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心得]日本雅虎的3.11捐助計畫
もしも、2011年3月11日が、いつもの一日だったとしたら。|3.11、検索は応援になる。 - Sear...
一位福島高中生的發言
https://pbs.twimg.com/media/DX_PN5XU8AAegPa.jpg
https://pbs.twimg.com/media/DX_PN5WVMAAa6ez.jpg
這兩者對災後復元的尺度有如雲泥之別...感概來講講災難社會學...
#311 #災難社會學 #風險社會
#絕對不是因為天冷出門跑好幾家又買不到東西在報復社會
latest #54
kellerlin
3 years ago
災難社會學是一個包山包海的新興研究方向/領域/範疇,主要的目的是「以社會的角度去理解災難」,也以「社會的方式來解釋或應對災難」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以前研究所謂的災難,通常注重在天災、大型事故意外、傳染病、戰爭等等,發展出對應的急救、公衛與社福系統,也就是公部門(國家政府)的救助或安置達成「回復正常社會」的目標(亦即假設災難當下是非正常/特別狀態)
kellerlin
3 years ago
然而Ulrich Beck在觀察1980年代日益惡化的環境污染與生存危機時,主張「現代性製造出了環境災難,人們以為的天災實際上是工業化製造出來的外部風險」「現代性同時也製造了社會外部成本的災難,比方犯罪、公害中毒、對政府信賴危機等的製造災難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Ulrich Beck因此提出風險社會Risk society的觀點:意即從「理解社會如何處理現代性社會製造出來的風險」來看社會。以前認為人可以防治自然災害(人定勝天),但是當自然災害其實是由現代社會造成(自作孽),現代社會的每個人就不免背負風險(跟天災/人禍妥協或適應),則人所在的社會皆是風險社會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既然風險由社會製造,則必然也會有結構與階級問題,換句話說,就算是自然災害,社會不同結構不同階級所受到的風險並不相同。有錢人擁有較多資源可以避免風險、而窮人可能資源不足而增加受災的風險,形成「有錢人往風險小的階級移動,窮人往風險大的階級移動」之問題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這樣的論述,將災難跟社會學深深的綁在一起,所謂的天災(自然災害)可能大部分是我們自己造成,而我們應付天災本身,則是一個(各文化各地不同的)風險社會。原本以為社會只要區分應付災難跟非災難的風險狀態,現在變成社會中所有人都應該認知自己存在風險,甚至風險還會隨著結構或階級改變,只是或多或少而已。這種「人在風險中、察覺自己在製造風險」的反省,就是「反身性」(拿同樣的概念自我反省檢討並承認與改進)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隨著1990年環境與汙染問題的惡化,各種應對自然災害的方法開始浮現,常被提及的說法是用各種數值或指標,測量社會對環境應變的脆弱性(vulnerability),也就是當社會面臨災難受到破壞時回復力如何,來做預防或是加強...
kellerlin
3 years ago
然而社會脆弱性的概念雖然良好,但很多時候往往一場無預警、非自然災害的大型事故一發生,現有的對應法則跟測量卻會失靈,災難本身有時候是社會脆弱性的放大鏡,而非脆弱性的疫苗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在另一方面,對於(政府)災難治理或受災民眾的探討也開始浮現,村上春樹對沙林毒氣事件的採訪研究,為之後災難研究提供了當事人角度的看法與觀點。
kellerlin
3 years ago
Eric Klinenberg的《Heat Wave: A Social Autopsy of Disaster in Chicago(熱浪:芝加哥災難的社會剖析)》則是針對1995年(直接或間接)奪走739人命的芝加哥熱浪事件,以民族誌的研究角度,發現弱勢者甚至孤獨的被熱死之社會現代化造成疏離等問題
kellerlin
3 years ago
兩者同時也注意到:災難報導本身,對人們理解災難、或是對受災民眾如何面對災難、甚至是理解受災民眾,通常...都不是什麼好事有時候根本是災難製造者
kellerlin
3 years ago
另一方面,除了面對天災的社會動員外,還有一項是伴隨隨著急難救助而來的,也就是政府對災難的治理問題,從國土水利相關公共設施、國家與政府體制的運作效率、急難救助系統的建設與管理、災後重建與資金運用、防災訓練宣導教育、投資預防措施與訓練應變能力無所不包...
kellerlin
3 years ago
然後...這些救災的結果,好一點的是當作政府缺失針貶,來為下次改進做努力,壞一點就是,救災被拿來當政績收割,順便把敵對跟反對的用輿論炸了省事...這種「災難政治學」的說法有時候根本就是災難...(厭惡臉)
kellerlin
3 years ago
總之,政府災難治理的另一個助力,就是社區。因此有些從社區營造(以前比較多是上對下推動的社區發展)與永續發展/永續社會學/環境社會學的角度,提出以個人-家庭-社區為出發點,能夠更有效率的應付災難,其有機的公民社會想法,某些方面也可以視為對風險社會的解方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不過當狀況發生在都市時,有時社會關係分崩離析,面對移動人口跟不同就業環境、不同性別等,更增加建構社區互動的難度,更別提凝聚向心力了...對於地域或是跨空間的救助需求,出現民眾自己架設的線上救助資訊整合平台,臨時性平台彈性高而且比官方好用...不過要面對的難題就是公共財與永續性嘞
kellerlin
3 years ago
雖然知道學長很認真在衝全民急救防災的教學資訊跟3C產品設計,可是因為公共財問題還是要國家買單畢竟廠商比較想要專賣
kellerlin
3 years ago
ㄚ我好像沒發摟Ulrich Beck在2000之後的東西,空一大塊要補,淦
太睏了有些理解錯誤的地方,會後修正好幾次,請F5
明天再說一些台灣災難研究的東西,企睏
kellerlin
3 years ago
台灣雖然自然災害特別多,但真正要對災難研究或是社會巨觀取向的體認,幾乎是在921大地震之後(浮鵝扶額)
kellerlin
3 years ago
這並不是說921之前,就沒有災難研究,而是不管是自然災難或是公害,幾乎仰賴「防災科技」與「政治治理」等兩大層面,認為政府建設跟救助體系就可以解決天災或是大型災害,而很少從受災民眾的角度或是社會結構的層面來看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民70年代礦業的職災、公害汙染、政治命案被劃進了社會運動裡面;而民80年代重大社會命案如彭婉如鄧如雯劉邦友白曉燕其實都是社會風險高升的結果,但當下促成立法改革更甚於救助或研究。同時大型運輸災害如大園空難台鐵造橋對撞事故等,則因為事故排除便結束所有程序,而忽略了當事人或當地人的受災後的心理創傷等...
kellerlin
3 years ago
更別提簡直台灣年番的天然如颱風、寒害、旱災、地震、海嘯、地區性的特殊天氣(高山雪地龍捲風瘋狗浪...)、以及影響社會性較重的火災、水災、氣體外洩、地層下陷、有的沒的公共危險...這些都是應該要統合而未統合的狀況...然後直到921這種大規模的(複合型)災害,把這些防災系統的問題一次炸出來...
kellerlin
3 years ago
(飯先)
kellerlin
3 years ago
從後設的角度來看,在921災後的硬體重建跟社福NPO是真的有下硬功夫,而得以成為回復的最大助力,但最被提及的問題(很多甚至到目前仍未解決):則是救災當下救援技術與專業人力不足、政府失能、救難系統混亂、賑災資源或捐款分配不均、志工管理、災難報導與資訊傳遞、忽略受災民眾/受災戶的群體特質、忽略心理照護或回復原有生活等...(頭痛)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上述的問題原本是以急救公衛社福系統所消化,以及由各地農林水利警消單位去cover當地的救難與指揮,但921這種超越地方單位、甚至該政府單位本身就是受災者(整棟塌掉),形成嚴重的政府失能(物理),以及之後緊隨而來的公部門/政府/執政黨的信賴危機(政黨輪替),以及在細微程度,忽視公部門救災單位執行人員後創傷的問題(田野調查時得知,同事罹難、長時間身處災難現場目睹傷害,對急救或公務員身心造成很大壓力)
kellerlin
3 years ago
因此,有時災難會被視為是風險社會的終極考試:如果你前一次遇到事件之後有改進,那下一次就能減少傷害;如果沒有任何改進,那下一次發生時傷害便會倍增有學者的說法是只有透過災難,我們才能學會轉機,我不太喜歡這個說法啦...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kellerlin
3 years ago
921比較成功的經驗則是生猛的民間救難單位、活躍的社福NPO、以及社區營造多方回復的概念
kellerlin
3 years ago
儘管社區營造被視為社會復原的出路,甚至有像桃米社區這樣社區結合教育與生態觀光而成功營運的超級指標,但從災難社會學的角度實際訪察,卻只能很保守的指出桃米模式具有特殊性,而無法套用至其他社區,或者是因為各地的社會風險與社會結構不同(比方都市山地海邊或是原住民族),而不一定有辦法發動社區營造更別提社造計畫後來因執政黨自己的政策而爆掉
kellerlin
3 years ago
至於民間救難單位跟社福NPO雖然在救難的當下發揮出由下到上的組織力、募集物資與募款能力、甚至號召跟指揮志工投入救災,但同時也帶來人力管理與救災物資的人禍...包含一些救難組織救災專業參差不齊結果在現場無法配合指揮或調度、募集物資或款項的使用正當性不足、過量與不需要的物資不斷湧入癱瘓當地的物資站、以及沒有專業能力的志工貿然跑到現場又不服從指揮擅自行動造成當地居民困擾等...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但這些因為慈善名義的緣故,也因會影響到該組織的聲譽或是管理模式,而很少被提到檯面探討,但在災難社會學的研究中,這種「好心壞事」,本身也應當作為社會的管理災難(人禍)探討:意即整個社會、一般大眾對於單位救難、擔任志工、以及捐款本身,抱持何種看法、態度、或是信念 然後因為太少人研究探討這種事情,所以現在繼續發生給你看
kellerlin
3 years ago
而同時,受災民眾跟受災戶面對災難當下、醫療處置或安置、回復日常生活與後續申請補助等,雖然是由政府務則統整急難救助、福利服務、或各項與家庭有關、就業相關的經濟補助或提供就業機會等,但災難社會學更關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因其社會階級、性別、族群或種族,使得受災者無法找到資源或人脈幫助、被排除或歧視的狀態...而造成下一次面對災害更無力復原之惡性循環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政府救災專款跟申請補助的問題多到飛天,然而田野聽到的八卦其實跟一般認知的私吞或濫用差很多(少數案例),大部分公部門案例都是「淦補助款多到花不完又不能作帳超痛苦乾脆把燙手山芋丟回去免得被懷疑」、「把運用款項當績效,沒辦法用到錢所以繳太多回去被扣績效惹」、「專款專用結果一個公共廁所又拆又蓋前後蓋了三遍」、「分配到的錢根本不夠補牆壁只好買油漆來塗」這種八七八七的事情...
kellerlin
3 years ago
而民間比較悲摧,常常是喪葬費大家集資幫忙墊還比申請有效率,然後地震損害造成跟地權跟遺產的大亂鬥,請公部門來界定結果公親變事主,順帶連申請條件或是判定條件一起出問題,更靠北的是有時鑑定結果你瞬間變成要賠國家土地的犯人...只是要申請一個東西,被公部門從頭到腳謝謝指教一切依法辦理,然後就去人生ONLINE登出了,媽的發科...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也許你想問公部門跟民間的資源顯然有巨大差異,為什麼不能挪用以解決燃眉之急呢?你可以看看人們怎麼想像雷德克羅蘇跟瓷器募款與運用捐款的狀況(正當性),以及如何想像單一家戶擁有自己的社會善款專戶的狀況(公平與正義原則)...再回來看看簡直是災難的救災專款跟申請補助方式...一個巴掌拍不響吧我想...
kellerlin
3 years ago
(企睏)
kellerlin
3 years ago
(回來)
kellerlin
3 years ago
其實921的賑災款項幾乎用不完所以許多乾脆撥給學校重建申請,所以地震後全倒半倒學校才有辦法跟新興建築師合作蓋出永續建築跟綠建築...雖然想說一些錢丟到氣象局或研究單位,或是跟消防醫療等急救單位上,但好像還有法源上的問題不拉不拉...
kellerlin
3 years ago
再來講災難過後,不道德卻不犯法的人禍問題:災難報導災難觀光(並非復原目的的觀光),這些雖在其專業領域(傳播或志工管理)都有批判,但是一直沒辦法上升到管理操作或是大眾的教育層次,導致仍然在現在不斷發生...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災難後最需要的其實是救難資源的傳達,指示民眾避難所位置與樣態、傷亡者聯絡與通知確認、物資發放地點與狀況、如何尋求急難救助或援助、基礎民生建設復原程度與狀況、在地現有客觀狀況與後續災難預防等等等,然後在921我們卻看到超多媒體亂象,甚至許多電台竟然在打藍綠口水戰跟捏造訊息並抹黑誤導(掩面)
kellerlin
3 years ago
明年921屆滿20年,都懷疑媒體20年間到底哪裡有進步了
#媽的發科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而報導本身,直接接觸現場的第一線的記者、跟觀看重複播放災難畫面的觀眾,其實都造成程度不一的後創傷,而且需要輔導或治療(不論是宗教方法、醫療方法、或是社會陪伴),但因當時後創傷的概念不普及...壓力被視為個人因素而沒有受到重視,使得就算非受災戶者也造成身心持續惡化...更諷刺的是一些媒體或組織的目的就是「透過強烈的畫面來喚起民眾的關心」...產生救難道德與媒體呈現的兩難問題
kellerlin
3 years ago
災難觀光的部份,除了直接去災難現場觀看(火場看熱鬧)或拍照(國道走山),在災難現場,有時後某些非專業的志工其實間接的達成「去現場看災難順便度假換工」的狀況...也就是不具有專業知識技術(如急救醫療社會服務、也沒有無線電水電瓦斯修復技術、或甚至沒有建築土木水利農畜漁產等鑑識能力者)、沒有自備糧食與獨立生存裝備、沒有助人專業知識(不了解志願服務守則、缺乏志工與社會服務訓練、無法分配與調度)的狀況下,隻身或結伴去現場結果受災民眾跟志服單位還要提供車馬油水伙食跟安排住宿,只為了你這個只有熱心的大傻蛋...而且這種人還很多(爆氣)雖然會安排挖挖土這種勞力工然後三天後等他累掛就教他滾回去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不過也有反其道而行,刻意在災區復原期組團讓學生去練經驗值拿時數順便震撼教育,然後學生看到亂象又無法解決,回來開始懷疑世界公平與正義並覺得自己是廢物...嗯...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超前的講一下從921地震到88風災,身為助人專業或社會工作者要如何面對這種志願服務人力管理的各種狀況,可以參考這本書《災難管理與社會工作實務手冊》,一般人也可以看一看裡面的救災與面對傷者應有的道德守則與參與志工準備(112-115頁內容下收)
kellerlin
3 years ago



kellerlin
3 years ago
因為太懶沒買書所以從google圖書截圖,拜託不要打我
kellerlin
3 years ago
總之把這些參與救災應有認知的項目反過來看,就是各災難救助現場經常出現的狀況...(扶額)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回去挖結果挖到一些片段記憶都回來了法克
有關公部門/政府/執政黨的信賴危機(政黨輪替)
採用中夭報導先說抱歉惹不要聽主持人講話,請專注在報導畫面,看能夠體會多少東西
紀錄台灣 921你好嗎 Part 3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想看官方統計與整理災情以及政治正確的看這篇
※本影片沒有血腥鏡頭,但有各地災情、危樓與醫療單位的相關畫面,恐觸發情境的創傷,請斟酌是否要觀看
1999年 九二一大地震紀錄影片 台灣 南投縣
kellerlin
3 years ago
其實這邊,懂的人可以看出當時救難的各個問題呢(厭世)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有關國軍弟兄或救災人員後創傷被淡化
有關媒體亂象(跑去醫院訪問受災者干擾休息、為了專訪救出的倖存者阻礙救難人員前進、為了拍災區高空照跑進隔壁大樓等等)
※本影片沒有血腥鏡頭,但有受災者訪問報導與災難現場相關畫面,恐觸發情境的創傷,請斟酌是否要觀看
台灣啟示錄 921 十年特輯 5/8
kellerlin
3 years ago
有關原住民族受災部落的災後重建,所謂「遷村就是慢性滅村」
※本影片沒有血腥鏡頭,但有受災者訪問報導與敘述生命故事,恐觸發情境的創傷,請斟酌是否要觀看
台灣啟示錄 921 十年 8/8
kellerlin
3 years ago @Edit 3 years ago
以重建/警惕為目的921觀光...但是......想以災難地景作為觀光的人請多想想
這個影片到4:58就可以關掉了,後面不知在講尛
有關災難地景,比較好的利用方法是現在的科博921地震教育園區還好充公當作教育使用不然我看學校大概還是會變成觀光景點然後等到沒賺頭地方政府再隨便拆掉蓋公園
紀錄台灣 921你好嗎 Part 5
kellerlin
3 years ago
然後觀看影片時,請注意「觀看重複播放災難畫面的觀眾,其實都造成程度不一的後創傷」這件事,如果這些片段引起你的不解、憤慨、驚恐、悲傷,就請不要再看了,關掉它,然後認真的去捐個血或去線上捐款想想看:這些不公平的事情,是不是19年後的現在仍然存在?以及,自己現在從事的工作與職業,能否幫助到促進社福、救難、醫療等相關團體的忙,如果恰好都不行,就乖乖去睡覺,養足體力,幫我們在救難的時候砲轟那些鍵盤戰士就好,感恩(重點大錯誤)
kellerlin
3 years ago
大部分的記錄片就不放了,活著甚至是一種痛,而且因為沒去認真解決所以現在未來應該還會重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