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ing】

一個想畫條漫又沒辦法畫條漫於是變成了潦草塗鴉的結尾。(誠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