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 #抗議
這件事我認為可以這樣思考:第一,如果承認民主國家的架構下是人民的基本權利要受到保障,抗議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議題不應該受到差別待遇。而抗議者為了達到表達聲音的有效效果,手段本來就會有行走極端的可能性/危險性。
第二,人民有權發聲是其一,在如此重要的國際性賽事上,主辦單位應該要能預防任何突發事故,加上目前台灣社會最激進的抗議組織,很明顯就是反年改團體,事前的情報收集,包括發生事件之後現場維安和防堵沒辦法在第一時間有效控場,絕對是哪邊出了值得檢討的疏漏。
第三,在台灣自卑情愫作祟下,這種受到世界矚目的機會本就是眾人引頸期盼。如果對一個國家有認同感、榮譽感,抗議或許不會發生。但事與願違,也因此在事後一昧攻擊抗議者毫無幫助,這只是凸顯台灣內部認同感還處於分崩離析,無論是政府和人民都應該去檢討和深思。
latest #83
FISU會長在致詞的最前面有特別針對此次抗議事件致歉,就我印象中他簡單的表示,雖然開場因為突發狀況有所遲延,但美好的事物是值得等待的。

非常簡單但是四兩撥千金的危機處理,我個人覺得他說的簡略但很好。也補強了柯P市長沒有針對抗議事件道歉的部分。
關於第二點維安的部分,雖然實在是不應該,但我認為這也和台灣的經驗值有關。第一個是我們的國家一直處在相對安定狀態,而且也缺乏舉辦大型活動的經驗,百密一疏能夠理解,但也是代表了我們還有很多的改進檢討空間。第二個其實不妨對照昨天的憲兵刺傷事件,台灣基本上在緊急狀態動用武力的情況並不是很常發生,常見是規勸甚至是警告。如果在缺乏實戰,甚至是我們國家長久以溫和方式處理激進手段的前提和習慣下,至少我認為突然要用更強硬的方式處理本來就有難度。
甚至是,在所謂「抗議」這種跟言論自由有關的高度政治敏感性特殊情況下,在發生太陽花事件後期的國民黨政府,和自詡抗議出身的民進黨政府而言,我們不妨老實承認,這都是很難處理的燙手山竽。多少程度的控制和多少程度的放任,其實進入了一個模糊而難以處理的階段。
不過我會認為這是成為民主國家「應該要」、而且也要有膽識去承擔的社會成本,否則就不要說自己是民主自由國家。
立即下載
大鏡文庫💐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針對第三點,我確實是認為砲轟抗議者是一件最快速、最舒壓、但最不用負責任的做法。當然,所有今晚看到炎上的台灣人都可以生氣,但最沒資格「只負責生氣」的就是政府和任何有能力發表(煽動)政治言論的政治人物。

在我噗首論述的邏輯之下,抗議是可能發生而且可以預期的,而事前預防和事後補強的缺漏,我想都會成為後來台灣在舉辦活動的經驗和教訓(除非我們不去檢討)。那麼反年改團體為什麼決定在世大運鬧場,其背後動機和醞釀就值得檢討。我其實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受到某黨派或某國操作利用,也無法有把握地說他們究竟是針對台北市政府的柯P還是執政黨的小英,或者這些所有是不是跟接下來的政治和選舉算計有關,我覺得這些討論和臆測都太泛政治了,台灣社會和媒體不能老是思考這些問題都被政治性話題給侷限,這點真的很要命。
capitalm
6 years ago
不過反年金改革的抗議手段真的有待加強。抗議的目的應該是要讓聲音被聽到,博取同情。可是他們應該是要抗議蔡英文,結果跑到柯文哲場子去攻擊外國人,根本是自己模糊焦點,讓自己變眾矢之的
野生大嬸 說
6 years ago
其實我覺得台灣這幾年對付陳抗並非都是溫和,至少大埔事件,318前後警方的處理都不算溫和。我覺得民進黨上台之後,對於所謂國家權力的界線是比較有顧慮的。至少警察系統知道不需要「揣摩上意」積極行使國家權力去限縮人民陳亢的權利。但是我同意在尊重人民陳抗的權利的同時,對於任何突發事故的預防,反而是要更周延的。這是台灣在更加民主化的過程當中,國家權力在使用軍警系統時,必須更細膩,更用心的地方。也就是台灣過去都用很粗糙的方式在處理陳抗,造成人民跟政府之間的對立與不信。民進黨若基於自身過去街頭陳抗的經驗,想要避免歷史再度重演。然而身為執政黨又不能任由突發事件頻仍發生,該在哪個界線如何預防如何執法,需要費心學習。
野生大嬸 說
6 years ago
今天發生的這個事件,其實對外意義不大。各國在舉辦這種國際性活動,都會碰上陳抗事件,並不稀奇。今天的事件也不算過於荒腔走板(至少沒有傷亡,吧?)。比起去年里約奧運的陳抗,不管是賽事規模,國際關注度等等,都小很多。對於台灣在國際上的印象,我覺得影響有限。但是舉辦這種國際賽,確實有對內凝聚國家認同感、榮譽感、一體感的作用。今天的事件對內的傷害是比較大的。但我覺得這是一個省思的機會。在種種改革,甚至是轉型正義的過程當中,我們要怎麼面對各種衝突和對立。而不是只求和諧,假裝看不見。
反年改團體所挾帶的抗議背景組成非常複雜,理所當然地可以想見裏頭不同利益團體的政治角力、不滿憤慨、以及改革本身所帶來實際影響軍公教人員的生活等等,有很強的政治面和社會面因素,我所知其實也是其中一部分。這噗畢竟還是在此次的抗議事件,不打算討論太多年金改革。至少,身為公教子女,就我的觀察和切身經驗來看,民進黨政府這一年來在處理年金改革時刻意煽動職業和階層對立,不得不說是其自食惡果的原因之一。作為國家政府不能一視同仁的面對所有人民,而是不斷走老路採取還是在野黨的分化政策,看了非常心寒。尤其是在社會對立造成之後繼續強化控制/指使媒體醜化軍公教/反年改團體的部分,更是讓人難以忍受。長遠來看,對國家內部要尋求凝聚力根本毫無幫助,因為台灣本來就不是一個每個人的國家認同感都很強很好很明確的地方,而這也會更加深刻的反映出來。
capitalm: 我其實認為這個可以反向思考,裡面必然有人知道這件事情會引來的惡名/罵名>實質發聲效果,而照行不誤可能有幾種可能,一就是要達成特定政治目的(至於這是要圖利誰,小小我無法窺見天機,因為有太多種排列組合了);一也有可能單純就是發洩式的反撲,我認為人呢有很強的反骨性,心態上越是認為被針對,就會越採取極端的手法,而到了那種時候有些已經不是為了要追求原本的目標了。
野生大嬸 說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沒錯,同為公務員子女的我,也覺得民進黨慣用分化醜化的招數,確實取得很好的效果,得到了「共識」。但是卻是建立在傷害某個族群的基礎上。但是在性別平權上卻又不是這樣喔~顆顆真有趣。如果民進黨一直都無法意識到自己是執政黨,而且是大家的執政黨而不是某個特別的族群的執政黨,終究還是會再掉回去。
chomi: 完全同意學長上面兩點的說法啊~確實318之後台灣迎來抗爭活動,以及與之相應的政府/軍警力量處理手法的變化期,兩者都還在互相拉鋸、適應和拿捏吧。我覺得執法單位「揣摩上意」的情況多少還是會存在,只是現在換成要揣摩在這方面態度不同的民進黨政府XD
舉同樣性質的國際體育賽事來看,我也認為負面影響不會像里約奧運和巴西世界盃有如此高度的國際關注度,雖然對台灣來說依舊是件沒能圓滿的憾事,但更應該正面看待並吸取經驗吧,跟上行列長一事多一智。
在這個特別容易感到國家共感的時刻發生這種看似破壞台灣驕傲感和團結力的事件,單純流於抨擊非常可惜。某方面來說,就是強迫諸君正視自己國內聲音並不一致的現實:並非所有人對「台灣」這個字都有認同感和榮譽心。而我也不認為這種現實就是可恥,相反的,這就是我們國家的現況和挑戰啊。
很好的討論,也是我所想的
~欣迪~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同疑。指使媒體?不能同意這話。
指使媒體?
是他們作的事、說的話讓人感到厭惡才是造成他們自我醜化的原因吧
大鏡文庫💐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就年金爭議快一年來的電視新聞內容而言,我覺得針對軍公教年金改革相關報導的比例、標題、呈現方式、媒體選擇訪問的政治人物說法、名嘴討論等等,在我的感覺上,會認為受到若干操作、能看出製造特定輿論風向的痕跡(是說本來這種爭議性議題如果沒有操作,也很奇怪吧)。反年改團體的手法、帶來的爭議性、抗議效果、後續社會觀感,該團體本來就需要自行承擔,(無論發展至今以及現階段的成員想達成的目的是啥)。當然,這也是我閱聽媒體之後所得到的主觀感覺,因為我針對年改過程本來就有一些意識和想法,媒體操弄的真相究竟如何大概政界和媒體永遠都不會告訴大眾。針對議題有所意見再去閱讀任何新聞媒體,本來在判斷和選擇上就會受到影響,這點應該大家都能同意。
~欣迪~
6 years ago
就我理解的一直都有說明會,讓大家知道年改之必要性(少子化、人口政策,國家財政等等要整理的問題),但這些反年改團體幾乎每一場都在鬧場,還鬧到考試院裏去了。甚麼標題議題呈現方式被操縱?我不能認同。
~欣迪~
6 years ago
不要忘了,這些人是一群既得利益者。因為拿進口袋裏的錢變少了,於是就怒了。他們可不是弱勢團體。
~欣迪~
6 years ago
還有一件事請容我指出,以前很多軍、公、教是沒有參加國考,就這麼被任用進公家單位的,和現在超低錄取率不可相提並論。
同意,像之前的同婚、年改等等
其實一直都有舉辦說明會
但是呢?反對方只想去鬧場,贊成的聽了覺得可接受當然沒意見
然後事後又部分人冒出來說為什麼事前不溝通???
鄉里社區公告的大大小小通知請問都有一個個去參與的請舉個手?
明明平常不去關心,事後發現不合己意才又一堆意見的人才奇怪吧
他們只把自己小圈圈給的訊息當作真理,然後有正規管道卻無視?這樣是誰的問題?
軍公教是既得利益者?不好意思,請問是誰承諾他們這些利益的?是軍公教拿槍逼政府要給他們優渥的退休金嗎?如果不是,為什麼在政府決定更改自己的承諾時,受影響的人不能憤怒?
我對於操作媒體的看法是:反年改團體是真的很顧人怨,臺灣的媒體輿論就算不被操作也肯定會去評議。但媒體在評議他們以及少數個案(比如像是某教師犯法之類)的時候會把整個軍公教和這些事情全部牽起來,加強整個整個社會對立是不爭的事實。
我父母國小老師(當然是考進去的= =),最近被學生和學生家長看不起的情況越來越頻繁。學生可以直接罵我媽「賤人」甚至更難聽但她除了規勸之外也不能做什麼,家長還覺得老師都教不好小孩的品德etc.怎麼那麼沒用。
我記得很清楚以前扁時代的時候我爸媽很綠,也很反感軍公教聯盟,但現在已經心死到覺得這些反年改的傢伙雖然很爛但好歹不會這樣踩這個職業。
今天重點不是弱勢不弱勢,是承諾,是當政府承諾某群人要給他們某種待遇,結果因為種種原因(無論財政或少子化)不能履行承諾時,政府該怎麼做
然後以目前的局勢看起來,政府的處理方式,就是告訴老百姓這些人是既得利益者,所以我們砍他們錢是正當應當的,至於政府當初承諾要給這些人什麼,已經沒人在意了
~欣迪~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idont1595: 不對。如果你有認真研究過軍公教退輔和年金演進的歷史,就會得知如今這些問題,造成政府財政嚴重負擔的原因,其實是一連串自肥的結果。
今天就算軍公教每個都億萬富翁,你政府也不能用"你們是億萬富翁不愁吃穿"當理由,不給當初說好的退休金,因為問題的癥結從來不是軍公教多有錢過多爽,是你政府的承諾算不算數
cindy234: 那請問造成這些自肥的人是誰?基層軍公教還是立委諸公?冤有頭債有主,講的好像是全體軍公教逼迫或設計政府給他們超棒的待遇我也醉了
~欣迪~
6 years ago
idont1595: 如果是當初銓敘部門利用修法自肥,現在當然要改。
然後也不要以為這不甘自己的事,世間萬物都是連動的,今天政府可以違反對小明的承諾,明天就有可能違反對你的承諾
~欣迪~
6 years ago
idont1595: 不要唱高調。這些人領的年金都是你我的納稅錢。請問你到底知不知道年改歷史啊?還是你家都是領很多的那種人?還有你有納稅嗎?
然後年輕人也不要以為這樣改對自己有利,這樣搞只會讓老人繼續佔著位子不退,然後年輕人升不上去,這點教師部分已經有跡象了,今年申請退休的人大減,未來流浪教師的問題勢必更嚴重
以及就因為他們是考進去的,我對於把軍公教和黨國背景連結起來的論調真的是(ry
以前很多軍公教沒有經過國考就任用,但是也有很多是因為有所保障所以拚了命去考的。現在這樣的感覺如同誤上賊船。
因為財政無法負擔(先不討論這個原由是否為真)而砍錢事小,有沒有一個能夠讓人接受、能夠調整日後計畫的的緩衝期,以及在過程中有沒有踐踏這些人的尊嚴,才是真正影響他們對政府信任的關鍵。
他們也有納稅啊
cindy234: 你才是,不要無法回答就閃避我的問題+扣帽子
他們也有納稅+1
~欣迪~
6 years ago
好,那我現在來回答你。其實早在第一次年改(民國79年之前),就已經有識之士算出,正常的所得替代率應該是在52%左右。
cindy234: 你答的根本不是我問的
我問的是,你口中的自肥是受影響最大的基層軍公教驅使政府做的,還是高層例如立委諸公幹的?
~欣迪~
6 years ago
放眼全世界(考量到各國人口及經濟成長等等因素),美國是59%,澳洲是65%,其餘數據等我查出來再一一告訴你。因此在79年第一次年改時,算出來的替代率是59%~60%,很過得去了。
cindy234: 所以你答的根本不是我問的
現在說的自肥,其實是高層公務員最有感吧。反正每次都是死基層,就像之前說的中午關冷氣,我就不信那些高官的辦公室也有關呵呵。
~欣迪~
6 years ago
不過在79年第一次年改時,銓敘部計算時竟然把18%也算進去,造成了104%的替代率!(還有我正在解釋這整個來龍去脈,你是有沒有在聽啊?如果你不想聽我就不講了)
你跟我講這些數字能幹嘛?這也只是證明政府沒有好好+即時做出修正,責任還是在政府身上,但現在被罵最兇的卻是沒有決策權力基層軍公教(既得利益者)
cindy234: 你答的不是我問的我為何要聽?你都不聽我了
說實在的,就算去怪前朝政府,都比罵軍公教是既得利益者有道理
sunny5512373: 看他們的衣服就知道絕對沒關......
~欣迪~
6 years ago
你果然沒在聽。政府現在正在修正啊你是不識字嗎?然後在第二次年改(民國92年),銓敘部更將"本俸乘以兩倍"也計算進去!!這是造成今日財政如此沉重的因素,留給現在的政府很多麻煩。也就是說這一切是系統性的共犯結構。
~欣迪~
6 years ago
現在再不解決這個問題,以後你和你的子女,將會面對嚴酷的事實:國家沒錢。所以沒法建設了。這個問題對我來講相對的壓力小得多,因為我已經老了,你才該擔心。
cindy234: 你也沒在聽啊,我從頭到尾都在不爽"既得利益者"這幾個字,結果你扯東扯西回一卡車不相關的東西
這東西非改不可大家都知道啊,但請問會走到這一步是軍公教全體的錯嗎?不是啊,分明是藍綠政府(大家都執政過別逃)一起裝死的錯,但到頭來卻是被違約+沒有決策權力的軍公教被砍了還要被罵"既得利益者"我不爽的是這一點啊
~欣迪~
6 years ago
我講錯了嗎?是既得利益者沒錯啊。請問哪個行業有子女教育補助、水電補助?在烈日高溫下工作的農民和勞工有嗎?對國家的貢獻絕對不少,但是他們沒有欸。還在這裏傻呼呼的主張這是"政府的承諾"。好啊,慢慢承諾吧。
~欣迪~
6 years ago
錯了就要改。現在就是在慢慢地改,請問這和承諾有甚麼關係?
Narumi.log
6 years ago
idont1595: cindy234:
一邊覺得軍公教是既得利益者,一邊覺得不是,兩位根本平行線啊。
RNarumi: 是平行線沒錯啊,所以我也只是不爽吠吠,不求他理解
~欣迪~
6 years ago
RNarumi: 這要看是要討論,還是爭論?因為很多人到現在也搞不清年金問題的產生,所以我要解釋一下。
~欣迪~
6 years ago
如果是爭論,因為永遠沒有結論,所以不用繼續。如果是討論很歡迎。
cindy234: 那你怎麼不說勞工可以兼差+法定工時,農民有農損補助+不用繳稅?每個行業的待遇都不同,你要這樣扯,我還可以告訴你,警察一天上班十二小時,特別勤務時上班十四小時,軍人則是天災人禍時停休不能回家打掃家園,要比大家來比啊
先前國民黨在立法院發動百項議案癱瘓議事,搞到立法院的公務員連夜念法案,被人質疑這樣是不是超時工作時,政府的回應是"公務人員不適用勞基法"
~欣迪~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idont1595: 軍公教是不用擔心景氣、工作享有保障(不能隨便把人辭頭路)、早期甚且免繳稅。農夫可是看天吃飯欸,小朋友。
~欣迪~
6 years ago
然後你現在講到勞基法,公務人員當然不適用於勞基法管理!!!這有甚麼問題嗎?如果給我十八趴+退休金,我也願意被用公務人員法所規範管理。
cindy234: 那你怎麼不去考警察或當軍人?
現在大概也沒有之前那樣的保障了(我說老師),每年都有人被超額,制度還可以一直改。
樓上,現在退休的已經都沒有18%了喔,有領18%的大概都是6、70了。
不要把軍公教講好像什麼都沒做就有退休金或其他保證似的,這只會暴露你的狹隘和不了解
18%沒記錯的話民國八十年後進入的人就沒了
~欣迪~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idont1595: 你是沒步了是嗎?(笑)。講這句話"你怎麼不考"就知道沒步了,通常軍公教常拿這句話來說嘴。我可以告訴你,我是通過高普考的公務員,但我只作了兩年,因為志趣不合,不想浪費時間。(如果需要任用資格證書編號確認,我可能要翻一下,因為放哪我已經忘了)
其實改是真的要改,只是我覺得改下去有人會不爽也是正常的。而且大部分的人也就只是不爽而已,反年改真的只是…少數OTZ
只是像18%之類的誤解一直傳播,整個職業在社會上漸漸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原本有熱忱的想不退休也難,但現在就怕緩衝期都沒有,所以也不敢退休就是了。
*反年改團體
~欣迪~
6 years ago
台灣2017年老年人口(定義是65歲)已經超過新生人口。以現行人口曲線推算,2030年台灣只剩下2000萬出頭多一點,屆時勞動人口嚴重不足!!稅收也越來越少。大家都會碰上嚴重的生存問題。
~欣迪~
6 years ago
有些事情不用博士,用常識就可以理解。李來希、吳萬固之流明顯無視大環境壓力,堅持退休金一分不能少,不能減18%,也不能回溯既往,這是非常自私短視的行徑!!令人厭惡。相信各位都是深愛台灣的有為青年人士,請求大家不要盲目地支持他們。
慣用分化醜化我笑了,今天他們可以幹醜事,別人不能拿醜事開幹。
capitalm 說
6 years ago
軍公教是既得利益者沒錯,但是用這個攻擊他們也沒有意義。
大部分基層軍公教沒有能力去影響年金制度,只是看哪裡穩定錢多就往哪裡去。每個人不都是這樣嗎?
而民主社會為自己發聲本來就是基本的權利,偶而抗個議也沒什麼。
反年改團體真正應該批評的是完全沒有中心思想、沒有論述。抗議的內容除了要錢之外沒有辦法提出任何實質內容。
他們最愛提"信賴保護原則",但是任何的權利的行使都是在不傷害他人權利的前提下。
capitalm 說
6 years ago
年改拖到這個階段已經沒有任何善終的可能。已退/屆退公務員、新進公務員、國家財政,這三方已經不可能顧全。只能找一個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折衷方案而已。
政治最終手段不就是妥協嗎?沒有道理要犧牲所有人只為了成全他們。
你想要錢也可以,麻煩提出你的理由。是每年都要出國旅遊?買房子要付貸款?還是沒有錢就三餐不繼?把需求攤出來大家來討論啊。
口中講不出道理只會扯一堆五四三,抗議不成還跑去攻擊完全沒有關係的外國人...這才是反年改真正令人不齒的地方。
GIO吉歐
6 years ago @Edit 6 years ago
純噓「指示/操作媒體」,你以為媒體真的是誰下令就報導甚麼啊?舉例一例一休,因為傳媒老闆是受害者,各家不分黨派砲轟這項修法;然而軍公教議題,用屁股想都知道怎樣寫讀者比較愛看,每次看到媒體操作陰謀說都想大笑三聲,吃飽太閒。
Alan
6 years ago
年改有必要性沒錯,所以很多團體不是反年改,而是反對目前提出的改革方案(兩者差異應該很好理解?
再者,合約就是合約,合約內容也不是基層公教單方決定的,怪他們有什麼用?就算合約中福利真的很好,單方面修改契約就是不對,這樣有很難懂?如果這樣隨便改沒問題,表示老闆們只要公司營運狀況不佳就可以自動扣員工福利?譬如合約上原本月薪十萬,結果公司虧錢就減少薪水成七萬,是不會活不下去啊,但這樣真的對?
Alan
6 years ago
各行各業都有他的優缺點。科技業很賺但是要用肝去換,農夫看天吃飯沒錯但有農損時政府也會補貼,從商則是大起大落很看運氣,軍公教就是一個穩字薪水普普加上退休比較有保障。這些福利都清清楚楚的寫著,覺得好就加入。問題就在於當初民間待遇普遍較佳,錢拿到再說,而沒考慮到退休後的問題。結果經濟一變差後,反而開始眼紅所謂軍公教既得利益者,嫌他們拿太多。也不想想當初自己在私人企業領爽爽、繳少少的時候,人家可是領那麼點死薪水。一切都是個人選擇而已。
Alan
6 years ago
年金設計若是真的有問題,請坐下來談,然後所有肥貓政務官先放棄退休福利,而不是抹黑軍公教人員。舉辦說明會也不能只講自己的,不聽人家意見,不然根本沒效果不是嗎?而且數據顯示,勞保會先破產,為甚勞保還不改?反而先檢討晚破產的退撫基金?
另外,把年金和納稅錢混在一起也是有點問號,兩者完全不能混為一談吧!不管是退撫、勞保、勞退基金,都是用大家每個月薪水提撥的錢去各自運作,跟稅收到底什麼關係?年金賺了,我們也分不到。年金賠了,是他們自己就領不到錢,也不會用政府稅收去補阿,人家吃麵你在喊燒?不繳/領公教年金的一點都不會受的影響啊!怎麼講的好像爽到他們就會苦到一般勞工一樣?難道我理解錯了?
capitalm 說
6 years ago
年金就只有兩種來源,現任公務員提撥和政府提撥。破產以後還要維持年金就只有兩種可能: 壓榨現任公務員或是用稅金補,不然錢從哪裡無中生有?
Alan
6 years ago
那也要真的破產後政府決定要救這些人才會用到
個人是懷疑這種環境和輿論未來政府會願意救才奇怪
而且勞保會先破產呢~~~~怎辦?
capitalm 說
6 years ago
合約有約束性但是不是絕對的,自然人法人破產都可以債務協商,年金為什麼不能? 要坐下來談可以但是請提出論述。政務官已經有砍了,而且人數很少,影響根本不大
capitalm 說
6 years ago
勞保就不勞煩您操心了,我們早就把他當丟到水裡,自己規劃理財了
Alan
6 years ago
其實我也是勞保一員啊(掩面XD
就我所知檯面上應該有很多種方案吧,只是現在看起來政府就只打算利用輿論推自己的版本?個人感覺啦
至於政務官...咱的年改會林主委還沒放棄18%呢(目遠
azukaga:
哇兩天不見這噗下面變得有點詭異的狀態了
想補充一下:
我不完全反對“操作媒體”這種說法,畢竟媒體就是會有高層意識形態的壓力以及新聞熱度/點擊率的壓力,大概就是帶風向啊放謠言啊這種的手段,不管是現在民進黨政府和國民黨政府都有做啦
只是“指使”這詞個人認為有點用的過重了、會讓看的人容易解讀成陰謀論,當然也不是說陰謀論不可能存在
在年改這種議題上現在的政府的確可以做得更好,減少對立、讓不管是否是軍公教的人民都更了解為什麼要改、怎麼改,但回到改革這個議題來講本來就是會激起對立的,個人認為總是比前幾任放著爛掉讓最後爆掉的那一任政府收拾來得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