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
書店的名字是梅根多佛。
latest #20
書店的主人是個位老先生,溫和慈祥的面容,有著一股穩重而離塵出世的氣質。對於洛洛的不請自來、老先生沒有生氣,反倒是感到很有趣的樣子。
「牠是跟著蘭回來的啊。」老先生摸摸尼多蘭的頭,對四季鹿招了招手,洛洛毫無戒心的就湊了上去,熱切的舔了舔老先生的手掌。「那就表示牠是蘭邀請回來的客人。我倒要為蘭的唐突向你們道歉了。」
「不不不、還是洛洛太橫衝直撞了,我才是真的要道歉的人……」慌忙的搖著手,情況實在是太超出意料之外,厭留有些不知所措。反倒是阿藤一反平時的小心翼翼,主動上前去跟土台龜打起招呼了。
在老先生的邀請下走進屋裡,這才發現原來這建築物是一間二手書店,整整齊齊的櫃子擺滿了一本又一本的書籍,燈光溫和、乾淨清爽的氣氛,看得出來店主人一直都很用心在書籍的保存上。
看見厭留訝異的表情,老先生顯得有些靦腆。
「從外表看不太出來吧?原本還有個牌子的、不過那牌子用了幾十年,風吹雨打下也老舊了,但我沒那力氣去整修……」
「外觀上都是其次,重要的是內在的東西。」在一個又一個的書櫃間穿梭,厭留毫不掩飾讚嘆的表情。「每一本書都有一段很深的故事,同時也受到很好的照顧呢……真是相當不容易。」
「你看得出來?」老先生在一旁的桌邊坐了下來,對厭留招了招手,讓他一起坐下來。
「老家是在做經典保存跟古籍修復這一類的工作,從小耳濡目染,多少有點影響。」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臉,厭留鮮少提起跟家有關的事情,但在老先生面前卻有種莫名的親切感,彷彿什麼芥蒂都不存在了。「大概也是因為家庭的影響,我很喜歡書。」莫名的補充了這一句。
替厭留倒了杯茶,並拿了些能量方塊分給剛從屋外進來的幾只PM,洛洛跟尼多蘭似乎已經相當熟絡了,親暱的蹭在一起。阿藤神色自若的坐在土臺龜背上,一直到土臺龜找到屋內屬於牠的一角窩了下來,才從對方的背上溜下來,回到訓練家身邊。
「嘿,阿藤你--」
「看來蘭跟樹都交上新朋友了。」一面將能量方塊遞給尼多蘭,老先生臉上是有些欣慰的笑臉。「對了,冒昧的問一下,你是姓梅花吧?」
厭留很明顯的僵住了。坐在訓練家懷裡的藤藤蛇困惑的抬起頭,用尾巴拍打著訓練家的手,想讓訓練家回神。
「……呃,那個……」沉默了好一會兒,厭留才重新找回聲音,一隻手下意識的撥弄著自己的瀏海。「我……」
「沒事沒事,我只是問問。」擺了擺手,老人微微笑著,沒有繼續問下去。「只是提到經典保存,就會想到那一家的名字罷了,認錯人還真是抱歉了。」
「……沒關係。」厭留低下頭,專注的看著藤藤蛇啃能量方塊的模樣。「……我的名字是厭留。」
「……啊,就知道忘了什麼,原來是忘了自我介紹。老人家姓森,至於書店,叫做梅根多佛。」老先生敲了敲腦袋,呵呵的笑著。「人老了,腦袋也開始不中用了。」
「別這麼說。」微微笑了起來,厭留回應著。

後來,厭留便常常來拜訪這家書店,這家位於無盡市西邊市郊,重重疊疊迷宮似的街道中、一家不起眼的小書店。
書店的名字是梅根多佛。
再後來,老先生過世,也帶走了尼多蘭與土臺龜。老先生留下來的遺囑,讓厭留接下了這間書店。
這是旅行結束之後的事了。
back to top