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雲※低潮時期
3 weeks ago @Edit 3 weeks ago
#特傳深夜60分 #特傳 #魔法師

文章下收,一些破碎的段子。

一個關於魔法師的故事

非架空
latest #21
掰噗~
3 weeks ago
你說了算~
褚冥漾曾經聽過三十歲還保有童貞的人會轉職成大魔法師,但他從來不知道原來在這不講理的守世界中也流傳著這個傳說——

而且真的實現了。

「總之,就是這樣。」

褚冥漾抬頭看著醫療班熟悉的天花板,覺得自己的世界線錯了、接錯了,電線走火了。

那個菜鳥治療士握住他的手多麼的誠懇,那眼神裡充滿了憐憫和友善:「請放心,我們會幫您保護好個資⋯絕對不會讓您還是處男的消息走ㄌㄨ——」

「好痛!」

治療士唉了很大一聲,他的手摸著受到敲擊的後腦勺,看著身後插著腰拿著兇器的大學姊,他從來不知道病歷板的威力可以差點把他的腦漿打出來。
「小孩子不懂事就惦惦。」金色捲髮女子開口教訓著後輩,一邊看著對方在地上打滾,一邊感嘆著這年頭的素質問題,身為醫療班副手的她轉頭看著熟悉的友人,他的靈魂好像從嘴巴裡出來了:

「漾漾,守著童貞的魔法師年資越久法力越高強,最後可以成為大魔導士的。」

那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米可蕥眨了眨眼,疑惑著看著和菜鳥一起打滾的褚冥漾。

「褚先生,您的提出條件有點抽象⋯」仲介婚姻所的人員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將他填寫的問卷推回到了他面前,手指輕點著『對於理想型對象』那欄填空:

「關於『活著就好』的要求,我們實在很難幫您安排您具體需要的對象。」

「男的女的都可以⋯」褚冥漾像是失去靈魂的鹹魚,他氣若游絲的說著。

「好吧。」他點點頭,打消繼續勉強褚冥漾回答問題的念頭:「還有關於您的學歷,我們查不到相關的訊息,可以告訴我們您大概是就讀什麼科系的嗎?」

「⋯異能開發學院。」

仲介所員工露出了憐憫的表情。


濃厚的妝感、不要錢的香水、低到不行的低胸上衣,褚冥漾真心覺得再不轉移注意力他就會收到傳票了,他盯著玻璃杯上的水珠——

啊,滑下來了。

「褚先生?」

對方刻意拉高了尾音,帶著不滿的情緒,褚冥漾只得硬著頭皮抬起頭。

是什麼蒙蔽了他的雙眼。

「沒、沒事。」
接下來就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在守世界打混過的褚冥漾審美觀已經被破壞殆盡,還是比較喜歡自然美的褚冥漾對於人造美女實在是提不起勁,對方也識趣的沒有強迫他進行對話。

這一餐褚冥漾吃的異常痛苦,只想趕快走人,吃飽後草草虛應了幾聲『很高興認識你』,也沒有交換聯絡方式的打算,第一次約會就這麼慘烈讓褚冥漾不自覺悲從中來。

等待著結帳,兩人卻在櫃檯乾瞪眼,褚冥漾本來想開口大家各付各的,對方卻搶先一步開口:

「不好意思,我沒有帶錢包⋯」

褚冥漾直覺就是自己要被當盤子了,不過他不想為了錢和女生爭執,他頓了頓,還是拿出了信用卡結帳。

就當成繳學費吧。
之後兩人各自走人,褚冥漾出店門沒幾步就被叫著了,看清楚才發現是剛剛和他約會的那個女生。

「褚先生!」對方氣喘噓噓的,將頭髮理到耳後,嬌羞的模樣,塞了紙條給他:「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咦?咦咦咦咦!?

褚冥漾回家才想起來自己是用黑卡結帳的。


「笨蛋。」

褚冥漾第二次相親也很慘烈,對方一開口就直接詆毀他的人格,而且毫不留情。

「你為什麼在這裡⋯?」褚冥漾趴在桌上,一點要尖叫逃跑的意思都沒有,他老了,青春不再,也跑不過黑袍:「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哼,需要到靠相親來找對象的人,通常都有什麼難言之隱。」學長露出了招牌冷笑,就算三十歲了還是那麼好看,不公平。

「學長不是也是母胎單身三十年嘛——!?」褚冥漾瞬間跳起來,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

「我還是小孩子。」那蛋糕的叉子在空中揮了揮,最後指著褚冥漾:

「但是你已經快過期了。」

褚冥漾恨透了精靈式的年齡演算法。


褚冥漾其實不太記得第三次約會,因為他覺得這不太算約會,自從他去相親的事情被傳開了之後,他的朋友對於和他約會的事情非常感興趣,有時候會刻意駭進仲介所黑箱。

就像這樣——

個人資訊上頭寫著『單親爸爸』的男子微笑的擦著自家『女兒』的嘴巴,剛剛塞了一隻連骨帶皮全雞下去的女孩打了一個嗝。

「怎麼了?菜色不好吃?」單親爸爸發覺褚冥漾不太對勁,禮貌性的詢問,明明身邊帶著孩子魅力卻不減反增。
再次證明人帥真好的天理。

褚冥漾可以用膝蓋骨發誓這間餐廳裡不分年齡的女性的眼球通通黏在他身上。

「夏碎學長⋯」

「還是我的問題?」他眨了眨眼。

「不是——」

「你不願意跟我約會,難道是你嫌棄我有一個孩子?」他露出了惋惜的表情,握住了他的手,褚冥漾聽到了身後婆婆媽媽少女們倒抽了一口氣,看夏碎學長的眼神變成了憐憫。

影帝。

褚冥漾只想起立鼓掌。


「吾主,我可以替你實現你的任何願望。」黑色小雞單膝跪下,展現他對於妖師一族的忠誠,褚冥漾看著突然抽風的小跟班,很隨意的敷衍了事:

「我要一台鋼彈。」

黑色小雞擺出了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抓著自家主人的肩膀,只差沒有趴趴兩聲給褚冥漾人生振作掌:「您難道沒有什麼更重要的需求嗎?例如毀滅世——」

「我要一個女朋友。」

「你要什麼顏色的機甲。」


「姊,我難道不帥嗎?」褚冥漾埋在沙發裡面,他相親到懷疑人生了:「早餐店阿姨都說我很帥啊。」

「難道我還要在幽默一點?」褚冥漾悶悶地自顧自說著。

褚冥玥繞過自家爛泥弟弟坐在了沙發另外一頭,她挑眉拉過桌上的報紙,看著上面被紅筆圈下來的標題。

『帥不帥不重要!研究證明「幽默」更能吸引女性。』

「你帥不帥我是不知道⋯」褚冥玥撐著臉看著自家弟弟:

「但長相幽默不算幽默。」

褚冥漾覺得自己被全世界針對。
—————————
真的不寫了
路人,夏碎學長也太好笑又可愛了吧XDDD
長相幽默不算幽默
羽風緋飄
3 weeks ago
可能是你找對象的方向不太對
sweet00334: 這麼辣的單親爸爸阿斯
Iingwu125: 覺得大家都在攻擊褚冥漾 (誰害的
amy31442: 褚冥漾的單身之旅漫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