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HM】利可
4 years ago
【Ch.0劇情】
TAG:rano007
latest #54
【PKHM】利可
4 years ago
睜開眼睛,眼前所展開的景色是一大片湛藍的蒼穹。
【PKHM】利可
4 years ago
這裡是哪裡…?
自己前一晚應該是在借住在鎮上的旅館才對,絕沒有露宿野外。
【PKHM】利可
4 years ago
想起身看看情況,身體卻不聽使喚。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PKHM】利可
4 years ago
把唯一能動的手放到眼前想看看狀況,卻只看到一隻有肉球的棕色腳掌。
【PKHM】利可
4 years ago
…………?
【PKHM】利可
4 years ago
揮一揮。
【PKHM】利可
4 years ago
……不是錯覺。
棕色腳掌,再加上圍繞著脖子的米白色毛髮,看來我是變成伊布了…?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好棒,好厲害,真的變成伊布了!」我看著唯一能活動自如的腳掌喃喃自語。
這是夢嗎?如果是夢的話,為什麼一切都如此真實?#
雖然說是散步,實質救人——但還是先繞個路到百露草原先,這是他在之前的每日任務。畢竟落難者會出現在哪他也無法掌握,反正路途上或許能夠遇上幸運的落難者……哎,來到此地真的能算著上幸運嗎?
踏入草原後的蘭感受著晴日的照耀,草原吹起的微風,他吸一口氣,待在宿舍的時間一久都忘了曾經的自己總是待不住而不停的在村莊周圍繞呀繞。
距離目的地還有一段時間,當他準備踏出下一步時……
「——嗯?」
似乎聽見了什麼聲音?他動動耳朵確認聲音的位置,畢竟現在離開村莊,即使是位於敵人較少的安全區域他也不敢大意,壓低身體,放輕腳步慢慢朝著聲音的位置靠近。
似乎已經抓到能夠注意到對方,也能方便逃跑的位置時他探出頭——似曾相似的景象出現在他面前:一隻伊布仰躺的方式揮動著手腳,但表情似乎是愉悅著。
也許是一隻正曬太陽的伊布?雖然動作不是說那麼的自然,疑慮還在腦海中打轉的同時他也聽見了那隻伊布的自言自語,一字不漏。
等等、變成伊布?#
【PKHM】利可
4 years ago
這是夢嗎?她不知道,一切都不知道。
仰躺在草地上無法起身,她倒也無所謂,繼續把玩著前掌的肉球。
畢竟,對現在的她來說,此處並非她所認知的「現實」。
【PKHM】利可
4 years ago
不過,一直癱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她想試著起身,卻無法如願。四肢雖然可以移動,但此刻使不上力。
開始對目前的事態感到危機。
【PKHM】利可
4 years ago
#
對方的表情真的不對。不過對警戒心高的蘭來說,不要大意來的好,他再前進幾步,發現對方除了動動手腳外沒有任何動作,簡直就像是在掙扎似的。
確認對方應該不是什麼危險人物,他總算願意把身子探出一些,至少已現在的距離對方能看見他的半身了‧
「……姑娘?」試圖出聲讓對方注意自己。#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在思索對策的途中,視線裡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
是一隻扒手貓。
她印象十分深刻,過去參加華麗大賽曾見過一隻扒手貓,那矯健的身手令人難以忘懷。
【PKHM】利可
4 years ago
不過……為什麼會有扒手貓出現在這裡?自己又是為什麼會變成伊布呢?
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還是先問問看好了。 「那個……你是?」#
「蘭……」但並非正面回答,而是小心翼翼地讓自己靠近眼前的身體,至少現在他不是像以往的兩腳站立而是四肢行動,然後又在一定距離停了下來。「蘭。」他又再重複一次,盯著眼前伊布那雙赤紅的雙眼。
「您的模樣……並非此地的魔獸,是不?」帶著懷疑的眼神直直盯著。#
【PKHM】利可
4 years ago
「魔獸……?」她向對方投去疑惑的目光。
「那是什麼?」此並非敷衍之語,一聽就能聽出是完全不了解的語氣。#

「那蘭某換個問法……姑娘您是在地人嗎?」對方直接了當的態度稍微軟化了一些蘭的警戒,他再進一步的詢問。不過這樣的問法好像就直接略過對方的疑問就是了。#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在地人?」這下她總算懂了扒手貓想表達的意思。
「那個、我應該是人類才對。」雖然不知道對方知不知道人類是什麼,不過姑且先問問看吧。「您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聽到「人類」兩字,也確定口音並非當地的「泥根」,與想法偏差不遠的結果讓他總算是放下心,輕輕擺著尾巴對著伊布微笑。
「同樣曾為『人類』的蘭某……都是跨越世界穿越至此……」他停頓了一下,「而您,也是這其中一員。」
「那麼,現在起就是同夥了。」想起現在伊布可能無法起身行走,他二次確認狀況「姑娘的身體是否有異狀?」#
【PKHM】利可
4 years ago
人類……眼前的扒手貓也曾經是嗎?
同夥,也就是說是同伴了吧?
再度試著起身,但終究還是動彈不得。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只有手腳可以動,其他地方就不行了——」
她本能的認為,名為蘭的扒手貓是可以信任的,因而如實告訴對方自己的狀況。#
「預料中一樣……」慢慢靠近伊布,然後轉過身,蹲下身後將自己的背對著伊布,並且盡可能地靠近對方。
「試著撐起身子吧、或許對姑娘有些勉強,但一些些也好。」#
【PKHM】利可
4 years ago
「一些些嗎——」在側躺的狀態試著用前腳把身子撐起來,也許算是成功了?雖然前半身已經藉由前腳抬了起來,後半身依舊使不上力。動作有股海獅的即視感。
【PKHM】利可
4 years ago
#
「哎呀。」因為是背對著對方所以不清楚是怎麼個動作,但從對方困擾的語氣中推測對她而言是一件難事,好人做到底的蘭將自己的手、也稱作前肢的地方把對方推向前,再使些力後,總算勉強把對方背起。
「不容易呢。」以他的體力與力氣來說。#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啊——」 被扒手貓背了起來。再怎麼說對方也算是異性,本來就容易害羞的她臉微微紅了起來。
保持冷靜,她對自己說。
把對方看成PM就沒問題了吧——話雖然這麼說,她還是會意識到對方也是人類這件事。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努力的讓腦海保持一片空白。 #
並未發覺男女授受不親等事的蘭並未認為此舉有何異狀,只是一步一步地將伊布帶回甜尾村,他也曾經歷這樣的事——只是現在可以悠悠哉哉,不必受到任何敵人追擊,但體力的消耗是一定的。
啊、好像忘了什麼的樣子。
「還不知道姑娘如何稱呼呢。」
「蘭、蘭某為蘭,請隨意稱呼吧。」簡單的自我介紹了。#
【PKHM】利可
4 years ago
是問、名字嗎?
…………。
……糟糕,想不起來。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大部分的事情幾乎都記得,唯獨自己的名字忘得一乾二淨。
為什麼會這樣呢?她不明白。
【PKHM】利可
4 years ago
之前都沒有發現這件事,直到此刻,她正被詢問如何稱呼——
她該說些什麼好呢?
忘卻自身名字的她,又能夠回答些什麼呢?
【PKHM】利可
4 years ago
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名字。
她十分確定那不是自己的名字,但卻異常熟悉。
對了,既然這樣的話,那——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利可。」她說。「叫我利可就好。」
把剛剛想到的名字稍微改變了一下,就這樣作為找回名字前的臨時稱呼。
利可瞬間覺得自己的智商提升了。#
「利可……那麼,往後就是稱呼利可姑娘了。」稍微將有些滑下去的利可努力撐起來,一路上這個動作不知道要重複幾次,開始覺得只靠自己到底行不行平安抵達村莊。
「距離村莊或許需要些時間,還請利可姑娘耐心等候。」尤其以他現在的龜速來說。#
【PKHM】利可
4 years ago
「好、的…………」回答完之後,或許是方才用掉太多力氣,抑或是剛穿越所帶來的疲累感——
利可在蘭的背上沉沉睡去。
似乎感受到平穩的呼吸、背部保持的安靜讓不方便轉頭的蘭很快判定對方已經沉浸於夢境之中。
他再次的把滑下的利可推起,現在的身體做這樣的事真的非常不方便。
「……一個時辰需要,吧?」開始想起最後帶回總是愛踩他腳趾的大小姐是一只大蜘蛛的協助,現在誰也都不在,靠自己囉。
青草味的微風拂過兩人間,漫長的旅途還看不見終點。
END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