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羊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上課廢
放寒假了!!!
現在沉浸在寒假的快樂裡,希望明天也是可以這麼快樂
latest #9
掰噗~
1 months ago
呱呱
放寒假!!!期末成績什麼時候出來
左羊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既然用了 #上課廢 ,就來繼續講解剖課的故事
左羊
1 months ago
vivianacarol: 下禮拜
左羊
1 months ago
首先要先感謝我們的大體老師。

大體老師真的很偉大,看了一個學期的大體老師後這種感覺特別強烈,進到大體解剖室的小通道旁會掛滿大體老師們的生平或是想跟學生講的話,我在進出的時候都會看一次,每每都能感受到大體老師們的形象鮮活了起來。

有時候上課的時候旁邊有解剖所的老師在解剖大體,上面開著無影燈,從後面看過去真的都會有一種很神聖的感覺。

考前我都會在心中偷偷默念希望大體老師可以保佑我考得好
左羊
1 months ago
再來是破解迷思(?)的時間

上完解剖課之後才真正理解到為什麼推理小說都會說棄屍需要合作,因為人真的超級重的啊啊啊!

大體老師會有一條腿從骨盆那邊是解下來,這樣才會方便可以翻到背面看腿後側的肌肉血管神經,我們平常在翻的時候都需要兩三個人一起翻,因為真的很重,一個人很難翻動。

上次跟同學分享從維希那邊聽到法醫抱怨犯人都亂分屍的事情之後,同學說:「他們應該是突然發現搬不動,逼不得已才要分的吧」

好,好有道理
左羊
1 months ago @Edit 1 months ago
再來是之前在看影集的時候,夏洛克有個頭骨先生,他在約翰出現前都會跟頭骨先生講話。

這件事很合理,真的。

因為我也會跟頭骨先生/小姐講話

我們在看大體老師之前會先看骨箱,骨箱顧名思義,裡面人裝骨頭,但是因為大概是從日治時期留下來的所以一個箱子裡面的會混雜很多人的骨頭,我們試著組回去的時候就有落差(:這個頭蓋骨應該不是他的)。

頭骨的部分會從眼睛上面一點水平切開,這樣才可以觀察頭骨裡面的讓神經血管通過的孔洞,但那些孔洞超難背的,加上年久失修(?),會有破損,常常對著圖譜找很久才發現那其實只是破掉的洞,背一背很挫折就會情不自禁對著頭骨說話。

「怎麼辦我背不起來啦QQ」之類的。

頭骨真的是超好的訴說對象,看著他真誠的雙眼(眶)可以很自然地把抱怨都說出來
左羊
1 months ago
然後,在看大體老師的時候,真的能體會到Unnatural裡中堂所說的,不管是什麼人,切開來剝皮後都只是一團肉而已。

雖然有點冷酷,但這句話滿實在的。第一次看大體老師後,我阿公問我會不會怕,我想了一下,就跟他說,只是肉而已,而且大體老師都是偉大的好人。

不太知道要怎麼表達這個感覺欸,我又言語匱乏了,那就謝天吧。
左羊
1 months ago
先拉個線好了,晚點來講跑台的故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