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許願中頭獎
2 months ago @Edit 2 months ago
#原創【 乙女GAME公主是隻熊2-1】

呵,男人……她看透了。

CXC版
latest #15
小熊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她還是那個二十七歲的自由業。

平時不是畫圖工作,就是研究如何靠玄學抽卡,好拉高抽出SSR角色的機率。

這夢也太寫實了,根本就是她平時人生寫照。

這種事還用得著做夢嗎?她張開眼睛就能立刻體會!

如果夢境能夠送出評分,小熊一定會打上一顆星加上一排慷慨激昂的負評。

無視小熊的憤慨,夢還在四平八穩地繼續。
夢中小熊最喜歡的手遊《星光爛漫之戀》要開新活動了。

新活動,就必須搭配新的限定角色卡池。

用最淺顯易懂的一句話來說——又到掏出錢包的時候了,玩家們!

除非是幸運值MAX的天選之人,否則玩家與限定角色之間通常都是:你我本無緣,全靠我砸錢。

很遺憾的,夢裡的小熊仍然不是幸運值MAX的那個。

但這不妨礙她自信滿滿地相信下一次她肯定能成為天選之子。
為了迎接星戀的新卡池,小熊不忘焚香沐浴,本來還想準備鮮花素果,但總覺得這樣可能順帶招來不該來的東西。

俗稱阿飄,直白說法則是鬼。

小熊怕很多東西,鬼無疑是第一名,這點在夢裡也不能免俗。

將抽卡用的手機擺在列印出來的魔法陣上,小熊一邊和最要好的朋友小蘇視訊,一邊磨拳擦掌,就等著十一點五十二分的到來。

遊戲抽卡玄學之一,五十二分教。

相傳在這個時間點抽卡,有高機率能夠成功出貨。
立即下載
加上還有那張印出來的魔法陣加持,那可是星戀出SSR卡時會有的特效畫面,小熊深信這波一定是穩了。

沒錯,直覺就是這麼告訴她的。

她終於要成為那個天選之人!

隨著五十二分一到,她火速朝著召喚十次的按鍵按下,還不忘高聲吶喊:「各路神明啊,請賜我五星角吧!信女願意茹素三個禮拜作為交換!」

抽卡過場動畫的魔法陣浮現,炫目的白光亮起。

白光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最後連手機下的那張魔法陣也跟著發亮,驚人的白光噴薄而出,襲捲整個房間,也把小熊的驚聲尖叫全數吞進去。
夢境走向瞬間從寫實走向奇幻。

被白光吞入的小熊穿越了,穿進的還是星光爛漫之戀這個遊戲。

一個自稱星戀之神的小人出現,告訴她由於遊戲裡的關鍵公主角色和侍衛私奔,得由她來負責代打跑劇情。

否則這個世界就會被凝固住,無法向前運轉。

但因為這個夢的經費不太足的關係,小熊沒有人形,只能先當一隻熊寶寶。

接下來的夢像開了三倍速。
變成熊寶寶的小熊被迫扛起打倒邪神的任務,她隻身一熊踏上旅程,碰上魔物追殺。

千鈞一髮之際靠著手機抽卡,單抽抽出了星戀裡的SSR角色。

絢麗燦爛的七彩光輝迷眩小熊的眼,一道高大挺拔如蒼松的身影在彩光中出現。

他手握長劍,身披深色大氅,全身覆著鎧甲,五官俊美明麗,從腳到髮絲都散發出一股聖潔矜貴的氣質。

銀髮騎士朝她伸出手。

不知道為什麼,小熊全身熊毛直豎,危機感在她腦中瘋狂作響,但她還是迷迷懵懵地想把自己的爪子放上去。

無他,帥而已。
可爪子還沒碰到那隻骨節分明的手,腳下驟然一個顛簸,本來站直直的身子控制不住地往後跌。

平坦的地面不知何時變成一道下坡路,讓她只能啊啊啊地一路往下滾,像顆球最後滾進一座小湖裡。

圓滾滾的重量頓時激得水花四濺,噗通一聲,小熊也沉了。

剛落水沒多久,小熊就感覺有一股浮力把自己托離水面。

她吃驚地發現自己飄在空中,全身發著金光,手也不是毛茸茸的熊掌,就連臉也不是毛茸茸的。
還來不及為自己變回人感到開心,小熊就驚悚地看見她的左手邊也飄著一個「自己」,只不過是銀光版本的。

接著她聽見一道優美悅耳的嗓音響起。

「路過的旅行者啊,你掉的是右邊這隻金色小熊?還是左邊這隻銀色小熊呢?」

湖面上平空再出現一道人影。

她的面容被光輝籠罩,看不見長相,但打扮和聖潔的氣質,讓人忍不住想到「湖中女神」四個字。

再結合她剛的問話,這不就是金斧頭與銀斧頭的故事嗎?

除了斧頭變成小熊自己。

小熊往前看,她來不及摸上一把的銀髮騎士就站在湖岸。
面對湖中女神的提問,銀髮騎士沉穩開口:

「都不是,我掉的是全世界最可愛最迷人毛最多爪子也最粉嫩的毛茸茸小熊。」

下一秒他話鋒一轉,原本像對情人呢喃的柔和語調驟然變得冷酷無比。

「像我面前這種沒毛也不可愛的生物,根本沒有活在世上的價植。」

小熊還來不及震驚這個帥到天怒人怨的大帥哥居然是個變態絨毛控,帥哥的長劍已經拔出,劍光迅雷不及掩耳地朝湖泊掃過來——
小熊被這夢嚇醒了。

她張開眼睛,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加速的心跳聲,還有不遠處的篝火冒出火星跳動的嗶啵聲。

跳躍中的火燄有股能讓人安心的力量,小熊盯著火光,眼皮漸漸地往下掉,在睡意即將捲土重來之前,她猛然一個激靈。

不對啊!她的套房裡哪來的火?有的話也早觸動火災警報器!

「做惡夢了?別怕。」一隻大掌輕輕摸摸小熊的頭。

小熊顫顫地扭過腦袋,眼睛映出一張才在夢中見過的帥臉。
柯諾斯溫柔地用手指梳理小熊的毛,紅眸映著火光,看上去越發纏綿動人。

小熊張著嘴,爪子顫巍巍地舉起,看著在夢中因為她沒毛就拔劍砍向她的美男變成現實。

瞧著那隻主動遞上前的可愛爪子,柯諾斯快如雷電抓住。先感受一下那美妙的熊掌觸感,再放到鼻間深深吸一口氣。

這個舉動讓小熊一個激靈,所有的迷茫被嚇得一點也不剩,連帶那些縮在角落的記憶也一併重新湧上,強烈刷起存在感。

小熊抱著頭,痛苦哀嚎。

這個夢真的太嚇熊了,她一點也不想因為沒毛就慘遭毒手!
她抬頭看一眼似乎仍含情脈脈望著她的柯諾斯,哀嚎聲更大了。

會幹出這種事的人就在現實裡,感覺更可怕啊!

小熊的腦袋在柯諾斯大腿上滾來滾去,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做這種莫名其妙又驚悚的夢。

什麼金熊,什麼銀熊……啊!

小熊倏然彈坐起來,撈起睡覺時也被她緊抓不放的小包包。

包裡面有鬃刷、手機、東泉甜辣醬,還有一個身體縫得像海星、臉部寫著「小蘇」兩字的娃娃。

小熊拿出手機,毫不避諱地在柯諾斯面前使用。

手機對這個世界的人來說只是一個發光盒子,他們無法看見螢幕裡的內容。
小熊點開劇情地圖的頁面,看著最新發光的欄位,她呻吟一聲,難怪會做那種怪夢了。

下一個劇情提示上正寫著「你好,你掉的是金熊還是銀熊?」

往那欄位一戳,登時跳轉到局部地圖的畫面。

上面只有一個發光點,寫著「深淵之谷」四個大字。

回想起夢中柯諾斯無情拔劍的一幕,小熊轉過頭,怒氣沖沖地瞪了柯諾斯一眼。

變成熊的時候把人當小甜甜看待,親親熱熱什麼都哄著她。

變成人的時候就翻臉無情,拔劍想砍了她……夢中的砍也是砍!

呵,男人……她看透了。
「嗚嗚嗚,小蘇我好想妳……」小熊從包裡撈出自己為好友縫製的替身三號,緊抱著娃娃尋求安慰,「為什麼當時妳沒有跟著一起過來呢?沒有妳的日子,我孤單寂寞冷啊!」

小蘇娃娃依舊一臉厭世,如果它會說話,它大概會想代替不在場的本尊說:

別約我,沒結果。

社畜加班中,勿CU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