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赫然發現,一位米英時期追的日本小說作者的小孩明明幾年前才從幼稚園畢業,這幾天已經是國三生要進路相談了……
而且上週忙過頭就忘記慶祝我與亞瑟的11週年,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