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於囧星人的創傷經歷感到難過,但不解性侵事件和UDN林姓記者的關聯。而且Metoo運動是用以爭取更廣大的女性權益,這種利用方法就像潑了一桶髒水上去。

再者聲明文中聲稱林姓記者在直播中主動去電囧星人,和林姓記者刪文都是扭曲事實的謊言,我不知是否因其宣稱的記憶斷片,才會說這種很容易被揭穿的謊。

我認真覺得囧星人和摸哥都需要治療和幫助,但不是在網路上取暖,而是一起接受治療,撫平內心傷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