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科齋@某某某,我的白兔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這個還是放在這裡說)
Responses disabled for others than plurk poster
@KKZ_SUB - 我倒是希望她能有站上舞台的一天,能夠面對那些酸民、「沒殺人的殺人犯」和拿負面證據繼...
@KKZ_SUB - 單純的希望文章,卻討論主流觀點合理性... 為什麼人還是不懂言論的界線,堅持使用扭...
平衡觀點卻被人家說違反言論自由,我真的很無言。

1.如果說人家因為有資源而不能說弱勢,這也是錯誤,想一下如果今天你是他的話,我也會這樣說。的確她這裡不是弱勢,但是在解釋這件事上她才是弱勢,因為都被言論給壓制以至於她在行動時會被人影響。

我當時很想丟《失控的匿名正義》這本書給他了解一下,這個問題並不能單純以權力來解釋這件事。
2.如果不能討論這件事是限制言論自由,其實我認為現在是過度放大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已經Overload,因此才會發生衝突導致議題走歪,尤其是在取消文化盛行的年代,這種衝突就越來越激烈,甚至與沒有保持距離,「得饒人處且饒人」,而讓人知道他是該死。這種以怨報怨的心態才是言論自由變質的原因。
如果還抱持著「真相是越辯越明」的心態,那才是真正的冥頑不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