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蘇致亨⋯愛了愛了
蘇致亨/我就是聽到「新電影40」或「民歌50」就心煩──讀《未來的光陰:給台灣新電影四十年的備忘錄》
這種「英雄史觀」的心靈雞湯,之所以對我這種「忠實書迷」而言最終竟會散發一股微微腥味,除了實在被灌得太膩以外,也因為我左思右想,發覺在這敘事背後的潛台詞,豈不等於在說:哈囉,之所以只有我們這些阿伯能在當年拍出台灣有史以來空前絕後的新電影,不正是因為你們這些年輕人,或你們這些人的阿公阿嬤,甚至是跟我們同時代但不屬於我們的其他同輩女性導演們:抱歉,各位沒有像我們一樣熱血的「愛、勇氣、希望」。加油,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