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鴕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霹靂/鴉太) 頭痛
文藝復興的我
latest #10
公子鴕
1 months ago
太君治最近時常頭痛,他覺得不是因為太累,就是因為頭上重如泰山的官帽。
公子鴕
1 months ago
時近亥時,天機院主書房燭火通明,太君治全神貫注批閱著桌上的公文,希冀能在子時前結束,因此當風透過窗戶吹進房間時他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便又低頭繼續忙碌。
公子鴕
1 months ago
近日天氣頗為悶熱,他不覺得無緣無故會有風吹進來,肯定是某山大王又不請自來,他也很習慣了。
立即下載
公子鴕
1 months ago
曾經有人說過守衛這種職務在需要的時候都形同虛設,他十二萬分贊成這種說法。
公子鴕
1 months ago
鴉魂熟門熟路在太君治書房逛起來,先是吃了桌上的糕點,然後替自己倒了杯茶解膩(用的還是太君治的那個),再走到他旁邊百無聊賴看著他批閱公文好一會兒,最後踢了鞋襪躺到床上去。
公子鴕
1 months ago
對於鴉魂吃他的喝他的睡他的(床),太君治從一開始客氣請他離開,想當然無效,後來就隨便他了。
公子鴕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事實證明不理他是對的,太君治如期在子時前結束公務,他把公文堆在一旁,脫下帽子,當他準備脫下官服就寢時,發現鴉魂還霸佔著他的床。於是他深吸一口氣,用溫和的聲音道:
「鴉魂,吾要就寢了,你請回吧。」
公子鴕
1 months ago
「想睡就睡啊。」鴉魂翻了個身面對他,還拍了拍身旁的空床位:
「天機院主的床睡得下兩個人,反正該看的都看過了,還需要在意嗎?」
公子鴕
1 months ago
「......」太君治覺得他的頭痛的原因除了太累跟帽子,一定還有眼前的山大王。
公子鴕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你身上還有哪一處是我未知的呢(不要A別人的台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