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
5 months ago @Edit 5 months ago
[長耳怪獸的傳言]限交 & flower_26
祁藺、祁蘭離家當徒弟已有一小段時間。
在師父交代的功課之餘,都有一段空檔是師父給他們的玩樂時間,兩人這次打算到街上探險,看看有什麼好玩事。
latest #30
❀ ❀ ❀
5 months ago
咚——

刀老實落在娃娃菜的根部一分為二,將菜葉剝離,上頭的水珠讓綠葉險的更為新鮮,一雙俐落緊實的手臂將那些菜一把丟入鍋中。
「嗯⋯⋯委屈我了」
那鍋菜沒有任何辣椒和花椒在裡頭,只有單純的蒜和其他佐料提味,沒幾下一盤炒青菜便完成了,旁邊也擺著同樣的菜,但看上去就沒剛剛煮的那道清淡,上頭紅油飽滿,看上去足以辣死一頭牛。

花晴玹是蜀人自然跟辣椒脫離不了關係,但他兩位徒弟不一樣,妥妥的浙江杭州人,浙江杭州?他們可是出名的怕辣只愛吃淡河甜,這樣清淡身為一個蜀的人他自然是接受不了任何沒有辣的食物。

對他來說沒有辣椒就是不好吃,就是覺得地獄,難受。

不過有道菜他不需要分鍋煮,那就是宮保雞丁,如果徒兒不愛吃那他就全包啦!
花晴玹賊嘻嘻笑著,很快他就將做好的菜通通放在餐桌上。
❀ ❀ ❀
5 months ago
花晴玹是妥妥的四川男人,可是出名的耙耳根。
四川的男人不讓家裡的婆娘下廚房做家事,老實的就是除了要能幹還需要會顧家。他的廚藝都是他爹教的,身在單親家庭的他更懂得打理家務,雖說花家妥妥的是有錢,人但自己的房間是不給奴僕清掃的。

——
❀ ❀ ❀
5 months ago
聽見門外傳來熟悉的的孩提聲,是跑著過來的。

花晴玹手上拿著鍋杓妥妥地站在餐桌前,兩手抱胸就想看看這兩個兔崽子今天又搞什麼鬼。
立即下載
UY
5 months ago
「師父!」「師父!!」
雙胞胎搶著要先跑到師父前,報告剛剛聽到的大消息。兩人推擠跑著,不免撞著旁邊的柱跟牆,撞擊聲、腳步聲,離廚房越來越近。
「師父聽我說!」「是聽我說!」「走開!」
到廚房門前,還互相推擠毆打誰也不讓誰,直到摔倒在地上,才停止吵鬧。
UY
5 months ago
「師父!你絕對不知道我們剛剛在街上聽到了什麼!」
祁藺手壓著祁蘭的頭,不讓弟弟開口說話,但還是被祁蘭推開「師父你猜猜我們剛剛聽到了什麼!」
明明兩人聽到的東西是一樣,卻不知道為什麼的還是想爭著先開口讓師父知道。
❀ ❀ ❀
5 months ago
這兩個娃兒在花晴玹面前扯成一團同時他的眉心也是,兩指將眉頭撫平,隨後"吭吭——"兩下娃兒頭上各長了一頭包,手上的勺子依然堅固耐用。

「你說。」花晴玹的眼神看向祁蘭。
UY
5 months ago
「剛剛在街上探險的時候!聽到有消息說村外那座雪山出現雪怪!」祁蘭止不住興奮的小眼神,特別想趕快前往去看那傳說中的雪怪。但知道自己能力不足,所以希望師父能一塊參與「聽說山上的作物都被雪怪吃掉了!!」
祁藺摸了摸頭上的包,接著弟弟的話繼續講著「而且樹上好像也被雪怪抓出很多道抓痕。」
「師父師父!一同去探險不!」兩兄弟期待的望著師父,雖然話語是尋求是否,但兩人只想聽到師父說“好”。
❀ ❀ ❀
5 months ago
「啊?」花晴玹聽的一頭霧水其實也沒聽懂,但是對於小孩的話他並沒有多放在心上,認為就是一派胡言。

「不過你方才說⋯⋯山上下雪了嗎?」
UY
5 months ago
「是的!下雪了!」兩人興奮的在師父旁邊原地跳躍著,一人拉一隻手,想趕快去雪山上探險「再不快點雪怪就回家了!」「師父我們走啦!」力氣沒師父大,再使勁師父依然在原地不動。
❀ ❀ ❀
5 months ago
花晴玹他喜歡雪,聽到雪他的肢體語言多了,但是他方才可是炒好了一桌子菜等著這兩個小王八。

「在那之前先把飯吃了,免得你們等會又挨著喊餓」
說實話,花晴玹做飯挺好吃的,但是如果對幾個不吃辣的毛頭小孩那肯定是吃不下肚,方才他除了菜肉還做一了碗紅油抄手特別給這兩孩子,他不擅長包餃子,可是這抄手卻包得很完美。
UY
5 months ago
「吃飯!」
吃飯重要,但還是無法將雪怪之事拋到一旁。為了能趕緊去找雪怪,兩人狼吞虎嚥地食用著餐點,也不顧桌上的菜是不是加辣⋯⋯
「啊啊啊!!」同時夾到宮保雞丁的雙胞胎,吃下嘴的那刻兩人叫了出聲,看來是吃到師父的菜,但望了一下也沒有見到有被分開製作沒辣的另一盤。
UY
5 months ago
才猜測說這道菜是師父想獨吞!
兩人這樣想完,又伸手再夾一次宮保雞丁⋯⋯「好辣!」
❀ ❀ ❀
5 months ago
「不辣,好吃的很」
花晴玹笑的有些賊,不過宮保雞丁哪有無辣的道理!沒有辣椒的宮保雞丁不過就是炒雞丁塊。

「既然都來了蜀域多吃辣椒,對身體可好了」花晴玹也是個狠人,他拿了塊辣椒塞進嘴裡,就好像感恩吃青菜似的沒有過多的言語表情。

「師父小時候其實也不愛吃辣,不過習慣了也覺得這沒什麼」
UY
5 months ago
「是這樣嗎?」「這是師父給的試煉!」
一個疑惑一個堅定,兩個不同的眼神互看了一下,像在交換情報似,才一同開口「師父我們會努力的!」
UY
5 months ago
忍著嘴唇的痛,趕緊把餐吃完。
「師父吃飽了嗎!趕緊的!雪怪要跑了!」
兩人拿起外衣著好,在廚房門口躁動催促。
❀ ❀ ❀
5 months ago
花晴玹撩起袖子洗著那些碗筷,但那兩個小不點就像小隻躁動的小毛球又抓著他的大袖要他快一些,讓他都開始覺得自己像在帶孩子。

「唉——好好,等為師一會」
花晴玹的手指很漂亮,其實看上去不像是會做家務的人,要說他不碰武刃都相信。

「好,走吧。」
❀ ❀ ❀
5 months ago
轉眼他們驅車來山頂,果然和在平地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景和溫度。花晴玹怕冷自然是穿的厚實些,雪白的披肩蓋過他的頸部很是保暖。

黑色手套包覆整個上手臂,花晴玹抬起手隨意指向一處:「你們看」入口處有幾隻小兔子活蹦亂跳的看起來很是精神。
UY
5 months ago
「哇!!!」看著活躍的兔子,不免發出驚嘆聲,雖說兔子不是沒見過,但可愛的模樣,非單隻在行動,讓小孩子們還是心都融化了。
「師父可以養嗎!」這樣問著,但其實兩小不曾養過動物,見什麼動物都想養著,連初次來到此地見到熊貓也曾問過能養不⋯⋯。
「不知道雪怪長怎樣,師父打敗牠後不知道可不可以馴服!」看著聊的開心,這奇妙的想像只會師父頭疼而已。
❀ ❀ ❀
5 months ago
「⋯⋯」

花晴玹在一旁默默聽著,單單這樣就覺得有些頭疼。對於這兩兄弟好像什麼都感到很好奇不太意外,只是沒想到生在杭州的兩人這麼的⋯⋯土包?

花晴玹覺得這裡空曠安全,旁邊還有一處涼亭,再說這裡本就是給人觀景的,應該沒有什麼疑慮。

排排大樹皆是海棠花,滿地除了薄雪還有許多落花。花晴玹看見幾朵完好的海棠花便想伸手去撿,但他卻看見了小小的身體在雪中抖動,是一隻黑白花紋色的幼兔,看起來好像被母親給遺棄了。

花晴玹將幼小的兔子給捧在手中為牠取暖,直到手裡有些動靜他便將小兔子放在他的頸肩處,那裡特別溫暖,絨毛披肩也將肚子給蓋過所以看上去不怎麼顯眼。

他才一起身轉頭要往返,就看見那兩個崽正一人一手抓著成年的兔子戲耍,不過看上去兔子不是很樂意就是。
「祁蘭、祁藺!」
UY
5 months ago
聽到師父的呼喊,兩個一同轉頭看向後帶著兔子向前「師父,這裡只有看到兔子沒有雪怪耶?」
兔子被抓疼脫離兩人懷裡「啊!」
看著逃走的小傢伙,兩隻表情失落,嘴裡嘟囔著「本來還想養的說。」
兔子逃遠後,才轉向看著剛剛叫住他們的師父「師父是找到雪怪了嗎?」
❀ ❀ ❀
4 months ago
「⋯⋯」
不知道這兩小子是不是對雪怪情有獨鍾,字字提起雪怪,再說他根本也不知道雪怪到底是長怎麼個樣子。

「一派胡言。既然來了不如好好賞這山景,四川這代可不容易下雪,很珍貴的」花晴玹撇了撇嘴。心想這兩個小混蛋在杭州冬天可天天下雪了。
UY
4 months ago
見師父的態度,看來是不會幫忙找雪怪的,兩人互看一眼,想著若是真的找到了,一定是那種可怕不得了的生物,師父打不過的話肯定面子會不知道往哪擺,帶著這樣的想法兩人決定放棄找雪怪一事。
「打雪仗吧?」祁藺拉著祁蘭,打算到不遠處有大石的地玩耍去。
「師父一起嗎?」二對一跟師父玩雪仗,不知道勝率高不高,但應該不會是0%吧 !
❀ ❀ ❀
4 months ago
玩嗎(bzzz)
❀ ❀ ❀
4 months ago
閃躲(bobei)
砸中(bobei)
❀ ❀ ❀
4 months ago
(bobei)胸口(bobei)
❀ ❀ ❀
4 months ago
花晴玹一愣一愣的,一顆冰涼又鬆軟的雪球砸在他的臉上和胸口,雪觸碰到肌膚上的溫度表面有些化開,從臉上滑了下來。
眯起藍眸,沒吭聲就包起一顆顆雪球,成年男子的手本就比孩童來的大,那顆雪球自然是比剛才來得了顆雪球來的大。
他提起腳像是擲球,動作雖然很優雅但是雪球的速度卻很快,不輸職業選手快速朝:祁蘭(lots)祁藺(lots)丟來。
❀ ❀ ❀
4 months ago
誰知道他們的師父是個幼稚鬼,一下子投了兩顆雪球狠狠的砸中那兩小孩的臉。

「要玩我可不會手軟的」繼續捏雪球。
UY
4 months ago
(dice20)
UY
4 months ago
「師⋯⋯師父⋯⋯」
兩隻本來只是想鬧著玩好玩而已,沒料到師父一臉認真的回擊。
「逃啊!!」
兩人邊閃躲邊彎下捏弄一顆雪球做攻擊「可不是只會逃而已!」「師父看招!」
砸中?祁蘭(bzzz)祁藺(bzzz)
UY
4 months ago
兩人同時攻擊,又同時朝師父丟去,意料外的都扔中了,開心的正要歡呼,但看到師父似乎準備反擊還是先逃跑才是。
「師父!!對小孩手下留情啊!」祁蘭躲在不大也不小的石頭後面喊著,那石頭剛好能擋著他的身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