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疲累的身體,眼神渙散,幾乎已經毫無知覺靠著本能行走著。
本想回到家中,卻又覺得以現在自己的情況應該一躺床就不會再醒來了。
經過思考後,決定往那個方向走。
見對方屋裡的燈似乎亮著,走到門前瞬間昏迷倒下。
身體碰撞門板,發出聲響。就這麼倒在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