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覺得我整個人都非常的無趣,世界小到煩惱的只有父母跟工作,但悲哀的卻是我的世界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