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冷,在浴室洗了一個比平日稍長的熱水澡,順便洗了頭,突然聽到大白用哭腔喚我的名。「你怎麼在家?」「我偷偷回家,在被窩裡躲了十分鐘想嚇妳,可是妳一直不出來,我好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