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乘著這段時間對自己再更清楚一點的感覺,也許再來一次自述好了,不過話語好像也不如以往地有系統。如果這一刻沒打完想說的話,夜晚回家之後大概會再繼續。
latest #27
從小時開始,就與「不成文的錯誤」戰鬥,也曾經被徹底摧毀過,大概自從加入創作革命論壇以至噗浪的時候就正式開始被摧毀了。
字體修正、運動、程式編寫、乃至未曾真正嘗試的樂器,每一處令我卻步的貌似就是「不成文的錯誤」。
也連帶影響到我對社交的看法,對初次相遇的人們,社交很多時都是容錯率極低的,至少我在整段青春都相信如此,畢竟是動輒得咎,或是一切的讚賞都是因為做好了理所當然的事才會有的,才會只記得動輒得咎的部分。
結果,把我以往有過的的能力剝奪,並留下我固有的缺點的,都還是因為「不成文的錯誤」。
以前為了加入精彩的冒險/體驗而被拒絕,先不說當時錯的確實是我,之後也就失去了在社交的主動性,表達的欲望也只剩下了間歇的零星,更甚至,連保護朋友的能力也失去了。
立即下載
這些年來,在摯友需要我的時候,我不在,當時……除了我自己的存在之外,也沒有其他東西可以給他實質的幫助了。
最近在SCP基金會翻譯的時候,有一些觸動了自己的譯本。SCP-3415-JP - 上位互換 - SCP基金會最新近的其中一篇,彷彿在暗示著,如果我沒有向專業人員求助,我就會因為未能阻止情緒增幅而落得與之相似的下場。
因為全世界每一個人都成為了我的上位互換。
至今我仍如此相信著。在流動的社交環境,很快就不會有我的位置。
再想了一會,也意識到了自己好像也失去了眾人幾乎都有的東西。
好像自己在這些年來,所有近似「愛」的感覺,都不能算是「愛」。能算是「愛」的,給我帶來了最大的錯誤。
目前見過的人,都總是以「愛」來給自己最大的驅動,不論是對事物還是對人的愛。這樣一來,自己與他人的差別也就看得出來了。彷彿我的「愛」被它以往犯過的錯誤重重封鎖了。對那些話題,我最大限度的參與也僅限於取得關於它的知識,與他人的投入仍有差距。
如今大概不會先指望那些能力可以在一瞬間完整重奪,不過至少意識到了自己失去了太多的,究竟是甚麼。
八年的偵探工作抵償四年的慢性命案,差不多了……吧?
也想起了以前跟千晴說過「愛得愈深傷得愈重」的話,似乎也印證了我當時還在對「付出愛」的事情有莫大恐懼的時期,坦白說,這時期至今都還不能說完全結束,只是,我現在隨著吸收了一些心理學的知識,因此多了一些能力面對以前的東西。受過傷的部分不再只能以我未受過傷的部分彌補或是規避,又或是,多了一些知識,去對抗那個用了過往十幾年自我完備的敵意思想體系。
劉書記【以薩滿的方式理解世界】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為了逃離零容錯率、損失函數發散的阿茲卡班。
Yooooooooo
不可燃1450
2 months ago
——昨晚回來的時候還沒想到特別的東西,所以就沒繼續寫了。(搔頭)
早上再想了一會,明明自己那時也有不少朋友衷心愛著自己,卻總是相對比較難以憶起。
不過要想的話還是能夠想得起,至少這一方面還值得慶幸。就只怕自己無以為報而已。
被以「吸收知識並完成學業的『學術機械』」為目標的模式引導成長的話,正常人類剩下的部分也就闕失了。
終究還是有待最佳化的軌跡,不過,至少現在算是得到了一些情報。
不再將創傷視為自己的定義、對自己懷慈悲心、設立邊界並相互尊重之、學會不再授權他人真正貶低自己,諸如此類。
不過,那些與創傷有關的問題,已經不是「是否只有我才會這樣」的問題,而是「全世界究竟還有多少百分比的人被病態的完美主義折磨」的問題。
當其他人尚在各方面成長著,我看似還在原地踏步的時候,仔細想來,我那些虛擲的年歲,看來也不外乎投放了在這一部分的心靈偵探工作,不過是還沒有專業意識而已。
那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成長,我要去追查它為何不是理所當然,如何方能令它不再只是少數人的特權。
當我遭到了集中針對「讓人類可以隨心努力的能力」的外科手術式打擊,針對這一環節的研究大概就成為了(或即將成為)我的天命,有點像我以前的指導教授因為患病而投身生物資訊學的研究一般。
用著我剩下一點學者的血統,即使我無法成為真正的學者。
做了都有經驗值還可以接關沒問題的
sliderLiu: 自從我開始戴上「書記」的名號,那個「以自己的本能彌補闕失的部分」(或是以人工智慧的方式學習社會化)的旅程說不定就開始了。接下來大概就是找出如何實行「逃出習得無助感」的方法了……吧。
累了就暫時把稱號換一個也無妨
sliderLiu: 要說累,我大概想不到現在的我還有甚麼可能會比數年前那時更累,那時觸發情緒的點依然到處都是,情緒爆發起來是控制不到的,而且還是自信有生以來最低的時候,尤以社交為甚。之前那一大堆自暴自棄的疑問與呼救就是證據,恐怕沒有多少時期能比那一段時間更累了。
不過說到稱號更換,我最近在SCP繁中分部倒是比較常被眾人稱為「艾德」,某程度上算是一種被動的更新吧,就多了一個稱呼這樣。
我都跟遲來的肌肉痠痛一樣,離脫離那個爆炸點才開始覺得累
鍊金術士的稱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