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 這天 前的一些事情--母親的自白。
記憶深處的,久遠之前於那張稚氣臉龐浮現的自信的笑臉。
埋藏於心的,本來以為再也不可能有機會呼喚出口的言靈。
不同於『她』的,氣息、態度、應對及那般叫喚人的方式。
啊啊、這種時候該說什麼呢?也許一切言詞都顯得多餘吧?
僅有那句、僅有那句——那句『   』才是唯一該吐露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