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月摔車弄斷肱骨和韌帶後
十一月起就開始我的復健人生
我不愛一個人出門
如果當天有去復健
就是我唯一外出的理由
若是必要的市場採買也會出門

從去年六月辭職後已經快一年沒工作
每天就是復健買菜或買便當 除了看著存款空燒很著急外 最不安的就是找不到生活的意義

離開一段十六年的人生 似乎不是用一年半就能輕易覆蓋的事情 現在的愛情我盼了很多年才盼到 代價是我得面對長久出問題的身心狀況 導致我現在的伴侶也很辛苦 倒不是說我有什麼社交障害怕生什麼的 純粹就是我失去人生的方向而已

常常都覺得“活著好累” 情緒也是時好時壞的 但隨著肩膀內的骨釘骨板鐵絲取出 復健角度漸漸有了起色後 覺得生活開始有了一些希望

面試是重新與社會連結的途徑 可惜如果能被選上就更完美了 迫不及待想回職場又極度抗拒 在這種矛盾的心情下繼續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