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任何證據的狀況下,我應該還是會選擇相信,徐是無辜受波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