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
趁我還記得記錄一下昨天跟某正方對話時他們提出的重點:
1. 正方認為反方只會注意少數罪犯和運動員但忽視其他99.9%的一般人。
2. 正方認為女子監獄本來就會有性侵,所以跨性增加女囚懷孕的風險不是什麼大問題,還反問性侵的定義不應該是懷孕吧?
3. 反方提出跨性在傷害和攻擊女同群體,就被問說要不要感受看看一年365天被語言羞辱和物理攻擊,跨性最可憐。
4. 如果Self ID讓罪犯鑽漏洞犯法,那補起這個社會漏洞的責任也不在跨性,因為跨性已經很弱勢了,這是其他社會大眾的共同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