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神戶大學醫學研究科感染症內科教授。
去鑽石公主號上觀察一天就被趕下來。
岩田健太郎 on Twitterダイヤモンド・プリンセスはCOVID-19製造機。なぜ船に入って一日で追い出されたのか。雖然進入鑽石公主號了,某方勢力一天內就把自己趕下船。船內鬆散的感染對策比非洲還要糟糕。
2/19 14:39 日本時間。
【非逐字稿】【僅為片面意見】
【可以轉載:>>一定要附上此噗連結<<】
Responses disabled for others than plurk poster
latest #25
情·-·定
1 months ago
雜翻譯:
情·-·定
1 months ago
以下論述內容與我所屬的任何學校或醫院機關無關。純屬個人意見。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今日2月18日我進入了鑽石公主號,但不到一天就被趕出來了。
我想簡單分享一下其中的前因後果。

因COVID-19(以下稱武漢肺炎)在鑽石公主號上的病例逐漸增加,所以我推測船上的感染對策可能沒有做的太好。
「環境感染學會」跟「FETP(FieldEpidemiologyTrainingProgram )」都上曾上船過,卻又馬上被趕出來。根本不曉得裡面的狀況。
我收到了幾封來自船內乘客向我求救的訊息,他們說很害怕、擔心傳染會不會擴散等等。
所以我透過了各種關係,到處探聽自己有沒有管道能上船。然後昨天2月17日,在厚勞省某center工作的人打電話來說可以進去,讓我們一起想辦法吧。
情·-·定
1 months ago
最初想用「環境感染學會」的身份,但該學會已經下令會員不準登船,我(岩田)也不能例外而被拒絕。之後厚勞省那邊的人轉而以「DMAT(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 )」的成員進去來提案。我也答應了。
因此我在今日2月18日早上從新神戶往橫濱出發,途中打來一通電話。不能講是誰,但是對方十分反對我的舉動,我上船的話會引起大麻煩,以DMAT成員上船的決議也差點當場被撤銷。
情·-·定
1 months ago
但被取消了我也很困擾,所以雙方互相緩和一下商討過後,對方又打電話過來。口氣非常公式化的說:不要以「DMAT職員所屬的感染對策專家」的身份,而是以「普通DMAT的上班族員工」的身份的話就可以。對方說,乖乖聽話當個DMAT普通優良上班族,如果之後表現好的話有可能也能接觸感染方面的工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有這麼奇妙的要求,但要上船別無他法,我也只能答應。
情·-·定
1 months ago
我終於抵達現場,進入鑽石公主號了。
情·-·定
1 months ago
跟關係者打招呼後,我以為就一直聽派來帶我的人的指示就好。結果DMAT團隊所屬醫生跑來建議我「我對你在DMAT的工作表現上沒有任何期待,反正你也不是專門的。你是感染專家吧,你應該去做感染相關的工作。」這是DMAT團隊現場領頭的人講的話。我因為約好了要好好聽現場人員指示,所以只回了「噢這樣啊」。然後也被要求了做感染的工作,我就照做了。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我請人帶著我確認現場狀況,一邊找出問題所在。
整體的狀況太糟糕了。
這個工作做了二十年多,非洲伊波拉、中國SARS我都挺身去面對過。當然也經歷過感受到自身安危受到威脅的狀況,但「自己會被感染」的恐懼其實非常少。因為我是「專家」,我清楚知道要如何不讓自己跟他人感染伊波拉跟SARS,熟知如何在設施內阻止感染擴大。因為我有這些知識,所以就算站在正中間也不怕,去中國去非洲也不怕。但鑽石公主號的狀況太悲慘,使我打從心底感受到恐懼。甚至認真覺得這感染武漢肺炎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在學術中)有嚴格區分紅區跟綠區(Red Zon, Green Zone)完全無病無害的區域、以及可能有感染風險的危險區域。進入紅區的話必定穿著叫做ppe的防護服,進入綠區則不需要。在我們的世界裡,是用這樣的方法來保護自己不受病毒感染的。
情·-·定
1 months ago
然而在鑽石公主號裡,紅區綠區完全分不清楚,哪邊是安全的哪邊是危險的根本不知道。因為病毒是看不見的,首先要劃分好區域才能從基礎好好保護自己。然而連哪邊的扶手或絨毯有病毒都不知道,口罩手套防護服也是有人穿有人沒穿,來探查的人也是有人帶N95有人沒帶。發燒的人自己從房間走到醫護室去。這些情況是普遍能看到的。
情·-·定
1 months ago
依據我從厚勞跟DMAT的職員聽到的消息,也有檢護人員被檢測出陽性。他們自己也說覺得有可能會被感染,使我相當震驚。
我們專家在前往處理感染症問題時,絕對會以保護醫療人員、也就是自己等人為前提。如果讓自己暴露在有可能被感染的情況還去接觸患者與一般民眾,已經是完全的違反規則了。
在聽到環境感染學會跟FETP只進去幾天就出來時我還覺得很困惑,他們跟我說因為太害怕被感染了。現在我非常能理解他們的心情。因為我們都是感染症的專家,待在那樣的環境我們每個人都怕得要命。我當然也是瑟瑟發抖。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不能公佈身份的某人)現在也自己隔離,也不去醫院看診也不見家人,因為覺得自己已經是感染武漢肺炎也不意外了。就算裝備ppe跟手套,因為分不清楚安全跟不安全的區域,做防護根本沒用。在脫離紅區後能夠安全安心的脫掉防護服,要先做到這個才能保護自己。在無法保障自己的安全時要怎麼保護別人。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今天忙著把人送到藤田醫科大學之類的大家都很忙,我剛好跟研究者的人一起走著,突然就跟患者擦肩而過。我心中大驚欸?剛剛跟患者擦肩了。結果旁邊的研究者根本沒有反應。大家都把這件事情當作稀鬆平常,沒人在意。我接著打聽後才知道這裡連一位常駐的感染對策專家都沒有。之前偶爾會有專家進入而且也覺得大事不妙,但他們想建言也沒辦法。就算建言了也沒人聽他們講話。
在做事的是厚生勞動省的人,「那我希望可以跟厚生勞動省頂頭的人商量一下」我雖然這麼說了但是對方卻擺出非常厭惡的表情完全沒有打算聽我說話。
好像在說「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為什麼你會這麼說」一副事不乾己的樣子態度十分冷淡。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跟DMAT的人說好了(這句不太確定,前後對照)「下午的會議上我可以提出一點意見嗎?」「可以啊」的內容,
到下午五點左右突然有電話打過來叫我馬上下船。不給你檢疫許可了。我是以臨時檢疫人員的身份上船,現在那個資格被取消,我被研究人員帶走。
然後跟當時打電話給我的厚勞省的人見面,他說你幹嘛要做感染症的工作,不是叫你好好當個DMAT職員做DMAT的工作就好了嗎?
我雖然跟他說了「DMAT的人叫我做感染管理的工作」,但是對方說「總之有人對你(岩田)做的事想當不高興的人在」「我不能說是誰但是對方相當不高興你只能出去(下船)了」不管我怎麼說他就要直接把我趕出去了。
我跟他說你把我趕出去,你們就沒有可以做感染對策的專家了,這樣行嗎?再這樣下去,接下來還會多幾百多人的感染者。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我完全不怪DMAT,因為他們不是感染的專家。好像是之前環境感染學會的進去現場時被講了一堆,搞得DMAT的人很不爽的樣子。我也對這件事感到抱歉,這不是他們的錯,因為我們專業領域是不一樣的。但是他們也有被感染的風險。自己也有可能被感染。他們也是可以避免被感染的。有確實可以預防的方法。
但是他們卻沒有被清楚告知,就被置身在被感染的風險中,而且那個方法還被奪走了。
他們也都是醫療從業人員,回歸之後有自己要工作的醫院,下次恐怕就會從那邊又開始院內感染然後擴散。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跟非洲與中國相比,這次的感染對策真的太糟糕了。就連賽拉利昂(獅子山共和國)都還比他好的多(因伊波拉病毒而近4000人喪命的西非國家。
日本沒有CDC(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就算了,沒想到會糟糕成這樣。我以為會派遣專家到現場負責,好好找人領導,好好做感染對策好好制定規則,結果事實是完全沒有。這件事我在英文的錄影中沒有講出來就結束了,但總之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現在鑽石公主號上面發生什麼事。希望有學術界或者國際團體一起來督促日本做出改變。
情·-·定
1 months ago
03年因為SARS赴北京時我也遭遇各種困難。尤其中國對外情報不太公開,根本不知道實際的情況讓我十分頭痛,當時在北京真的很害怕。但跟此次事件相比,當時的北京相對的更公開情報,也有確立規則跟對策,能夠確保自己不被感染。SARS死亡率10%我也很怕,但跟鑽石公主號相比,當初在北京真的太有餘了。
情·-·定
1 months ago
請大家回想一下,當初疫情在武漢爆發時,中國有醫師勇敢地在社群平台發聲警告肺炎的危險性。在以前的中國,這種訊息是絕對不被允許傳到外面的。但我聽BBC的新聞報導說現在中國公開表態,重視公開交易與公平交換,這件事有幾分是真的我不知道啦。至少他們知道要獲取國際信任的話,認真做好資訊透明與情報公開是不可或缺的。中國想成為世界上的大國,所以他們在這點上有好好在展現。
情·-·定
1 months ago
相對起日本根本沒把鑽石公主號上發生的事情公開。他們今天才跟我說,在院內是否有被感染,把感染人數中的發燒人數整合統計並圖表化的建檔動作根本沒做。就算從檢查日開始算日期也不知道感染的狀態,這厚勞省日前也發表了。但他們還是沒有做。這樣一來就算院內感染擴散也沒人發現,沒人注意就更不用說對應了,也沒有專家在現場,整個亂成一團。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這件事日本人跟外國人都一直被蒙在鼓裡。尤其是船上的外國人,他們被迫留在這樣差勁的管理方式之下還得要耐住不被感染。這件事日本失敗了,但隱藏的話更加失敗。對應太爛被發現的話確實蠻丟臉的,把這件事隱瞞的話更加可恥。總而言之情報交換很重要,沒人要公開情報的話我就只能用這種方式說。
情·-·定
1 months ago
希望大家可以知曉這悲慘的事實。真心為現在在鑽石公主號內的人,DMAT、厚勞省跟檢疫所等等的工作人員感到十分悲哀,他們明明可以接受專業的訓練後安全工作的。我覺得自己完全沒能幫的上忙,而感到十分抱歉,並且真的想讓大家知道這樣的事情,所以拍了這部影片。以上是我岩田健太郎的報告。
情·-·定
1 months ago
-
這噗不會開放回應。
因為我需要為自己的翻譯負責,所以請不要把翻譯轉貼至噗浪外。
有翻譯錯誤的地方請私噗我。
情·-·定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2/19 13:26(日本時間)感謝有看日文逐字稿的噗友熱心建議,所以我做了一些翻譯上的修正。
14:34 文章僅管是不完全的,但已經跟病毒一樣()擴散到我無法控制的地方了。晚上下班會在這噗更新一些免責聲明。岩田先生主旨也是情報擴散,所以我就先暫時把自己的眼睛戳瞎假裝沒看到轉載了(
・此為聽力翻譯,並非逐字稿。非專業翻譯所以可能內容有誤
・請帶著責任感轉載資訊,一定要附上此噗連結
・怕被斷章取義,所以所有轉傳一定要附上此噗連結
・翻譯問題請私噗我
・正在跟岩田先生取得翻譯授權中
-
感謝至今為止與我回報的眾噗友,我愛你們。我會努力在東京活下去的。
謝謝斗內噗幣的好心人,我的原意不在此,但會珍惜使用的 🙇‍♀️
情·-·定
1 months ago
很遲來的取得授權了,貼一下 https://images.plurk.com/3sD6RKD4E6zLquBOaQz4ud.pn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