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跟朋友閒聊時有人問我說為什麼不反對數位中介法,事實上,我是感情上贊成理智上反對。感情上贊成的原因是我認為它在阻止N號房這種東西上有效,理智上反對是因為這種毒藥用下去會上癮的,非常危險。
而為什麼我不論述就是因為,我反對,但我感到衝突,所以我不論述。
而另一方面我可以放心不論述的原因是─我知道民進黨想推這個必死,因為連1450都會拿火焰槍燒到它連媽都不認得,而這個劇情我記得2018年有上演過一次。
至於這法可以阻止認知戰嗎?答案是不可能。心理戰這種東西從人類懂語言懂溝通就存在了,一句留言可以勝過百萬大軍,以前叫心理戰現在叫認知戰,說穿了都是一種概念兵器,而能阻止概念兵器的只有更強悍的概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