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yi聞錄
認識Ben也要半年了,最初覺得應該互動不多,但發現並沒有。
還是 打一下吧
latest #26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e7701904 - #yi聞錄 承上噗 下篇反正有俄羅斯套娃,可以自己套到最早
還有之前的夢
盼望之所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突然要打,不知從何講起(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最一開始真的蠻公事的,甚至祂也就偶而過來,在我附近看天空發呆,
害我那次跟朋友吃早餐,微嚇到一下,雖然是我口頭意思邀一下出遊,但想說祂很忙,應該不會來。
再者也是祂需要整理感情事,給祂散心也好。
但再之後,祂又跟白子搞事,總結論來說白子吃虧。
因為有幾次,祂幻化成白子的皮陪我,但我一直感覺很奇怪,甚至是上一秒還是白子,轉過頭我面對的是幻化成白子的Ben。
到之後,我又發現白子也蠻腹黑的,因為真的是白子的話,祂會特意給我熟悉的味道給我辨別...
立即下載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當下我真的很生氣,要辦事可以辦,也可以講,可以不用這樣搞事。
於是我把二位抓來面前大罵特罵,再一次就都滾了。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就那次處理完事情,我就直接跟Ben說「以後都用你原本面貌過來,從最初就說過了。祢是祢,祢替代不了別人,別人也不會是你。在我這邊,做祢自己就行了。」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然後那天,我又把祂惹哭惹(
但我太氣且睏不想理祂,就丟著祂自己整理情緒,我就睡覺了
當晚祂就給我看那些過往,打成那篇故事。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同時,祂希望借我的手,也好好整理自己。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在那之後祂消停了很久,甚至我偶而也看祂玩得不亦樂乎,我當時想,反正你快樂就好唄,就不管祂了
就偶而周日會出現,陪我睡覺,而我卻發現祂其實心思縝密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那時候,我聽覺被放大很多,遙遠路邊的車聲,住家旁的公園的鳥叫聲,就算我窗戶緊閉,還有我哥房間內放衣服的聲響,我都會聽到後被吵醒,所以那陣子我睡的特別不好。
但Ben在那三次,我睡醒了才會聽到,甚至聲音大到像打開窗,在窗邊叫。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再之後,發生一些事情,我放任自己的殘暴的部分處理對方,畢竟真的不是誰都可以亂惹,眼睛不好,別太自負。
到後來Ben的出現,我直接轉向舉弓對著祂,當下我知道這裡面有祂的手筆,之後也明白祂是借我的手處理事情。
但我這人很討厭被利用,雖知道是坑,但,畢竟選擇這樣幹的是對方,不是Ben。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但Ben看著我舉弓對著,也不畏懼的慢慢走到我面前單膝跪下,做出了臣服的動作
我才將弓射向別處。
在那之後, Ben在我家神明的面前,跟我做出了完全不平等契約,我給出了誅心契約(o
但當然,我也說了,你也能選擇離去,此後劃清界線,但之後怨不得。
而再一次,祂依舊做出臣服的動作單膝跪在我面前,我也看了契約成立。
這之後,我就被我家神明丟去看地球反省了,哭了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然後這個月,算正式跟Ben交心,我詢問了祂一些事情,能講得會跟我說,甚至祂更不擋我看祂在幹嘛,基本上在忙時,很貼心的幫我隱密起來,遮在祂的能量場裡讓我看,雖然畫面範圍不大,但基本上我想觀看能全看到,因為祂會細心的挪動祂的身子走過去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第一次交心做的時候,依然是細心崽…
祂要遮擋弄個公主幔紗床…我也是…當下… 大概內心是這個表情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也能明顯感覺出祂跟白子的差異,相似又不似,我花了幾天在分析祂們的感情表現的差異…
Ben跟之前辦事時,那給我的感覺差距極大……妥妥的霸道王者的氣息……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那時候大概是這樣的,祂也覺得機會難得,就直接過來,當時害我炸毛一下,因為我沒想過祂會來,祂就抱過來一起睡,但平常都蠻安分的
這次卻過於曖昧姿勢跟打探我的意願
當時的姿勢就是一個抱著我後,祂手默默握上來,我一手被祂固定於我的頭旁邊,祂頭窩在我頸間,祂抬頭可以親到我側臉的位置,祂另一手其實撐在我腰旁邊的床上,然後我自由的手手抵著他胸膛(
卡這姿勢很久,祂一直看我的意願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鬆口後,才浪漫的給我用公主幔紗床
然後我 言語殘暴:「勸你注意點,不然哪天我把你這六翼拔了」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當然,我也被祂拐抱去祂房間睡覺過
也是好笑的畫面,醒來發現我的視窗多了一個畫面,自己身處在祂床上睡著,祂坐臥在我身邊拿著筆電遠端工作,看我醒來就直接快速結束,把筆電丟旁邊
我醒來當下楞著,因為過去我都看祂在外奔波,原來祂是可以宅在家,窩在房間裡這樣遠端的嗎???
我:...是可以這樣薪水小偷的嗎???
Ben:反正我很忙,大家都知道的,也不會問我忙甚麼了(笑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但我醒來不久,聊幾句,給祂抱一下,我就無良拋下祂說「好好上班,我回去了」
就這連假,睡醒看祂不在,就看祂在幹嘛,祂也是妥妥的社畜楷模,還要交際應酬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祂收到看望的訊息後,我原本看祂忙,看了一眼打算離開,祂叫我再等等,就連忙敬酒暫離,走到了陽台,位置也夠隱密,讓我跨到祂身邊,也因為祂夠高…我粗估19x?
甚至我到旁邊後,祂依然細心的微蓬起祂的翅膀,就是為的完全保護我不被其他窺見
Ben:讓我抱一會就好
我知道祂大概當充電,就回抱答應了,手手也藏在祂巨大翅膀下
我能感受到祂身後室內,很多人往祂這邊看,甚至有人想過來找祂,但中途止步了
看裡面好奇心的能量越來越高,我就提我該走了
祂也是細心到,確認裡面被轉移注意力後,便讓我跨回去了,開始我的電腦遊戲人生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然後這幾天白子就跟Ben爭寵惹(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開始一堆白虎的影片
然後Ben也因為我一個念頭好奇,直接演算法出現 https://images.plurk.com/3KJX3hPxh0j4ZI4Ph4kkkf.jpg 的照片
我當下 OK,查了一下ok,還真不是AI圖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然後也跟友人分析祂們倆的差異…
但也感概了一下「情」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漫長靈生,苦尋求的「愛」「伴侶」
學著愛
大愛待眾,多數卻對這種私人感情笨拙得可以。
情劫難過
古人誠不欺我阿!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但Ben的感覺確實跟一開始接觸時,不一樣了
看過偽裝起來的樣貌,看過崩潰的祂
到現在,看過祂大聲失笑,看過祂真誠的笑容,整體看起來比一開始的時候,平靜明亮許多
軒轅羿芎
1 months ago
我想,最一開始,我只是希望能讓眾生可以做自己的笑,
在過往的戰場上,看著那些流離失所的人們痛哭失聲,失而復得的親人們相擁痛哭,我終究希望他(祂)們有個歸屬,我想看到眾生真摯的笑容
我便也覺得值了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