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縝硯 if視角。開虐。
latest #29
好……兩個禮拜內第二次自動關機。你回娘家一趟吧。
北冥鯤帝一脈,當真命絕於此?
北冥縝站在皇城最高處,天亮之後,一切就結束了,他不得不降,他身後的是黎民百姓,還有護他至此的一路士兵,他若不降,不肯走的他們,全都得陪葬,而鯤帝的罪已是如此沉重,他如何能要在他們為一己之賤軀喪命?
父王與師相已被暗中送離,縱然前塵有師相運籌帷幄,而今,師相未醒,父王的身體耐不住鏖戰,何況他已為海境奔波半世,原是不會出現白髮的體質,如今鬢邊已現霜白,二哥早被誤芭蕉打昏,由狷螭狂一併護走,四弟和半風宵帶著剩下還未成年的弟妹們避走,如今整座王宮,餘下的是那些打死不願退,要與他同生死的士兵,以及……
他身後傳來沉穩跫音,北冥縝明白,要是對方想,那跫音也可是無聲,他刻意製造出聲音,不過是因為那一點心軟與溫柔。
「硯寒清,」他應該有許多話要說,看著對方的臉龐卻只剩下一句:「保重。」
「殿下。」
「哈,曾經你以藥方為依託,告知我如何回來收拾殘局,而今我卻要你保重,對在太醫令裡待了那麼久的你來說,是北冥縝無理了。」
「殿下所說的保重,微臣同樣還予殿下。」
「哈。」北冥縝回轉憑欄望著曙光將至之處,「北冥縝只剩此一殘軀,換取餘下死臣生機,恕我,不能答應你。」
「殿下還記得當初與微臣說過什麼嗎?」
「與你說過的話,全牢記在心。」
「殿下說,即使力量微薄、即使比不上父王,仍希望得到微臣輔佐,殿下記得嗎?」
「記得。如你所見,這是北冥縝的錯。」
硯寒清搖了搖頭,卻嘆息道:「這的確是殿下的錯,微臣明明已經拒絕過了。」
「我不願為難你……你有能力,你能逃,識得你名字的人或許不少,面容卻可偽造,你一直想遠離這些,回歸農村,養鵝,和髮妻一起平穩地生活在小茅屋哩,這些北冥縝都記得,當時我無法阻止他人牆留下你,現在,沒有任何人有能力阻止你了,你走,北冥縝不會怪你。」
「殿下誤會微臣的意思了……。」硯寒清靠近北冥縝,忽然從身後摟住他的腰,「殿下曾言,只要微臣留下就好,即使不出謀劃策,也定護微臣周全,殿下可還記得?」
「是北冥縝失信於你。」
「這是殿下的錯,」硯寒清一頓,抽出繫於北冥縝腰側的山河命。
北冥縝平靜地回頭歛下眼眸,「你要殺我嗎?……或者只要我降,他們不在意是死是活,如果你的評斷是如此,請動手吧。」語畢,他低下頭。
「這是殿下的錯,」硯寒清劍鋒一轉,刀背按在北冥縝左肩上,對方順勢跪了下來,如當初一般,無半點牴觸,單膝跪地。
硯寒清看著他,面上無任何情緒,「也是微臣的錯,殿下……你不怪微臣,微臣卻要怨你,殿下可知,從你說你只要我留下就好時,就已注定微臣定會怨你。」
「這是北冥縝的錯,並不是你的。」
無根水涼,積攢了一夜的被消磨溫度,將要低到最低點。
「殿下說,要微臣回去過過往嚮往的人生,此後與殿下無關,但這一切,從殿下說出那句話開始,便已注定要相欠。」硯寒清拿起山河命,「微臣還是那句,請殿下保護好自己,保重。」隨之反手朝頸刎下一刀,頓時血流如注,撒開張揚血花,從北冥縝頭上淋下。
「硯寒清!」北冥縝站起來趕忙接住硯寒清,對方的嘴一張一闔,聽不清是喘息還是話語,「我該怎麼救你告訴我我該怎麼救你!」北冥縝不斷喊著,側耳到硯寒清嘴邊,只聽見:「不……順手……」三字。
天光,冉冉而升,叛軍兵臨城下,只等一紙降書,北冥縝摟著硯寒清的屍身,近乎癲狂:「是我對不起你,我帶你走,我帶你離開。」他揹起硯寒清,染血的山河命握在左手。
後來欲星移輾轉得知,鋒王獨自揹著一名小官的屍身,闖出重重殺陣,最終仍被困在穴谷中,叛軍卻是死傷大半,面對渾身浴血、猶插著數枝利箭的鋒王,明知已是困獸之鬥,也再無力回天,卻沒人敢再近一步。
沒人聽見鋒王最後對那屍身說了什麼,卻見鋒王溫柔擦拭著對方面上早已反黑的血漬,最後撐持到北冥封宇的援軍前來,他以山河命拄地,單膝跪在屍身前,待誤芭蕉總算抵達對方身畔時,北冥縝已沒了呼吸。
欲星移嘆了口氣,他真的做人失敗,這面璞鏡,若是到默蒼離手中,或者還有機會教導他捨與不捨,到他手裡,原來那樣也還能安然,偏偏他遇見鋒王,用己身之命去換對方一線生機,去保留屬於北冥縝的尊嚴。
──他的徒兒終究與他一般,做人失敗。
『如果需要,請你犧牲我。』
『殿下總是想著要犧牲自己保全他人,可知,在那一刻起,殿下的命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
『你的意思是?』
『不執著的生命,對微臣而言,沒有意義啊,殿下。』
感謝BGM,虐的好虐的好,滿足了我想被虐的心
哭了一下,唉............
唉........希望他們都好好的...............
好刀TATT 配BGM好搭 QQ
其實以我的標準這沒有虐欸……。順帶一提原劇版的也很棒,可以想像縝唱歌的感覺
輕輕的刀就可以了,對於這兩只我的淚點就是要命的低...大概是真愛
但阿縝的武器……什麼不好叫偏叫山河命……這孩子真的沒問題嗎……
我對真愛,是往死裡虐虐到我能覺得虐吧(唉。)
我只能這樣了
xhbj5269: 我不太懂。是說我好像是因為昨天看到虐文沒被虐到所以自己虐看看,但還是沒被虐到(。)
viawla: 我太怕虐文了,連自己寫都怕,所以只好都寫甜的ry
xhbj5269: 我是螞蟻,我喜歡吃糖
viawla: 但是你都。寫虐文
我也是覺得那武器的名字很
xhbj5269: 亂講我哪有……縝硯是我寫過最甜的配對了好不好……綜合來說。
HARUMI0612: 很像在插旗(認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