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ever cries】
戰亂中,他把時刻暫停,漫步於彈藥停飛的空間。想要通過此地且不被戰火波及,依他所能,只有將人類愚蠢的行動停止。

人的壽命,即使會因選擇導致過程有所差異,但通常,若不是影響力巨大的因素,其實每個人身上的沙漏,大致在出生後幾年就成形了。

那沙子滴得很慢,一開始他甚至沒有察覺兩個暫停時間點中沙漏的微妙差異。直到後來,正巧看著將死之人的頭頂,才知道,那是單位量龐大的生命沙漏。

他曾嫌湊近看麻煩,還難以判讀。於是他研發出能夠偵測沙漏、轉為數字顯示的單片魔法眼鏡,隨身攜帶著。

那天經過頭頂都剩紅色數字的殘破村莊時,他隔著鏡片,看見遠處仍有個亮著黃綠光的沙漏。他正好朝著那個方向前進,便打算順便看看,是什麼悲慘的命運仍得在這等同地獄之地苟延殘喘。

──貌似是個還能活得過分長久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