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開始找工作開始,一直以來的信念就是想要一份可以支持我眾多興趣的工作。
我深知自己的三分鐘熱度,興趣無法成為維持生計的工具,所以我成為不了阿春,也從沒想要成為那樣的人生。
只是,每當工作霸佔我所有的生活,我都很猶豫也痛苦,對我來說就是本末倒置。
工作可以不有趣,但生活不能。
花的到的錢叫財產,花不到的叫遺產。
花了所有時間賺錢買烘衣機,就犧牲品聞陽光的味道。

也許我也是浪漫的吧,只好歸咎不切實際的藝術細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