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最近聽說附近的海域也有幾位職業跟自己一樣的占卜師,打聽了名字之後,發現似乎都是自己本來就認識的人--或者說是水族。
「有點好奇他們是怎麼樣占卜的吶……」自言自語地晃著魚尾,言錦所使用的是最普通的水晶球,對於同行的好奇心也跟著高漲起來,「要是有機會能見上一面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