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不理解你們 也永遠無法改變你們 只能在一默默的呆著 聽著你們不斷的嘶吼 我打從心底討厭你們吵架 但他就像鬧鐘一樣 不斷的響起...按掉鬧鐘後...迎來的是屬不清的鐘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