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自介再來跟我說話(`∇´)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 、桃越|One Of A Kind
latest #20
Hey Man BOT
1 months ago
看完自介再來跟我說話(`∇´)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這一切對越前來說都很陌生,不管是阿桃學長過分小心的觸碰或是帶著哄騙成分居多的甜膩語氣都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混亂。
立即下載
不應該是這樣的。
帶著繭的厚實大掌托著他的下顎,溫熱的指尖搓揉著耳垂竄起的癢意讓他反射性的往後彈。
「越前,你隨時都可以喊停。」那個討人厭的傢伙還在笑,「但你不會喊停對吧?」
反駁的話被撫過左眼皮的指尖打斷——自從跟不動峰比賽弄傷眼睛後阿桃學長總會三不五時就檢查傷口復原的情形,在康復之後阿桃學長依舊沒有改掉關心的習慣。
至於越前為什麼會發現,因為在交談的過程阿桃學長偶爾會把視線定格在剩下反白淺色疤痕的眼皮上,過於灼熱的目光令人想忽略也相當困難。
交往以後阿桃學長甚至養成會不自覺親吻著那塊眼皮的習慣,在每次睜開雙眼對上阿桃學長懊惱的神情總讓他想吐槽對方,即便他已經重申過多次那種小傷才不會影響到他的健康,但他每次都會被對方過度關愛的眼神戳得全身不自在。
說不上是討厭或喜歡,那個眼神裡蘊藏的複雜情緒對現階段的越前來說難以理解,也許他並不討厭來自那個幼稚學長的偏愛,畢竟如果真的討厭的話他們肯定會為此爭吵。
明明一開始就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前後輩關係,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質的呢?
是從阿桃學長爛到有剩的告白開始的嗎?他第一次聽見有人用果汁當作交往的交換條件,他不太記得確切的數量了,但他永遠記得那是他活了十三年以來第一次想把那顆豬頭當網球打出去。
「阿桃學長你是豬頭嗎?」而他也真的從球袋拿出了球拍,長久相處下來的默契讓阿桃學長慌亂的拿出了芬達塞進他的右手。
「等等!越前你先聽我說!我沒有在開玩笑所以你的左手不要握球拍。」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我也是想了很久很久才得出我喜歡你的結論,不管是吃飯或是上課,反正除了打網球的時間以外我總會一直想到越前,你還記得阿乾學長的筆記本裡寫過桃城武喜歡二年級的……這件事情嗎?」
「喔……阿桃學長說的是那個……」驟然被掐緊的胸腔讓他感到不對勁,就像胸口被壓上了沉重的巨石難以呼吸,他甚至產生了心臟正在下沉這樣的錯覺。
「資料要改過了,現在喜歡的對象是一年級的越前龍馬。」他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瞬間,明明就只是從阿桃學長說出他的名字,那句話就像神奇的魔法治癒了一切。
「明明就只是個又跩嘴巴又壞還一天到晚講還差的遠呢挑釁大家的臭小鬼,我問了自己超多次會不會後悔喜歡上這麼糟糕的人,答案每次都一樣,你要不要猜猜看是什麼?越前。」
「誰會知道你愚蠢的豬腦袋裡面裝了什麼啊!」
「我希望這樣一起上下學、一起吃飯、一起打球的生活繼續下去,雖然社團的大家也會跟我一起做這些事情,我想了好久好久發現如果那個人不是越前就不行。」
其實一開始只是想看他們ㄉㄆ
意亂情迷的時候看到阿桃的眼睛是紫色的想到在美國讀書的時候,信基督教的同學告訴過他惡魔的眼睛是紫色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