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4/+7】獨佔欲十題 / 01.封鎖線。
latest #9
他輕輕拉過男孩的手掌──噢不,現在已經是個青少年了。厚實的掌心有著粗糙的繭,他知道那是少年用許多磨練所造就出來的痕跡,堅硬的皮膚刮過他柔嫩的唇,有些刺痛有些麻癢的感覺,香草甜膩的味道與青少年特有的鹹汗味混在一起,成了一種特有的風味。
他微微笑著,騰出一隻手攏了攏臉邊垂下的灰白色髮絲,絲毫沒有顧忌,就這麼伸出舌頭舔去了沾在少年指尖的奶油,細細的連一點都不遺漏,同時也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行為對對方是何等的折磨。
最末,他讓少年厚實而溫暖的手掌蓋在自己臉上,當年還可以牽在手心裡的手已經成長得這麼大了呢。他在少年掌心上烙下輕柔的一吻,柔軟而溫暖的,然後再把少年的手推回,按在少年自己的嘴上。
這次他就是故意的了。
側著頭笑著,他依然是那般溫柔的語氣,依然是那樣年長者對帶年幼者的勸誡語氣:「別吃得到處都是。」
桌上的蛋糕是香草的口味,混合了各種樹果的果醬從白色的奶油上緩緩流下。蛋糕不是他做的,但放在蛋糕中心的樹果與花草可都出自於他的細心栽培,排列成一片微小而燦爛的花園。
他移開了自己的力道,好讓少年能把手從自己的口鼻間拿開。愣愣的看著掌心,少年發出了一點虛弱的笑聲,和過去的活力充沛不同的,細如蚊蚋。
「厭留……你好過分。」
白髮下的雙色瞳微微瞇起,溫柔微笑著,沒有回答也沒有反駁。
對不起。(先道歉再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