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內底揣趣味(生活中找樂趣) says
5 years ago @Edit 2 years ago
史明回憶錄:「中華民國」不是台灣人的國家,繼續使用這看板,會害子孫無法做主人
史明回憶錄:「中華民國」不是台灣人的國家,繼續使用這看板,會害子孫無法做主人 - The News Le...史明歐吉桑!!!

台灣與中國,雖然祖先是同樣血緣的漢人,但今日已發展為「台灣民族」與「中華民族」之別。
https://imgs.plurk.com/QuY/MhO/RW8A2VlBxbpaDo464a4Ro3aPIgo_mt.jpeg
#史明回憶錄 #華獨 #法理台獨 #建國之路 #台灣民族主義 #體制外革命 #體制內改革 #中華民國寄生台灣 #ROC的陷阱 #別當賣台幫兇統一共犯 #偷渡回台 #埋國家認同的種子 #洗腦成果與奴民思想未解殖 #內部殖民 #全民參政 #現實成本 #台灣戰略地位 #招牌
latest #79
三、進入另一階段的革命生涯
我要離開日本時,因嫌棄中華民國駐東京辦事處(中華民國外交拚輸中國後,已喪失在日本的大使館)需要領取所謂回台「入境證」的政策,再次翻牆入台灣,最後在新營交流道遭到逮捕。這條回家之路,我應該走得跟大部分海外獨立運動者大不同吧!雖然長期離開台灣,但我回來後,克服生活及心情上的不適應,在被釋放之後,立即追求革命目標,毫不懈怠的力行實踐。
離鄉背井,經過四十餘年亡命日本後,於一九九三年才重返台灣永久居住的我,跳過了四、五十年,深知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經過變革,已經捲入全球化的漩渦中。但在外來統治者不斷搖擺、台灣社會逐漸媚中之際,我反而強化畢生服膺的自立政治信念無所動搖,也深信台灣民族的歷史意義必會獲得全面解明。
我知道台灣已沒有武裝革命的空間,畢竟台灣人有了敵人給予的假「民主」後,大多害怕武裝行動,所以我返台之後,不得不把工作的重心放在「啟蒙」與「組織」。在海外做了四十年革命,回到台灣後,還是得從革命第一課開始做起,真是無話可說。
以下是我返台時抱持的六大戰略,獨立台灣會直到今日,也還是在做這些工作:
(一)宣傳理念,
(二)組織大眾,
(三)綜合鬥爭(體制內改革與體制外革命合作),
(四)聯合陣線,
(五)民主鬥爭,
(六)國際宣傳。
以及從這些戰略延伸出來的五種戰術:
(一)深入群眾,
(二)發展組織,
(三)積聚力量,
(四)造成風氣,
(五)打倒敵人。
要如何將上述的戰略戰術加以具體實踐呢?一方面,我是以獨立台灣會在各地所設立的聯絡處為據點, 逐步發展宣傳車隊,進行常態性的遊街宣導,也參與捍衛台灣人尊嚴的各種遊行抗議,並曾設立地下電台在空中傳播理念;另一方面,則舉辦大大小小的講習會,或是出席他人主辦的各式演講會,向基層民眾、青年學生等講解台灣人的歷史及自由民主的真義。
這兩方面的共通性,就是同以大眾為對象,以啟蒙為出發點,以達成台灣人的覺醒,進而組織起來,展開行動,挺身為建立自己的國家而奮鬥。
但在敘述我返台後的具體作為之前,有必要先解釋一下我所做的體制外工作,與其他政治人物所做的體制內活動之間的關係。
不可諱言,一九九○年代以後的台灣,已經是選舉掛帥的時代,反對陣營的人才、資源,幾乎全投入選舉活動。在這種局面下,許多人不免疑惑:獨立台灣會一貫堅持的體制外革命路線還有必要嗎?還有可行性嗎?獨台會宣傳車隊平日高喊打倒中華民國殖民體制,到了選舉時,又大陣仗為競選中華民國公職的獨派候選人助選,究竟有沒有言行不一、自棄原則呢?
諸如此類的疑問,追根究底,就是質問台灣人在推翻外來殖民體制的過程中,「議會」與「街頭」是否該齊頭並進?或只要獨尊「議會」路線,最終取得所謂「執政權」即可?所有關心台灣獨立運動前途的人,都無法迴避「體制外與體制內的關係與角色為何?」「各自又有哪些功能與侷限?」等問題。
四、 台灣獨立建國的兩條路線及兩個工作方向
今日台灣仍在中華民國殖民體制統治之下,為要達成台灣民族的獨立建國,必須有兩條路線及兩個工作方向。所謂兩個工作路線就是:「體制外革命revolution(路線)」與「體制內改革(reformation)路線」。在體制內改革是應付當前的現實,在體制外吶喊是堅持革命的終極目標。這種革命方式已有前例,例如第二次大戰終結後,猶太人在一九四八年宣布建國以來,回教徒的巴勒斯坦人就是採用這種二重政策來反抗以色列。
(一)「體制外革命路線」
所謂體制外革命路線, 即是站在殖民地體制之「外」,以高唱及實踐「革命」的方法來達成獨立目標。
自一九五○年代起,在海外崛起並發展的「台灣獨立運動」,就是體制外的革命鬥爭,是要宣揚「台灣民族主義」,排除「外來殖民體制」,高舉「台灣獨立建國」,擬以「革命」的方法打倒外來殖民體制並建立台灣共和國,故是革命的,是由根基推翻「中華民國」為開端,而後再建立「全民」的政治民主、經濟民主、道德秩序良好的現代國家。
中華民國的獨立不是「台灣獨立」,僅是一小撮特權者或少數高級知識份子拿到政權,依舊是一人獨裁的殖民統治)台灣獨立運動既然是「革命」,就要從建立「理念」、「立場」、「戰略戰術」、「紀律」等現代革命的根本問題著手。
「理念」,是要從認識「台灣的歷史社會是怎樣的歷史社會?」開始,再檢討台灣為何要獨立?台灣獨立的主力是誰?革命的對象在哪裡?台灣與中國的不同點在哪裡?……等,把這些基本問題弄清楚,才有清晰的「台灣獨立理念」(台灣民族主義)。
這樣才能知道:台灣四百年來都是屬於殖民地社會,台灣史是反抗外來侵略的歷史。台灣人為了繼承「出頭天做主人」的歷史傳統及保持民族的生存,必須爭取台灣民族的自主與獨立。
台灣革命的主力軍是佔全人口八十%的「台灣大眾」(不是一小撮的特權份子)。台灣人要打倒與反對的,是現正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與想要併吞台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台灣與中國,雖然祖先是同樣血緣的漢人,但今日已發展為「台灣民族」與「中華民族」之別。
台灣是跛腳(沒有政治民主、經濟貧富懸殊)資本主義的殖民社會,然而中國是半封建半資本主義、後進的一黨專制社會(所謂「共產主義市場制」)。
台灣與中國的矛盾,不是種族(tribe)矛盾,而是民族(nation)矛盾。然而,台灣過去半世紀的獨立運動,關於這個「獨立理念」的理論建設幾乎被忽略,只管罵革命對象的蔣家、國民黨、中華民國,就自以為是獨立運動,這不過是「感情」獨立而已,難以解決獨立運動的根本問題,必須以「理性革命」,才會達到終極目標。
立場」,既要改變台灣的現實,那麼,要站在哪邊來想、來說、來做、來鬥爭?當然不是站在殖民統治的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邊,而是必須不妥協、不投降、堅定不移的站在被殖民統治的台灣這邊,這才是「台灣獨立的立場」。台灣人只有站在「台灣人」的立場,其他沒有多話可說。
「戰略戰術」,為要改變現實,必須要「行動」,要以明確的台灣獨立理念和堅定的台灣立場,跟具體的「社會現實」相結合,才會產生能導致獨立成功的戰略戰術(戰鬥的大方針與具體策略)。
戰略戰術要在堅持理念與立場的前提之下靈活運用,萬不能以戰略戰術來改變理念與立場。「革命的主力」,要以佔人口絕大多數的「台灣大眾」為主力軍,來與敵鬥爭。同時要把台灣的福佬、客家、原住民三大族群,用「台灣民族」的框框給圈起來、團結起來,才能打倒殖民體制。
如上所述,「體制外革命」的任務,就是建設理念、堅定立場,確實實行戰略戰術,遵守紀律,不妥協、不投降的實踐「台灣獨立」、「台灣共和國」,以「行動」來改變現實,而打倒「外來殖民體制」,這就是總目標及大目的(大義)。加強理念、深入大眾、組織大眾、造成時機、打倒敵人。
(二)「體制內改革路線」
現今台灣既然仍在蔣家中華民國殖民體制之下,台灣獨立運動除了如上的體制外革命路線之外,必須再有「體制內改革路線」。雖然特務大頭子蔣介石及特務小頭子蔣經國相繼死亡、台灣人提高政治覺醒、李登輝導入民主空氣、陳水扁曾被選為民選總統,但是,大家要睜大眼睛看一看,所謂政府的地基、柱子、一磚一瓦,仍然完全留著蔣家國民黨中華民國的本質,外來殖民統制仍然存在。
因此,台灣獨立運動必須進入「體制內」,把其殖民統治體制的特務、軍閥、官僚、獨裁的一磚一瓦都拔除,獨立運動才能上軌道。然而「體制內改革」不能喊「革命」與「獨立」(台灣的內外形勢使然),只能以自由、民主、平等等民主鬥爭的方式實行「改革」,而來準備「台灣獨立建國」的客觀環境(喊獨立、打倒殖民體制是「體制外」的任務,「體制內」的任務是以改革來廢除其殖民地性統治體制),體制內改革並不等於台灣成為國家。
因此,體制內改革路線所要做的是:
第一,「還政於民」,實現完全民主(現在是由少數幹部操縱的「假政治」);
第二,恢復台灣領土的完整(台灣海峽任中共人員、槍枝、毒品、細菌等,如入無人之境的滲透入島內,台灣生態原貌以及社會道德、社會道理等皆徹底荒廢)並恢復生態原貌;
第三,建立「台灣共和國」,恢復台灣社會原有的社會正義、道德及秩序,有計畫的提高經濟生產,分配公平(主權在民,為政者是「公僕」,要以公開、說服、檢討的謙虛態度,為人民服務,要負起責任、說到做到、埋頭苦幹、操守清廉、賞罰分明、以身作則);
第四,喚起全民「保衛台灣」的決意,組織保衛力量,與中共搏鬥。
這四條就是當前要做的急務,講獨立、喊正名的口號,不是體制內改革要做的任務,但所謂的「中間路線」即等於投降路線,更加不可以。
「體制外革命路線」與「體制內改革路線」,是獨立運動的一體兩面,過去在世界上的「民族獨立、殖民地解放」運動,都是以這兩條路線的鬥爭方式實現獨立建國(世界上已獨立了二百餘國),
以台灣獨立為最高理念(台灣民族主義),團結一致、互助無間,才能發揮最佳的效果
(目前台灣是「體制內改革」獨佔資源,反而歧視「體制外革命」,從海外歸台的「體制外」份子也幾乎都投入「體制內」去當官,因而「體制外革命」缺乏工作人員,造成資源短絀)。
以上就是台灣獨立運動的兩條路線,即體制外革命與體制內改革的思想內涵與行動綱領。
(三)「兩個工作方向」
再來談台灣獨立運動的「兩個工作方向」,這可分為「島內工作」與「國際工作」。島內工作是上述島內的革命與改革,建立「台灣國家」;另一方面就是有關「國際關係」的工作方向。
我們要再次勇敢的面對現實:假如台灣在國際上完全孤立,恐怕早就落入中共(中國)的掌中。幸好台灣在「地緣政治學」(Geopolitics)上是「世界的台灣」,所以,不但過去沒被中共併吞,將來更有達成獨立建國的機會。
台灣、台灣人為了獨立,達成「出頭天做主人」的建國目標,必須與友邦建立深厚、親善、信實的關係,台灣的主權獨立與建設台灣共和國的崇高目標,與美國、日本的國家利益互不衝突(從國家安全或是民主主義的原則來看),不但如此,而且是一致的。
對日本而言,台灣是日本通到東南亞地域的交通要道,也是能源運送路線(日本從中東運來的石油佔其總能源的六十%)。
對美國而言,台灣是美國的「亞太戰略防線」上的重要一環。故與美、日在國際外交上,台灣要好好維持最高的友善和信任,這從台灣來說,當然是構成為防止中國大國主義併吞台灣的堅強「屏障」(萬不可如過去那般,為了台灣島內的政治鬥爭,而來惡用對美、日的外交關係,以致引起友邦的信任危機)。
我們在國際上,要宣布與實行「台灣保衛台灣」,然後為了台灣的生存與獨立,要與美日等友邦取得緊密的連繫,合作無間,這是不可或缺的要事。
「中華民國」不是台灣人的國家,台灣人若沒志氣,想繼續使用這個Kanban(看板),會害子孫無法出頭天做主人。
=引用結束=
(跪著看完了啊啊啊!!!)
加西莫多
5 years a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