,所以覺得彰抱著他有甚麼不便。讓彰抱著他,然後幫對方抹上了橘子果醬。再一起端到了餐桌上。
這時候PIZZA叼著貓草包跑了過來,似乎是想在毒看的到地方玩的樣子。
骨 科
4 years ago
「他還真喜歡你。」坐到餐桌旁,剛開始吃東西的時候就看見pizza跑過來。
Pizza在毒腳邊跑來跑去,還蹭了蹭。
「我覺得你比那個貓草包威力更強。」開著玩笑笑了笑。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是個怕寂寞的孩子呢。」毒咬了幾口麵包,然後伸手抱起了PIZZA,放到腿上摸著。
「我覺得他也會很喜歡彰。」毒絲毫不知道彰昨天對PIZZA做的事。
骨 科
4 years ago
「嘛——也許吧。」想到昨天的事而乾笑著,「他肯定更喜歡你就是了。」
語畢便繼續咬著麵包。
AG✧毒島毒🐈1D
4 years ago @Edit 4 years ago
「只是我跟他相處比較久的關係吧。」但他其實很開心pizza那麼喜歡自己。
繼續摸著pizza,搔了搔下巴,但沒有繼續吃早餐。
骨 科
4 years ago
「是嗎......」總覺得也不是只因為這點,pizza是真的很喜歡毒。「別只顧著摸他不吃早餐啊。」
「......再摸一下下。」很少會提出這樣要求,毒大概是真的很想摸PIZZA。
骨 科
4 years ago
「... 拿你沒辦法。」笑了笑,繼續吃自己的麵包。
毒摸完pizza之後,兩人慢慢地吃完了早餐。這時候彰也差不多該出門了。
彰準備了一下,兩人便一起到了門口。
「我出門了。」向來送自己出門的毒說著,然後來了一個出門吻。
被對方突然地吻上,臉頰微醺著。
看著對方準備出門,內心還有一私的不捨。「......路上小心,工作辛苦了。」向對方微微一笑,現在他開始期待對方打來的電話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