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可交流|歡迎拍扁嗶啾(?)】
https://i.imgur.com/F7bCBfS.png
靠在樹上,因為惡夢驚醒,直接從樹上摔下來,「阿幹幹幹幹幹!好痛!」吃痛的摸著被撞痛的腰,頭套也飛了出去。
「啊啊、真是討人厭的夢啊。」
latest #83
【中】歡樂過頭了來小虐一下嗶啾(白目嗎#)醒來後嗶啾又是個小白幕了
「咦咦咦咦!!??」被樹上摔下來的人嚇到了
melody_owo: 「啊哈、糗樣被看到了,那亞早安啊!」笑著揮了揮手,說早安不為過,因為自己算是晚上行動的。
立即下載
嗯?什麼東西掉下來了
「嗚哇?!」難得閒情逸致久違的坐在樹下看書,才看不到一半就從樹叢掉出一個人差點沒嚇死, 「呃、麵包男?」
「是嗶啾阿早安!」 「那個...你沒事吧?」好像摔的很重
【KLM】羅薩
9 years ago
被嚇到,仔細看才發現是人,「還好嗎?」幫人施放治療術。
「哇──」嚇了一跳,蹲在對方的旁邊戳了幾下。「是小嗶啾──沒事嗎──?」
hathuya: 「咳咳、是、是我啦!」欲哭無淚的摸著腰。
Akiramoto: 「什麼麵包男?!」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啊痛痛痛…早知道就不要在樹上睡覺…還以為風景好氣氛家可以睡的很好結果做惡夢…」嘆了口氣,有點難過。
melody_owo: 「早安…嗯?沒事啦、只是有點痛。」指了指腰,很無奈。
chun_shang: 「還好、啊,謝謝你呢!」笑著,疼痛明顯的緩了很多。
pri_spade: 輕輕顫了顫,「還好還好…只是做了惡夢摔下來了,有點痛…」苦笑著爬起身。
「……誰??」[<-?!
「沒、沒有受傷吧──?那個,繃帶──不對,治癒術──」施展了治癒術。
「嗚......」好像不能幫上什麼忙....
【KLM】羅薩
9 years ago
「下次要小心呢。」
zj4co1u4: 「就麵包男啊,不然要叫你麵包賊哦?」挪挪位子跟對方拉開點距離, 「作惡夢?」
哇啊 」被人滾落嚇了一跳,往上看推估對方是從叉枝滾落的,「睡著的地方太硬不舒服會做噩夢啊需要幫忙嗎大哥? 像對方伸出手。
哇啊!!! 呃.....你還好嗎 小心摔爛屁股喔(#
ten343: 「嗄、是我是我…嗶啾…嘶、好痛啊。」
pri_spade: 「啊、謝謝!」感覺得同痛不見,有點開心的蹦跳著,「謝謝你啊!好很多了呢!」治癒真方便!
melody_owo: 「啊、已經沒事了!」笑著搧了搧手。
chun_shang: 點點頭,「好,我會注意的…」尷尬的抓了抓頭。
Akiramoto: 「啊、是啊…」苦笑著,「很怪吧,明明就是AI可是卻會做惡夢,真的很神奇呢。」笑著靠著樹幹,望著滿天點點的星斗,雖然很馬賽克。
lali55243: 「嗯?幫忙?」順是的拉住對方得手站起身。
Kite_8bit: 「摔、摔爛屁股…應該不會啦!啊哈哈…」乾笑。
「不會──沒事就好──需要的話隨時都沒有問題──」拍了拍褲子,站起身來。「做惡夢──還好嗎──?」
pri_spade: 「嗯…只是想不透而已。」苦笑著,「其實越是待在這邊就越感覺得自己像個人呢…就連做惡夢也是、很奇怪吧?」
zj4co1u4: 「……在這邊的話,大家都算是AI吧,」沒有看著對方,只是自顧自的翻書, 「也可以說、大家都是一樣的人,既然是人的話,會做夢也沒什麼了不起吧。」
「會很奇怪嗎──?」歪頭。「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啊──?這樣不好嗎──?」
Akiramoto: 笑了笑,「也許是呢?」看了對方眼,又繼續看著眼前的風景,「還真是奇特呢,不知道該慶幸還是不慶幸呢。」
「真的沒事了嗎?」盯著<
pri_spade: 「我不知道好不好…但是我覺得這樣的感覺很棒?」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靠著樹幹,「以前總是看著型型色色的玩家從我眼前走過,但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變成玩家的一天呢,很有趣。」
zj4co1u4: 「這全看你自己怎麼想。 覺得這樣很好、開心的話就感到慶幸,覺得不開心不喜歡的話…就當作是暫時性的吧。」
zj4co1u4: 「嗶鷲…?鳥鳥?沒事嗎?」拍拍。
melody_owo: 點點頭,「沒事了!謝謝你!」
「如果小嗶啾喜歡現在的感覺──那就繼續下去吧──?」跟著坐在旁邊。「雖然我不清楚小嗶啾的事情──但是我覺得現在能這樣跟小嗶啾在一起──很快樂哦──」
「哇阿不用謝謝那亞啦!!那亞又沒做什麼....」
Akiramoto: 「啊哈--也是呢!」輕笑著,「也是呢,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ten343: 「嗯嗯,我沒事的啦!」輕笑著,起身跳給對方看。
zj4co1u4: 「可是不是很痛嗎??」
zj4co1u4: 「……所以,你怎麼想呢? 是覺得開心還是不開心?」放下手中的書,看著對方。
pri_spade: 愣了愣,「啊、嗯…謝謝。」忍不住的露出溫柔的微笑。「我也很快樂喔。」
「如果可以每天都這樣就好了──大家都在一起──快快樂樂度過每天──」上下晃著雙手。
melody_owo: 「嗯、因為關心…所以也謝謝?」
ten343: 「呃…確實,不過過幾天就好了!沒事的喔!」淺笑著。
Akiramoto: 「其實、挺開心的。」頓了頓又道,「能認識大家怎麼能不開心呢?」
pri_spade: 「是啊,就連我也有一點小小的不想回去了。」輕輕笑著。
zj4co1u4: 「…… 是嗎,」淺淺的笑了, 「覺得開心就好,其他的就不要想太多了?」伸手揉揉頭。
「最後大家果然會回去嗎──?」有點難過的樣子。「我想跟大家在一起──不想回去──」
Akiramoto: 呆了呆,「也是呢,謝謝你喔!」淺笑著,「講這種話感覺很帥氣呢w」
pri_spade: 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頭,「那就一起不要回去吧!」笑著,「而且就算回去了也會再見面的對吧?只要這麼相信就好了?」
「嗯── 一直待在一起──!」被摸摸頭很開心。「那就算回去了,也一定要再見面哦──」
覺得這樣兩個人很萌很可愛,但是又飽含虐虐的味道... (心情複雜
zj4co1u4: 「這樣的話其實很普通吧…? 不過老子本來就很帥氣!」(喔
pri_spade: 「嗯…一定會的。」笑著。
【中】真的QQQQQQ 可惡QQQQQQ想攻略(幹嘛######
Akiramoto: 「是是ww超帥氣的。」忍不住笑出聲,「果然自由的感覺很棒呢。」
zj4co1u4: 「笑屁笑哦、老子很認真的!」拿書敲頭, 「自由…嘛,這裡是這樣沒錯啦,只要不要每天12點返回村莊就好。」
「嗯──我也一定會去找小嗶啾的──!」
來哇來哇,給你攻略 (乾 我也想攻略小嗶啾 (你滾
Akiramoto: 笑著偏了偏頭,「即使這樣也足夠自由了。」意義深長的笑著。
pri_spade: 笑著摸了摸對方的頭,「是嗎--這樣我會等你的。」像是認真又像半開玩笑的說著。
【中】 一起努力!
「嗯──!」看起來非常開心的模樣。
一起努力!! 話說可以戳友嗎 (你滾
pri_spade: 「啊、不過今天時間晚了,也該回去了。」忍不住拍拍對方的頭,「我要去工★作了。」笑著搓了搓手。
【中】可以哇可以哇!(馬上戳(#
「嗯──小嗶啾──加油哦──」揮手揮手。
pri_spade: 「嗯、掰掰!」開心的開了跑速衝向村莊,邊喊著,「錢我來了!!!!」
zj4co1u4: 阿,是嗶啾阿,沒事吧?
hathuya: 點點頭,「啊,沒事沒事,謝謝你。」苦笑。
走一走突然有東西掉下來,看著差點被砸中的史萊姆,被嚇的跳離,回看是什麼掉落...「嗶啾?」
yancan: 「啊、嗨。」無奈的苦笑著,「幹!!!史萊姆!!!」驚叫著一秒往旁邊退開。
...「呃...嗨...。」走過去撿頭套,然後去拍拍飛行失敗的鳥...「下次飛行不要忘記拍翅(?)跟注意下方。」
yancan: 「啊哈哈…」尷尬的接過頭套,「我不是要飛啦,做噩夢不小心摔下來了。」無奈。
「噩夢?」在人旁邊蹲下,拿一顆糖放在對方手上「還好嗎?夢到史萊姆海?」
yancan: 「啊哈,那也確實是很恐怖的夢啦,但是不是。」淺笑著,「只是想起了自己身為AI的一些事情。」臉上沒有笑容。
看著人...「身為AI的事...讓你覺得是噩夢嗎?」側臉靠在膝上看「嗯...,因為AI跟人,不同?」
yancan: 「嗯…我們本身就是被創造出來的,有點不同吧。」輕輕的笑著,卻沒有感情,「應該說…現在出現的感情才是噩夢吧,如果是在之前會被標上『ERROR』,然後被維修,但在這裡是如此的自由呢。」
...,也是...。
「所以你夢到回去的夢?」
yancan: 「是啊。」淡淡的笑著,「總覺得回去了也會被取代吧。」臉色陰暗起來。
zj4co1u4: 怎麼了嗎?感覺嗶啾臉色不太好,做惡夢嗎?
「聽完這句總讓人想說,社會是殘酷的...?」拍拍背「既然回去是那樣,不如好好享受現在吧,未來就讓未來去煩惱。」
hathuya: 「嗯…是啊,結果就不小心摔下來了。」無奈的指了指樹上,自己是從上面摔下來的。
yancan: 「啊哈、也是www」忍不住輕笑,「嗯,是啊,在這之前就多享受一點吧!」
拍了拍肩「那下次不要在飛安失事了,真的壓到史萊姆,我深信你會多做幾次噩夢。」
yancan: 「……。」打了個冷顫,「我會注意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