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在我帶的團務中,我一直很想看到角色與角色間信念的碰撞。
並非「互相無法理解」而產生的衝突,而是「正因為想互相理解」才產生的衝突。

那份衝突下互相理解的過程,還有哀悼那再也無法一起走向未來的期待,那個衝突與痛楚,對我來說十分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