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未必是「做了些什麼」,更有可能是「做對了什麼」。即便價值不能取決於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