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地奇活動】tag克萊兒
自從與史萊哲林的比賽後就有一件事情掛在心頭上,只要想起來就會不由自主地痛了一下,好像變成一個小鉤子駐在心上似的,輕輕扯動它就會感覺到一絲絲的疼痛。
站在醫院廂房門口深深呼吸,米瑞拉一隻腳懸在半空中,時不時的就放下又抬起。
她是準備去探望在比賽中被博格擊中而墜落的人了,可人家和她並沒有什麼交情,自己就這樣去了,會不會太過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