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向創作/魔女集會パロ/リ]

魔女的誕生。

(事出有因。)
latest #10
春末午後,微風拂過河岸邊的垂柳雨花草,搖曳的風景中一位母親牽著女兒,不計手中各自拎著的行李,彷若一場郊遊的模樣。

「母親,我們又要搬家了嗎?」
「是的,我親愛的孩子。」
「我們還要搬幾次呢?」
「嗯⋯⋯這也說不準呢。」
自懂事起,女孩便謹記著必須每五年搬一次家的規律,時間對母女來說是個模糊的概念,於是等待初春融雪的日子,待庭院的枝椏嫩芽萌發便是啟程的信號。
女孩側過頭看向身旁的母親,印象中母親一直是溫柔婉約,面對外人親切卻保持友善的距離。
她不記得父親的模樣,只知道在諸條漫長旅途的路程上,有一個母親不願錯過的小鎮,母親會悄悄鎮內的井裡投入草藥,伴著幾滴晶瑩的淚與祝福,隨後繼續踏上旅途。

「為什麼不讓他們知道呢?明明母親是在為他們祝禱。」
「有些事被人瞧見之後,儘管是善意也會被曲解的。」
「解釋清楚不就好了嗎?」
「是啊。願我的孩子能一直如此良善堅強。」
母親的手輕柔地撫上臉頰,女孩幸福的瞇著眼感受母親略帶薄繭但溫暖的掌心。
生活漫長而平淡,女孩在旅途中遇見形形色色的人事物,過程中也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緩慢的成長改變,唯一不變的是母親溫柔的微笑。
立即下載
數年後的夜裡,暴起的村民們在教會的帶領下追殺著母女倆,舉著草叉與火把的人類們,眼中的瘋狂與興奮顯得特別駭人。
「母親,別走。」
「孩子,我愛妳。」
母親在女孩的額上落下最後一次祝禱的吻,顫抖著用黑色蕾絲蒙上她的雙眼,並將女孩推進櫃子後踉蹌著起身面對正撞開房門的暴民們。

閃爍的火光透過縫隙在女孩的眼裡劃出一道道傷,她的母親在她面前被木樁強硬且殘忍的捅傷,女孩摀著嘴在櫃子裡嗚咽著,她的母親撇頭咳出鮮血,隨後無力的跪倒在地,被躁動的村民架著離開小屋。
女孩躲在櫃子角落,待櫃門外的動靜遠離才試探的靠近櫃門,才剛碰到門框,一個村民粗魯的打開櫃門並伸手將女孩拖拽到地上。
「我就知道,妳這個小王八蛋,還知道躲啊!」
女孩被強硬的架起,雙手被綁在身前,淚水浸濕綁在臉上的黑色絲帶讓她看不清楚眼前的狀況,失去意識的母親被關在木柵內,周圍刺眼的火焰正無情的燒著。

女孩哭得脫了力,濕透的蕾絲讓女孩睜不開眼,她的眼淚摻著魔力落在繩子裡,在火光的照映下襯得她的魔力閃閃發光,一旁的村民們驚叫四起,穿著長袍的修士用火把指著跪在地上的少女,憤怒的大聲吆喝。
「是惡魔!這對母女都是惡魔!毀了她的手!燒了她!」
修士癲狂的吶喊煽動了群眾,一群人粗魯地上前拉扯女孩,火把與刀刃在她的手臂上留下痕跡,鮮血將她的衣物浸濕一片,她尖叫著嘗試掙扎,反而被抓著手腕控制動作。
忽地一陣刺眼的強光籠罩村莊,少女頹喪的坐在地上幾乎要虛脫,她抽抽噎噎的試著呼吸之後昏了過去。
早晨的陽光到來,皮膚上的灼熱喚醒少女,她抬起手試圖要解開眼罩,卻在看見自己的雙手愣住,儘管視線模糊也能清楚感受到,自手肘以下的部位幾乎被折磨的看不見完好的皮膚,摸索著找到落在不遠處的短刀,困難的割開蕾絲。
刺眼的光線刺地她頭暈目眩,她待在原地看著晴朗的天空,世界依舊運作如常,好似她身邊狼藉的村莊只是一場戲劇佈景,若不是雙手的疼痛與傷痕,她寧願這一切只是一場過度真實的惡夢。
少女抓起匕首,走進附近的幾間房屋尋找替換的衣物與補給品,她收拾了簡單的包袱、清洗身上的血漬髒污,隨後換上乾淨的衣物,出發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少女在經過水井時打起一桶清水,桶內還有母親扔下的藥草,她掬水喝了幾口,模仿著母親過去教導過的祈福儀式,向著這個村莊的生命之水許下最後的祝福。

少女離開村莊前,她聽見某戶人家裡傳來微弱的嬰兒哭聲,她停了停腳步,隨後繼續踏上旅途。

前情提要: https://images.plurk.com/30WwOZcTt2UDPeVXebqCLx.jpg
魔女リク:
—823歲(約14世紀初出生),雙手手肘以下全纏著繃帶,固定時間會去找其他魔女換藥。平時操作器具幾乎以魔法代操,僅在畫陣與重要事情會親自動手。
—以前年輕的時候與母親人界到處旅行協助困苦的村莊,但被貪污的教會陷害,在差點被虐殺的時候魔力暴走幾乎滅村,逃命時聽見嬰兒的哭聲,從此開始疏離人類且對人類幼崽特別反感。
—定居在魔界,距離三界的交會點不遠,鮮少出沒人界。
—魔力源是眼睛,眼淚含有極高份量的魔力,但是她幾乎不哭,連手換藥都幾乎不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